阿根廷人民在哭泣?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

博客

昨天,阿根廷全国罢工12小时,抗议总统米莱的改革措施,抗议的内容主要有米莱推进的:私有化、削减公共开支、改革劳工法等措施。

国内有不少人对米莱的遇挫幸灾乐祸,无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米莱当选后宣布退出金砖国家,大家就不喜欢他;另一种是观念上认为他的改革是在倒行逆施。

我相信任何一个有关注阿根廷这个国家的人应该都知道,现在这个国家是什么情况,除了足球,你能想象到的任何一个糟糕词语用在它身上都丝毫不为过。

像是什么:通胀、负债、破产、高价、短缺、贫困、混乱......简直是一团糟,归根结底就是经济不行了。

其实阿根廷祖上也曾经富有过,家底是怎么在这几十年里折腾完的,这些感兴趣的话大家可以自己去查资料。

这里主要就民众们抗议的改革措施分析一下。

像是私有化,也就是产权确权,很多人一听私有化就觉得神经紧绷,但你要是说把他们自己的房子车子票子国有了,他又立马跟你急,简直精神分裂。

其实国有或私有,不过是一种产权的归属方式,但区别却很明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人们自家卫生间的厕纸用起来往往消耗正常,但你去公用卫生间瞅瞅,厕纸早就被人扯光了。

名义上的国有或公有,事实上通常是无人所有,即使是管理者,也很难做到像对待自家财产一样爱护珍惜,因为没有正常的激励机制,比如自家土地,种啥得啥,公家土地,谁会辛苦打理,除非想要薅羊毛。

这也是为什么国企普遍低效浪费、赔钱亏损的原因所在,那想要维持国企的生存,同样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财政给补贴,二是授予行业特殊地位,比如某个行业只有国企能干,其他人不能干。

这个时候,在国企里的人就舒服了,躺着就能赚,干好干坏都一样,你觉得他还会辛苦工作吗?

所以,国企职工的幸福是建立在民企和普通消费者的痛苦之上的,在这里明言啊,说的是阿根廷。

这也是阿根廷的现实,国企常年亏损,还需要财政补贴,留在政府手里就要一直填窟窿,简直是个赔钱货,不是某个行业不能赚钱,而是这种机制他没有生产赚钱的动力,躺着就能赚,干嘛辛苦自己?

所以,这样的国企越多,民企生存空间越小,其他阿根廷人民就越痛苦,人们反而越想进国企,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有人会想,那取消国企不就行了,这不,那些阿根廷国企职工不就出来抗议了嘛,但总不能说你砸了我的铁饭碗吧,那就首先得要占领道德高地,你米莱取消国企就是卖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一副大义凛然。

再看削减公共开支,就是减少国家财政对公共服务的支出,归根结底,就是阿根廷政府给民众承诺众多福利,但又没钱,之前是怎么办的?借钱、征税、印钞,借钱是要还的,还不起的次数多了,也就借不来了。征税,经济都这样了,能征多少呢?那就印钱吧,钞票唰唰唰的就印出来了,但钞票只是商品交换的媒介,你没有那么多的生产,光印钞票,啥后果,以前100元可以买的东西,慢慢变成200、300、500、1000....钞票印的越多,通胀越严重,民众手里的钞票越来越不值钱,变成废纸,这也是米莱为啥要炸毁自家央行的原因。

很多人一听到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住房就上头,但事实上并不存在免费的东西,只不过代价需要在其它地方付出罢了,如果把这些词的称呼改成更切合实际的“公费”,也许人们才会去想这成本到底来自哪里吧。

还有劳工法,就是法律规定要给工人高福利高保障,工人们心理很爽,但企业受不了啊,企业用工成本太高,那企业就得破产倒闭,企业都搞破产了,工人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最后只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之前给大家讲过涨工资的问题,这里不再赘述。

其实归根结底,阿根廷目前搞成这熊样,其实就是违背经济规律,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代价。

这不仅仅是阿根廷之前政客的问题,阿根廷的普通民众也是同谋者。

大家也要弄清楚一点,事实上并不存在所谓的阿根廷政客或阿根廷民众,这只是人们称呼上为了方便的统称,事实上只有一个个具体的政客和民众。

当人们习惯了统称的时候,就以为他们的立场和利益是一致的,其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就比如两个阿根廷民众,一个国企职工,一个失业人员,两个人的立场是完全不同的。

而事实上,米莱的改革,正是在缩减政府开支,取消阿根廷过往形成的特殊利益阶层,取消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扭曲,回归正常的经济规律。

一个人,付出才有收获,想要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

如果有不劳而获,那不过是攫取了他人的劳动果实罢了。

当人们都想不劳而获,哪里还有果实呢,只能普遍贫穷。

这也是阿根廷目前处境的根本原因。

所以,米莱的改革必定要得罪那些享受税金福利的人,遭到抗议反对,一点也不奇怪。

甚至,就算米莱改革失败被轰下台,也一点不令人奇怪。

只不过阿根廷人依旧需要在泥沼里打滚,继续哭泣罢了。

今日吃的果,不过是昨日种下的因,今日不去改变昨日的因,那明日就只能继续吃今日的果。

如果阿根廷的人民自己无法做出改变,那其实没有人能解救他们。

weinxin
铁锤小铺
微信搜索关注【铁锤小铺】
没有人是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