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高薪抢挖农村教师,能实现教育公平吗?

博客

澎湃今天针对江西省教育厅发文“严禁通过高薪酬高待遇抢挖人才,特别是从薄弱地区、农村学校抢挖优秀校长和中小学教师”的事情发了评论,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其实这也不是江西一个地方的现象,上面有文件,全国基本都是如此,目的呢,也是为了实现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通俗点就是教育公平。

教育公平,这也是一个很正确的词汇,谁要是对此有意见,大家就要跟他急眼。

但是,教育公平,到底能不能实现?又该怎么实现?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想过?

就说这个“严禁高薪强挖农村教师”吧,什么意思呢,通俗点就比如说,假如有个优秀农村教师张三,月薪3000。

这时候李四对他说,我给你月薪5000,还是在城里上班,你来我这里吧。

但又有一个王五对张三说,你不准要5000的月薪,也不准去城里上班,然后再对王五说,你也不准给张三这些优渥的待遇和机会。

如果大家是张三,肯定想要口吐芬芳,凭什么我不能有高工资,有更好的机会?

但大家作为局外人,估计很多人会对张三说,你可千万不能走啊,你走了农村的孩子怎么办?农村的教育公平怎么办?

你看,有些人是不是精神很分裂?

有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是万万不愿意的,发生在别人身上,他们又唱各种高调,拿各种大义压人。

而且通过这种强制手段限制农村教师的发展空间和机会,不但有失公平,而且也达不到预期的目标。

试想一下,张三本来有更好的选择,但被人为限制剥夺,他的心理能平衡吗,他的工作状态能好吗,既然没有了更好的机会,那他为什么还要勤勤恳恳努力工作,诲人不倦呢?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香吗?

当然,这里不是说要鼓励老师们这样做,也不是否认有些教师甘于在农村地区奉献自我,而是说凡事不能罔顾正常的激励机制,如果多劳不能多得,那想要人们努力工作是不现实的,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哪有这样的好事?

其实想要优秀教师留在农村地区很容易,就升职加薪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升职加薪只要给到位,非但不用限制农村优秀教师外流,反而会有大把的城市优秀教师往农村跑。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大家也应该都明白,但是为什么做不到呢?

因为农村地区生源有限,能投入的资源也就有限,这也就注定了农村地区的教师收入也会有限。

那人们又想用有限的资源留住优秀教师,又不想加大投入,这现实吗?

有人会说,如果不强制,农村优秀教师跑光了,孩子怎么办?

说得很好,但大家要明白,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有付出才有回报,想要留下优秀教师,就应该有足够的付出,而不是通过这种强制手段让优秀教师承担这个代价,又想要人家好好教育学生,又强制人家甘于奉献不求回报,这才是剥削。

那这个付出的代价该谁来承担?

这就要回到教育是谁的事情?

如果我说是家长的事情,估计很多家长要骂人,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代价就得他们承担。

但如果我说是国家的事情,家长们对孩子无权置喙,他们也是万万不愿意的。

当然,这也不能都怪家长,听多了免费义务教育的宣传,人们心中已经形成并习惯了孩子教育让国家掏钱的观念。

那这种观念对不对,或是能不能实现教育公平呢?

像是免费义务教育,看似对大家都很公平,大家都不掏钱,财政管了。

但事实上,你对比下农村学校和城市学校人均学生的财政投入,就会发现,这一点也不公平。

我在网上分别搜了一下北京小学和江西小学的财政投入,比如,南昌县冈上镇中心小学2022年学生约1532人,财政拨款收入2037.3万元,生均约1.33万,而北京市朝阳区垂杨柳中心小学2022年学生约3000人(具体数据没找到),当年财政拨款收入为23,578.574026万元,生均约7.86万,两校生均财政投入相差约5.91倍,此数据仅供参考,类似的例子大家有意可以自己查找对比。

所以,看似免费义务教育大家都不掏钱,享受的都一样,但事实上每个学生身上投的成本是不同的,但这个钱却来自大家共同的税收,这也就等于是农村在补贴城里,穷人家在补贴富人家,所以,你真觉得这公平吗?

有人可能会因此呼吁要加大对农村学校的财政投入,但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你是争不过人家的。

而且,人们越呼吁对教育上加大投入,这个差距反而只会越大。

即使真的有可能实现各地无论城市农村生均投入都一样,这个代价巨大,且这巨额成本还是要摊到每一个人身上。

那与其让别人从自己身上收钱,再投到自家孩子身上,怎么投自己说了还不算,那为什么不自己直接把钱投到自家孩子身上呢?干嘛非得多一个中间商?

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取消掉,想要自家孩子接受什么程度的教育,家长就进行什么程度的投入。

或者是国家只提供普惠型的免费教育,大家都享受最低程度的基本教育,哪个家长想要给孩子更好的教育,还是自己另外投入。

当然,无论选择哪个,估计很多人都不同意,还要骂人。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让家长自己投入的话,穷人家的孩子注定就比不过富人家的孩子。

这点事实我们也要承认,这也就回到了开头的问题,教育公平,到底能不能实现?又该怎么实现?

就像张三和李四,一个身高一米六,一个身高一米八,如果大家认为两者都必须只能穿一米八或是一米六的衣服才是公平的话,那这样的公平是注定无法实现的。

我们需要做的,是让张三和李四都有适合自己的衣服穿,而且都能够穿得舒服。

虽然说人们在这一点上很难达成共识,但至少要做到不要禁止或干预人家自己想穿什么衣服。

否则,大家彼此的对立冲突是不会有完结的一天,想要和平共处都难,就不要再妄求公平了。

weinxin
铁锤小铺
微信搜索关注【铁锤小铺】
没有人是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