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快跑会造成失业?为什么清大教授孙立平也这么愚蠢?

博客

这几天,百度研发并投入试运营的无人驾驶出租车萝卜快跑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尤其是对于无人驾驶会不会造成出租车司机的失业,争议声音更大,刚才看到孙立平写了一篇文章表示反对无人驾驶,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就业更重要。

你看,又是一副忧国忧民、为底层民众发声的大义凛然形象,但在我看来,完全是狗屁不通,为民发声谁不会啊,我建议给大家伙每人每月发一万块钱,就不分析发钱对不对的背后经济原理,想要发钱,就得先有钱,而想要有钱就得各行业蒸蒸日上、经济繁荣发展,而每个行业的繁荣发展都离不开该行业的企业、商家和所有从业者,这就要为这些人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保障企业的产权和个人的财产权,如果人们对未来预期不稳,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谁还有心思投入身家去做生意?各行业都不行了,又哪来的钱给大家发钱?

所以,大家不能光去听有些人的话是怎么说的,还要去思考这些话能不能达成目的,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那孙立平所谓的保护就业的措施是什么呢?是通过限制或阻止无人驾驶行业的发展,也就是通过侵犯企业的产权来实现的。那大家可以想一下,就业是谁提供的?是各类企业,如果随便一个人就可以以某种名义去侵犯企业的产权,阻止企业的发展,那企业会怎么做?要么不办企业,要么尽量少投入,也就是尽量把企业维持在最小的规模,如果每个行业都是这样操作,那时候失业只会更加严重。

如果孙立平真的对就业这个问题重视的话,那他就应该利用他的影响力去呼吁保护企业产权,保障良好的营商环境,唯有如此,才会有更多的企业出现,提供更多的就业,但他所呼吁的却恰恰是侵犯企业产权、破坏营商环境。

然后再来看下无人驾驶会不会造成司机们的失业,如果失业的话到底是谁造成的?

根据媒体报道,在武汉萝卜快跑的试运营中,因为无人驾驶没有司机,省了人工,24小时不休息,所以打车更便宜,只有网约车费的一半,也不会拒载,不会绕路,老百姓基本都是欢迎的,但司机们却反对。

那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司机们失业了,到底是谁造成的?是萝卜快跑吗?不是,是乘客,因为乘客们总喜欢更便宜的价格,而萝卜快跑只是满足了乘客们的这个需求,如果乘客们担心无人驾驶的安全性,那么萝卜快跑再便宜大家也不会去乘坐,所以到底是选无人驾驶,还是选司机,归根结底是取决于乘客们的需求。

因此,限制无人驾驶,不仅侵犯了这些企业的产权,也剥夺了乘客们的选择权。

那司机们有没有这个权利呢?就比如张三开了一家饭馆,生意很好,李四也来开了一家,生意更好,那张三的生意就受影响了,那张三有没有禁止李四开饭馆的权利?张三有没有强制消费者来自己饭馆消费的权利?张三有没有剥夺消费者选择去哪个餐馆的权利?我相信大家不会认为张三有这样的权利,即使有,这也不是权利,而是特权。

那为什么很多人却认为司机们有阻止无人驾驶的权利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些人是底层普通民众,这是他们赖以谋生的营生,如果没了就可能生活无以为继。但还是开头讲的那样,重要的不在于是否为底层民众说话,是否说了大家喜欢听的话,而是要看说的话能不能达成目的?

就比如现在的这些出租车司机,阻止无人驾驶的话,短期内对他们确实有利。但大家可以想一下,技术的进步到底是对人们有益的还是有害的。就比如这些出租车司机,一百多年前的时候可能还没有这个职业,那时候人们的出行工具可能是马车、轿子、人力车之类的,放在历史的眼光看的话,倒是出租车的出现抢了这些人的生意,造成了这些从业者的失业。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那根本就不应该有出租车这个行业,出租车行业本身就是技术进步的产物。

再比如,我们用的手机、电脑、电灯等所有现代产品诞生的背后,哪个不是伴随着一个个古老行业的消亡呢?那人们的生活是变得更便利、更繁荣了,还是更差了?

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就比如一个小小的手机,包含几十个主零件,上万个小零件,每一个零件的背后都是一个产业链,都有大量的从业者,如果没有手机的发明出现,这些人又哪来的就业呢?这些大量的就业岗位在手机诞生之前又存在吗?

旧行业的衰落的确会造成原先从业者的失业,但新行业的诞生往往会提供并需要更多的就业。大家可以想一下,是工业革命前的就业门类多,还是现在的多?在工业革命前,绝大多数人从事的都是农牧业,早出晚归还不一定吃得饱,而现在,农业只占就业中的极小一部分,人们有了更多的就业,也比之前过的更好。

如果技术进步是不好的,那么,人类驯化农作物是不是技术进步呢?按照这些人的逻辑,人们就应该回到原始人类茹毛饮血的时代,那时候人类的就业可能就是百分之百,因为只要一天不出去找东西吃就可能饿肚子。当下的各位,又有谁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