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华加征新关税,电动汽车从25%升至100%

博客

当地时间14日,美国白宫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铝、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关键矿物、太阳能电池、船舶、岸上起重机和医疗产品等一系列商品加征新的关税,影响的贸易额约为180亿美元,由于品类众多,税率也不尽相同,这里就并不一一列举了。

像是其中比较引人关注的电动汽车,税率从当前的25%升至100%,但其实这个新税率对我国电动汽车企业影响并不大,因为在之前25%税率的时候,我国就已经没有多少对美的出口量了,像是今年一季度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电动汽车数量不足2000辆,而美国去年电动汽车销量约144万辆,所以这个出口数据可以忽略不计。

那为什么还要把电动汽车的关税从25%升至100%呢?这个原因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说法,比如打击中国的电动汽车行业,阻止中国电动汽车进入美国市场,防止廉价中国电动汽车冲击美国汽车行业,保护美国本土的车企和就业,谋取相关行业团体的选票支持等等,这些原因可以有很多。

那我们要想弄清楚其本质的话,就要从头捋一捋。

大家想一下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贸易,也就是为什么要购买某件商品,像我们大多数人基本上每天都会在不停的购买不同的产品,比如点一份外卖,买一瓶饮料,付了某趟车费......这样的行为不胜枚举,而我们之所以不停地买买买,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需求,而这些商家提供了满足我们需求的商品或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商家赚得了利润。

即使是从事某一行业的商家,其在本行业提供服务赚取利润,也要在其他行业进行消费,而我们每个人想要进行消费,也要首先为他人提供服务换取收入,所以,在这个基于自愿的不停的互相交易中,我们每个人,既有了收入,也满足了需求,因此,大家需要认识到,基于自愿的互相交易是属于互惠互利的,并不存在谁剥削谁的问题,反而是造就了物质繁荣和经济发展。

但这个时候人们会发现,自己的欲望是无穷的,但手段是有限的,也就是说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有太多我们想要的了,但我们口袋里的钱却是有限的,这时人们会怎么办,一方面希望收入可以高高的,另一面又希望物价可以低低的。

其实这个想法并非充满悖论,在没有强力干预的自由经济之下,一个人或企业要想合法获得高收入,就要提供对方满意的服务,比如某个企业,通过改进技术或管理,生产出了物美价廉的产品,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和追捧,这时企业既能赚到大量利润,消费者也获得了便宜的商品。

同理,一个劳动者,要是想得到高收入,就要为企业创造足够的价值,这时劳动者相当于卖家,企业则是买家,劳动者越是创造出足够高的价值,其越是会受到企业的欢迎,劳动者越是具有足够的议价能力,要到足够高的收入。

但问题在于,人们会发现,不管是作为企业,还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大家都是要面临竞争的,企业之间要互相竞争,谁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谁才能够生存下去;劳动者之间也要互相竞争,谁能为企业创造价值,谁才能拿到高收入。

那既然存在竞争,就会因为能力等各方面的不同而出现收入的不同,就比如企业,有的市值可以做到数万亿,有的却破产倒闭;劳动者也一样,有的年收入可达百万千万,有的人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些。

这个时候,人们就会出现不一样的想法,既然竞争要面临压力或失败,那么限制或禁止竞争不就行了。

就比如这个电动汽车,如果没有管制或关税,消费者自己愿意买哪个就买哪个,对谁有影响吗?没有,上面讲了,自愿的交易对双方是互惠互利的,但现在美国对中国的电动汽车加征100%的关税,美国消费者失去了购买便宜电动车的权利,只能购买高价车,中国的汽车企业失去了赚取美国市场利润的机会,同样面临损失,谁在这个过程中获利了呢?美国的汽车从业者和美国官员,汽车从业者自不用说,相关官员,既获得了汽车从业者的支持,也扩张了手里的权力,同样是一举多得。

所以,人们可以发现,一项干预措施的背后,存在明显的获利者和受损者,如果没有人获利的话,那这些干预措施毫无意义。再想一下,如果美国国内没有汽车行业,那它还会推动着加征关税吗?还会指责你产能过剩吗?都不会,他们巴不得你卖的更便宜一点。

因此,如果没有相关利益团体的背后推动,是不会有这些种种干预措施的。这些情况也并不只是美国所独有,也不一定只能是为了经济利益,这个大家可以自己去想。

上面是放在企业上的,同样的,放在劳动者身上,人们要想免于竞争,会怎么办?看看美国和韩国这两年各种层出不穷的工会罢工要求涨薪事件就知道了,只不过说这个得罪人,大家不喜欢听,还要骂人,但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人们应该认识到,任何对自愿交易的干预,都是在损害交易双方的福利,我看到不少评论说要对美国进行对等反制的,如果看了上面我写的大家就应该明白,这不过是把对方的错再犯一遍,这就相当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那么,这种事情该怎么解决呢?短期内是无解的,因为人们既想要免于竞争,还要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长期的话,只有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并坚持自由交易对双方有利,反对外力干预,这种情况才能尽量避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