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大学生毕业后第一年由政府发工资,我建议这种专家不要再建议了

博客

中午的时候看到一则热搜信息,某专家提议:企业招到大学毕业生,第一年由政府发工资,为了避免有歧义,在这里引用一下原话:“我甚至主张说,企业招到年轻的大学毕业生,第一年工资由政府来发。发一年以后,再来看行不行?行的话,企业把人留下,不行的话再说。”

说这话的专家是谁呢?名字就不提了,报道中提及的其曾经的两个职位都是国字头,什么原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还有原统计局总经济师,大家要是只看其之前的职位似乎也挺是那么一回事,但再看看其所谓的建议,也就那么一回事。

在此说句不那么好听的话,所有建议发钱、发补贴,或是发福利的所谓专家,都是垃圾。如果发钱就能解决问题,这还需要建议?国家让印钞机唰唰唰的不停开动印钞不就行了,每个人直接都发一百万、一千万,上不封顶,想要多少就印多少发多少,连班都不用上了,岂不是更爽?

这个时候,人人都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但有什么用呢?之前给大家讲了,货币只是交换媒介,是用来交换人们实际生产的财货的,如果人们的生产没有增加,只是货币虚增的话,即使先拿到货币的人可以从中受益,但最终结果是,货币实际购买力的普遍下降,也就是说,人们手里有钱,但又不值钱,就像津巴布韦一样,人人都是亿万富翁,有啥用?

之前写过好几篇反对类似提议的文章,但奈何,这些所谓的专家,层出不穷,总是变着法的出来恶心人,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恶心人也就算了,可恶的是这些所谓的专家建议充满了诱惑,既迎合了部分人的不满心理,也让人以为可以不劳而获,但如果这些建议真的付诸实施的话,所有人都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和代价。

就拿今天的这个大学生毕业后第一年由政府发工资来讲吧,槽点实在太多,该专家用一些冠冕堂皇的旗号,“年轻人是我们国家、民族最宝贵的财富。社会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给年轻人创造一个好的平台,让他们能实现理想和抱负。政府补贴企业是增加青年就业的有效方式。”

就不说这样的口号放在任何一个群体或行业都适用了,就说青年吧,难道没读大学就不是青年了,再说大学每年都有巨量的教育经费,相比于那些没上大学的年轻人,大学生已经拿到了巨额的教育经费补贴,而且读了大学后比那些没读大学的人有更高的竞争力,按理说,为了解决问题就更应该补短板,那我认为那些没有读过大学的年轻人更应该拿补贴,不知道这个专家为什么只建议补贴青年中的大学生,这是妥妥的歧视啊。

限于篇幅就不说补贴在实际运行中的种种问题了,再说一个重点,所有这些建议发钱发补贴的狗屁专家从来不告诉人们,补贴的钱从哪里来,只告诉人们国家发钱,似乎国家有用不完的钱,那如果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人们早就进入人人物质丰腴的乌托邦世界了,但很明显,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达到这种地步,所以,这些专家就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之前,我写文章给大家讲了,国家的钱主要是从哪里来,征税和印钞,印钞的问题我开头已经讲了,至于征税,在这里把人们知道的其他各种收入也都归于征税一类,征税不像人们做生意,两人做生意基本上是自愿且互利共赢的,而税收不是这样,税收是强制的,而且不是对价的,税征得越多,企业和个人承担的成本就越高,如果企业成本大幅上升,你说它是招更多的人,还是裁更多的人?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成本的提升都会减少经济活动,这时经济是会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

如果真想促进经济发展,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专家们乌七八糟的建议,减税减管制就够了,所谓的经济,就是人们为了满足自身欲望而去获取物质资料的行为活动的合集,说什么经济不发展,人们不消费,或是就业有困难,这就像在说人们都没有欲望一样好笑,只要大幅降低人们经济活动的各类成本和限制,立马就会再次像几十年前一样,当时从经济崩溃到经济腾飞,不是因为有了什么突飞猛进的技术进步或理论突破,而只是因为,从一切都要被管起来,到给了人们一点自由,就是这么简单。

但就像那句人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们从不吸取教训讲的那样,现在很多人才刚吃了没几年的饱饭,就已经忘记了刚刚才过去的历史和教训,又开始瞎折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