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宇辉为什么会觉得痛苦?

博客

刚才看了南风窗写的一篇文章,讲什么董宇辉因为人太拧巴,所以很痛苦,文章从直播带货,拓展到人的价值观、人性和商业伦理,巴拉巴拉一大堆。

本文也简单的聊一下,董宇辉的痛苦到底是谁造成的?

其实以董宇辉现在的知名度及其收入,可以说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人,其已经不用像大多数人那样每日为生计奔波,也就是说,他已经实现了个人的财富自由,可以做任何他喜欢的事情,自然也可以拒绝任何他不喜欢的事情。

就像董宇辉说他抗拒直播带货这个行业,难道有人逼着他在镜头前直播吗?没有,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继续做主播,这肯定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即使他真的讨厌当带货主播,但他的实际选择已经证明了他宁愿承担当主播的痛苦也要继续去带货,他不是别无选择,而是已经做出了选择。

所以,在自己明明就可以做主且已经做出选择的时候,为什么还要为自己的选择感到痛苦呢?

其实这还要回到带货主播这个行业上,根据其过往的言论可以知道其不喜欢这个行业,包括很多网友也不喜欢直播带货。

但是,抛开直播带货的形式而言,其实直播带货和人们日常中的其他商业卖货行为并无多大区别,无非是一买一卖而已,只是卖货的方式从人们熟悉的面对面或网购变成了视频直播,但这也并不是什么新形态,十多年前电视购物频道就已经出现了,直播带货则是多了实时互动交流,但不管形式如何变化,其实本质都还是卖货,而卖货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的物物交换,在这里不说太多,但毫无疑问,卖货让人们之间相互合作,增进了共同的福利。

那为什么有很多人讨厌直播带货呢?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之前讲了,因为钱在消费者手中,消费者可以是主观任性的,自己的钱想怎么花怎么花;但放在卖方,也就是这些带货主播身上则一般是两个原因:一个是想办法讨好迎合消费者,把货卖出去;一个则是没能讨好迎合消费者,货卖不出去。

至于董宇辉呢,根据我的观察得出的非严谨结论则是,其属于不想迎合讨好消费者的类型,也就是说想维持自己的形象、人设或风格、性格等,总之是想做自己喜欢或愿意的事情,但又想把货卖出去。

这里也并不能说董宇辉错了,毕竟每个人都想从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商业活动中,这些商家、企业或卖方,它就是为众多普通消费者服务的,要迎合或讨好消费者的需求,即使是中国首富或是世界首富,他们也不会说什么或做什么让消费者厌恶的事情,因为那样消费者拒绝消费,他们就损失惨重。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他们必须迎合讨好消费者,而是说,既然想赚消费者的钱就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想特立独行的话只要能吸引到愿意为这种特立独行进行买单的消费者也可以,但是,如要不想迎合消费者,又想让消费者掏钱买单,这就强人所难了。

所以,董宇辉的痛苦,既不是直播带货这个行业带来的,也不是其粉丝或是消费者带来的,而是因为那些粉丝或消费者不能按照或随着董宇辉的观念或想法所带来的,这自然和当老师时管理教导学生没法比,卖货时主播要听消费者的,讲课时学生则要听老师的。

而且,在我看来,不管是董宇辉、俞敏洪还是新东方,都应该感谢直播带货,而不是抗拒或觉得乌烟瘴气,是直播带货救了新东方,是带货主播这个行业让董宇辉从籍籍无名变成全网顶流,名利双收,董宇辉应该感谢直播带货平台成就了他,听着有点像传销哈,但这也是事实呀。

所以,还是上面讲的,当你别无选择时痛苦可以理解,但明明有的选却还要为自己的选择痛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