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总是陷入“变现”的焦虑?

  • 为什么我们总是陷入“变现”的焦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文化
摘要

“一年到头”,于我而言,这个词主要是文化意义上的,并不具备太强的时间意义,所以长久以来我并不做年终总结。但入职高校这几年不一样了,每到年关,我不得不回头统计一下全年的总收入,盘点盘点一年来我“变现”了多少,来年还有哪些可以继续开掘,继续“变现”。

在高校的教育和科研领域,原本最应当讲求放长线钓大鱼、板凳坐得十年冷——我们当然也都懂得,做真学问离不开宽松的环境、较为优裕的物质和平静的心境,然而,眼下的学术机制、文化,乃至具体的部门,都是缺乏耐性的,仿佛江面巨大的旋涡,“及时变现”便是这旋涡的内在驱动力。而我们,都想卷入这旋涡的最中心,谁也不想在旋涡的边缘徘徊,被水浪推送上沙滩干渴而死。在追求及时变现的绩效社会里,职称上不去的青年博士会成为廉价劳动力,而“赢家通吃”也必然会获得制度性的支持。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