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2020年10月17日13:42:32「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已关闭评论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2020年,除了一场瘟疫席卷全球,政治动荡也在蔓延。
从委内瑞拉到白俄罗斯,从黎巴嫩到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从叙利亚到巴勒斯坦......抗议、冲突、战争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停下脚步。
10月5日开始,位于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陷入了混乱。
10月15日,在混乱持续10天后,总统索隆拜·热恩别科夫(Sooronbai Jeenbekov)宣布辞职,而新总理的支持者要求解散议会。
总统不采用流血武力的方式捍卫权力,而是选择了辞职。
并且,辞职时说的话相当感人:

「...我并不恋栈权力。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让人民流血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因此,我决定辞职...

对我来说,吉尔吉斯斯坦的和平、国家的完整、人民的团结和社会的安定是最重要的。」

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正在发生一次大洗牌。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示威人群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阿拉套广场上。
图片来源:法新社
继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之后,吉尔吉斯斯坦是今年第四个陷入危机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选举造成的又一次危机
事情的起因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民众不认可刚刚出炉的议会选举结果,就像在俄罗斯、白俄罗斯发生的那样。
10月5日晚,议会选举的初步结果显示,在参选的16个政党中,只有四个政党通过了7%的门槛,在议会中获得席位。
这四个政党中有三个被认为是亲政府的党派,如团结民主党(The Birimdik party)与梅克宁党(The Mekenim Kyrgyzstan party)的投票结果都在20%以上,而反对派仅占有8%的选票。
根据美联社报道,一些反对党领导人认为,这场选举是一个「真正的无法无天」的选举,其中存在大量的行贿、恐吓和舞弊行为。
从反对党到民众,都不同意这样的选举结果,认为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Sooronbai Jeenbekov)支持的政党贿选。
其中梅克宁党,在吉尔吉斯斯坦「臭名昭著」,它牵扯到前海关总署副主席马特赖莫夫(Raimbek Matraimov)的家族帝国对吉尔吉斯斯坦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领域的渗透。
人们因此走上街头。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10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政府总部外的情形。
图片来源:美联社
 
10月5日晚,大约4000人参与了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集会与抗议。警方则使用了水枪、催泪瓦斯等驱散人群。
之后的几天,事态逐渐变得严重。
10月6日,愤怒的人们已经开始要求热恩别科夫下台,并与警察爆发冲突。
当天,人们开始围堵政府大楼「白宫」,并占领了大楼与安全委员会。吉尔吉斯斯坦进入无政府状态
反对派解救出前总统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与拥有一定呼声的政治人物扎帕罗夫(Sadyr Japarov)。前者今年六月因贪污罪被判11年又两个月的有期徒刑,而后者因被控组织策划绑架人质而被捕,2017年被判处11年零六个月监禁。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热恩别科夫(左)与阿坦巴耶夫(右)
图片来源:BBC
 
于是,吉尔吉斯斯坦全国选举委员在混乱的情况下,被迫宣布议会选举结果无效。
同一天,10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理博罗诺夫和议长茹马别科夫宣布辞职。
吉尔吉斯斯坦议会召开特别会议,选出了扎帕罗夫为代总理。但这一选任遭到总统热恩别科夫的拒绝。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10月14日,热恩别科夫总统(右)在比什凯克会见议会议长伊萨耶夫(左一)和总理贾帕罗夫(左二)
图片来源:BBC
从10月5日群众上街,到10月6日,仅仅两天,就发生了太多变局。
前总统被释放,现总统躲起来回避群众,总理辞职,新任命的总理又是一位前「绑架犯」:扎帕罗夫曾在2013年10月7日与其支持者在一次抗议活动中劫持了该州州长为人质。
10月9日,总统热恩别科夫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在之后加长了紧急状态的时间,开始进行宵禁,并设立检查站。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10月10日,吉尔吉斯斯坦军队士兵在比什凯克街上的检查站,热恩别科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命令军队向比什凯克派遣部队执行该措施。
图片来源:美联社
 
比什凯克随后陷入一片混乱:到处是燃烧的汽车,政府大门被破坏,人们发泄着愤怒和不满,暴力不断发生。
这种局面一度被媒体称为「mob rule」,来自民众的暴力成了局势的主流。
有上千人受伤,并有至少一人死亡。
总统热恩别科夫采取的紧急措施并不奏效。实际上,他始终夹在法定程序与暴力干预之间的尴尬位置。
以流血暴力镇压,还是启动紧急法律程序改变局面,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10月10日,刚走出监狱不久的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再次被逮捕。
这一次是因为「涉嫌组织大规模骚乱」。
并且,总统热恩别科夫在13日否决了加帕罗夫担任新总理之后(理由是议会在投票时进行了代理人投票,人数不足),要求议会再次投票决定总理人选。
可是,再次投票后,扎帕罗夫仍然被选为总理。
群众上街的主要诉求,一是不承认之前的选举结果,二是总统热恩别科夫下台。
第一个诉求很快得到满足。第二个诉求,则看总统热恩别科夫的历史选择了。
从一开始拒不辞职,慢慢开始放软口风,最终选择在15日宣布辞职。
至此,吉尔吉斯斯坦的局面算是有个阶段性的结果。
总统的主动辞职,减少了大规模流血的可能性。
10天风起云涌的变化,让吉尔吉斯斯坦这个小国,瞬间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吉尔吉斯斯坦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又为何会突然陷入危机之中?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先天畸形的小国?
吉尔吉斯斯坦,是苏联解体后中亚产生的五个「斯坦」之一,其余四个为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在苏联时期,吉尔吉斯斯坦就是苏联最贫穷、最落后的加盟共和国之一。而在加入苏联之前,吉尔吉斯斯坦就已经被俄国人统治了五十年之久。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吉尔吉斯斯坦的地理位置。
制图:明白知识
 
除了被俄罗斯统治,这片土地在历史上始终处于各大帝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前后被唐帝国、契丹人的西辽、蒙古人的察合台汗国、清帝国、俄罗斯帝国、浩罕汗国纳入版图,直到1991年才真正独立为一个国家。
从地理上看,吉尔吉斯斯坦虽然国土面积小——甚至比陕西省还要略小一些——但在地缘政治中,它的位置却很重要。
在阿富汗战争时期,吉尔吉斯斯坦曾作为美国重要的后方基地;在苏联时期,它作为南部的加盟成员之一,与中国接壤。
直至今天,它仍微妙地牵动着俄中关系,并且还是中国国际经贸战略的重要一环。
在资源上,吉尔吉斯斯坦并不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小国,它的金属矿产资源很丰富,煤、金、铀和一些稀有金属的储量都很大。
但从本质上说,它至今却仍是一个依赖农业的国家。地理位置与矿产资源都没有使它的经济腾飞,近一百年来它一直十分贫穷,目前的经济情况也只是比陷于战争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略好一点而已。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数据,吉尔吉斯斯坦的GDP排名世界136-138位左右(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而其人均GDP则在世界上排名155,属于名副其实的第三世界国家水平。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吉尔吉斯斯坦GDP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对比,其中古巴、匈牙利的人口与吉尔吉斯斯坦相当。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尽管如此,不论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还是自然资源的充足,都没有真正为吉尔吉斯斯坦带来繁荣。
而且,从国内种族、文化角度上来说,吉尔吉斯斯坦也没有中东、中亚国家常有的「先天问题」:民族冲突或者宗教冲突。
但是,这种先天有利的条件,也没让吉尔吉斯斯坦获得优势发展。
民族构成上,吉尔吉斯斯坦虽然有大约80个民族,且构成多样,但吉尔吉斯人就占了其中的73%,其他比重较大的民族有俄罗斯族、乌孜别克族、契丹族等等,但种族冲突并不强烈。
在宗教上,穆斯林数量占了近86%,其中大部分是逊尼派。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总体来说,吉尔吉斯斯坦大部分人口都是说俄语的吉尔吉斯族穆斯林,其地理位置是各大文化交融的地带,资源也相对充足。
这些条件,有能力催生一个具有潜力的国家,使其成为重要经济枢纽。
那么,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吉尔吉斯斯坦的危机呢?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三次「革命」
从本质上来说,吉尔吉斯斯坦的问题还是内部问题。
在历史上,吉尔吉斯斯坦始终被各大势力所裹挟,从没有形成过真正的国家,更不用说建立一套稳定的道德秩序和官僚机构。在基本的国家建构上缺乏经验,导致了吉尔吉斯斯坦虽然在独立后设置了议会制,却难以完成较顺利的国家转型与建构。
议会民主并未让一切好起来。
在20世纪90年代独立后,吉尔吉斯斯坦就被认为是世界上政治腐败最严重的国家,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发布的腐败感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中,它最好的时候也仅有30分,最差的时候则只有18分(0分为绝对腐败,100分为绝对清廉)。政治腐败之严重,让吉尔吉斯斯坦陷入重重危机。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吉尔吉斯斯坦2012-2019年的腐败感知指数(CPI)
图片来源: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政治腐败,搅动着吉尔吉斯斯坦的社会问题,将民族、宗教和南北差异等矛盾扩大开来。
实际上,今年的这种政治动荡,在吉尔吉斯斯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次政治动荡,当数著名的「郁金香革命」。
2005年,同样是议会选举之后,针对当时的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吉尔吉斯斯坦爆发了一场革命。当时,吉尔吉斯民众已普遍认为,这位从90年就开始担任总统的统治者有严重腐败现象,并操纵选举,意图施行独裁统治。
于是,2005年3月18日,上千名抗议者占领了南部城市的州长办公室,冲突持续升温,并在几天之后蔓延至首都。
郁金香革命」的结果是:阿卡耶夫逃亡,政府重组,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上台。
当时的吉尔吉斯民众,认为造成腐败的原因是民主程度缺乏,而郁金香革命之后,吉尔吉斯斯坦迎来了真正的多党制。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梅德韦杰夫(左)与巴基耶夫(右)。
图片来源:wikipedia
 
然而,五年后的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爆发第二次「革命」,这一次被针对的人,正是5年前郁金香革命中曾被寄予厚望的巴基耶夫。
民众因巴基耶夫也有和其前任一样的问题而不满,再加上政府关闭媒体的行为火上添油,于是,在革命之后,巴基耶夫也只能流亡海外。
接着,吉尔吉斯民众干脆用直接民主的方式选出了第三任总统,即阿坦巴耶夫。
阿坦巴耶夫不但并没有像他的两个前任那样受到民众的强烈反对,以至于逃离本国,还实现了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权力的第一次和平交接。
他的下一任就是热恩别科夫,后者通过民主选举的流程成为了吉尔吉斯斯坦总统。
好景不长,热恩别科夫本是阿坦巴耶夫的「亲密战友」,但当他刚一上台,二人的关系就破裂了:阿坦巴耶夫发布了令热恩别科夫恼火的言论,批评他重蹈了吉尔吉斯斯坦领导人「腐败」的历史覆辙。
2019年,热恩别科夫动用特种部队抓捕了阿坦巴耶夫,并判处他11年有期徒刑。
最后,就是2020年10月份这一次的政治动荡。
这一次,是2005年以来,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三次政治动荡。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深层的腐败
吉尔吉斯斯坦的三次政治动荡,对应着国民的三次「命」。
民众也积累了些经验,所以这一次「革命」,他们冲进监狱,释放了阿坦巴耶夫与扎帕罗夫,就是为了增加对抗总统热恩别科夫及其支持者的政治力量。
当然,实际关系错综复杂。就算同为现任总统的反对派,彼此之间也不是都站在一条战线上。
就阿坦巴耶夫与扎帕罗夫之间的关系而言,两人虽然都被逮捕和被判监禁,也都是热恩别科夫的反对者。但当阿坦巴耶夫在10月9日支持另一位新总理竞选者的时候,扎帕罗夫的支持者险些暗杀了阿坦巴耶夫。
同样,扎帕罗夫也曾备受争议。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曾是巴基耶夫的支持者,当选过国会议员。在巴基耶夫倒台以后,他担任过州反腐败机构的专员。
长期以来,他一直以亲巴基耶夫的身份继续其政治生涯,并多年来坚定支持将吉尔吉斯斯坦金矿国有化。
他似乎拿住了吉尔吉斯斯坦人的这一点,试图用金矿诱使更多的支持。
除此之外,夫的反腐经历,让他的名声相对受信任。这次他能当选新总理,跟吉尔吉斯斯坦民众的希望有关。
民众提出的口号是,希望用新的「干净的政客」替代过去那些老的「腐朽的政客」,扎帕罗夫看起来更加合适。
然而,换掉一届议会,换一任总理,就真的能解决吉尔吉斯斯坦的问题吗?
吉尔吉斯斯坦的「腐败」并不简单。
表面上,吉尔吉斯斯坦有足够多的党派,有受到保障的议会民主。但当有权有势的家族想要干预和「腐败」的时候,它依然能够操纵这一整套机制。
比如梅克宁党背后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家族帝国。其幕后操纵者马特赖莫夫(Raimbek Matraimov)曾是前海关总署副主席,他被认为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地下王国的国王。
在海关任职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位职业洗钱者艾尔肯·塞迈蒂(Aierken Saimaiti)为他效力。2017年,塞迈蒂由于恐惧逃离吉尔吉斯斯坦,并将大量材料交给记者。2019年,他在土耳其被枪杀。
但整个马特赖莫夫的「帝国」,还是被掀开了一角。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2019年,吉尔吉斯广播公司(Kyrgyz Service)的资深记者阿里·托克塔科诺夫(Ali Toktakunov)在调查马特赖莫夫过程中,其重要信息来源艾尔肯·塞迈蒂被谋杀。图为2019年11月25日,示威者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举行的反腐败集会,人们手中举着图片就是马特赖莫夫的画像
图片来源:Radio Free Europe
 
马特赖莫夫家族,通过马特赖莫夫的海关庇护、进行洗钱,在欧洲、中东和中亚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房地产、货运帝国。
根据记者调查,单单塞迈蒂一人,就为马特赖莫夫家族从吉尔吉斯斯坦转出7亿多美金。
在外人看来,马特赖莫夫是个慈善家。组织体育活动,向穷人和学生捐款、开连锁商店。但私下里,他的家族从事走私,把吉尔吉斯生产的货物从秘密通道以低价运出去,并在政府中安插自己的人,或买通相关官员。马特赖莫夫的妻子就是迪拜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联合投资者,而他的弟弟仍在议会中。
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和保住自己家族的产业,马特赖莫夫甚至对一些人灭口,塞迈蒂只是其中之一。
这背后的一整条利益链,建立在吉尔吉斯斯坦社会结构中一直以来存在的家族制,这种家族制不能容忍现代社会对家族关系的削弱。
不只是马特赖莫夫,几任吉国总统都属于一些有势力的家族。
这一次选举也是如此。马特赖莫夫通过购买选票,他的梅克宁党成为不可阻挡的政治势力,成为这一次议会选举占据较多席位的政党之一。
腐败的幽灵在吉尔吉斯斯坦这片土地上挥之不去。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更深层的社会文化因素
每次政局的改变,都是吉尔吉斯斯坦民众走向街头,以革命的方式推翻或扭转改变现有政府。
但这种「大革命」的方式,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虽然这一次,总统主动下台,避免了更大的流血冲突。
但街头革命更常见的结果,往往是悲剧。
暴力的方式很难带来良善的结果。
吉尔吉斯斯坦的问题是复杂的。这不仅关系到盘根错节的「下王国」与政客之间的利益纠葛,还关系到地缘政治的问题:这一次危机过后,哪些大国会借机影响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局,对该国未来也会产生长远影响。
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层的历史、政治、文化问题。
曾作为游牧民族的吉尔吉斯人,至今依然保留一些野蛮的风俗。
比如臭名昭著的抢婚制度。
名义上是对传统的保留,实际上却羼杂着野蛮与暴力,不仅是对公民个人权利的践踏,还是性犯罪的温床。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医学学生 Burulai Turdaaly Kyzy 遭抢婚去世,引起过吉尔吉斯斯坦的舆论注意,她曾遭到一名出租车司机两次绑架,报警后,警察将她留给男子,后被男子用刀刺死。
图片来源:Radio Free Europe
而且,暴力的方式根植于吉尔吉斯人的观念之中。
即便是在政治上,白俄罗斯那样的和平示威多半也不会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夹杂各种暴力的街头「革命」。
「我不想成为一个因向人民开枪而被载入史册的总统。 我决定辞职。」
| 这一次走上街头示威的民众,这是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的第三次「革命」。
图片来源:美联社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看,吉尔吉斯人的现代化也进步明显。
比如这次游行,虽然发生了各种抢劫、掠夺等暴力,但也出现了自发的公民行动,在政府缺位情况下,去阻止劫夺,去维护秩序。
自由欧洲(Radio Free Europe)报道中,吉尔吉斯志愿者在示威和骚乱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维持秩序与拦阻抢劫,在权力真空的环境下使国家的文明不至于跌入谷底。
野蛮与文明,腐败与公平,威权与民主,都在吉尔吉斯斯坦上演着。
作为以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白俄罗斯、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它们都在面临着一样的问题,也许方式或暴力,或非暴力,但它们都试图找到一条出路,使国家经历较为平顺的转型。
在某种程度上,它们缺少的不是法治和民主,而是国家建构的经验。
作为历史上被大国宰制的土地,它们没有国家建设的经验,因此必须经历这种阵痛。
这不仅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苏联加盟国所面对的问题,也是许多第三波民主化的国家都在面对的难题。
如何挽救政治衰败,吉尔吉斯斯坦还需要时间。
参考资料
Angry Kyrgyz rebel against a tainted election—for the third time, The Economist, 2020.
Kyrgyz president declares new state of emergency, Associated Press news, 2020.
Kyrgyzstan bans rallies, imposes curfew to end turmoil, Associated Press news, 2020.
Kyrgyz president declares state of emergency amid protests, Associated Press news, 2020.
Kyrgyzstan leader holds talks to try to end political crisis, Associated Press news, 2020.
Kyrgyzstan in Chaos After Protesters Seize Government Buildings, The New York Times, 2020.
Ex-Kyrgyz president Atambayev survives ‘assassination attempt’,Aljazeera news, 2020.
理想国经典馆:文明的故事(全11卷)
观念的水位(精装)
哈耶克作品集:通往奴役之路/自由宪章/致命的自负(珍藏精装版全三册)
刑法格言的展开(第3版)(全新增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