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免费医疗

2020年10月16日12:44:28邪恶的免费医疗已关闭评论
邪恶的免费医疗

1、免费医疗的呼声从未停止

2019年12月6日,河南焦作一位韦姓男子因为无力支付十万元的医疗费,选择离开医院,悄悄自尽。这事更是诱发热议:十万元就可以拖垮一个家庭,何时人人可以免费医疗?何时才能杜绝人民因为没钱看病而放弃生命的悲剧?何时才能杜绝一人生病就会连累全家的困境?

支持免费医疗的人,通常会有一种想法:现在的中国已经很强大,国家应该有能力给大家提供免费医疗。他们还有一种幻觉:一旦免费医疗了,大家看病就不用花钱了。

但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治病的钱从哪儿来?

办医院是需要花钱的。那些医疗设备都很贵,一台核磁共振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还有些更高端的医疗设备,比如螺旋断层放疗系统(TOMO),裸机加上配套的附件和软件,就是5000万。

即使是普通的放疗,放疗一次也得收费五、六千元。我国首个质子重离子治疗项目是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这个项目的总投资是33亿,其中19亿用于向西门子购买设备,该项目的每个疗程的费用是27.8万元,完全自费。
或许有人说:这么昂贵的疗程,普通人怎么承担得起,要是免费医疗就好了。

许多人以为免费医疗,就是国家出钱替你看病。可是国家是不会凭空产生财富的,主要的财源就是税收。如果全民免费医疗,就意味着拿出水平线收入以上的人补贴给穷人看病。
如果按照中国平均工资算,收入低于人均工资的都不缴纳医疗税,收入越高纳医疗税越多,结果自然是富人吃亏。别以为你不是富人,中国有十亿人没坐过飞机,没出过国。你若月薪超过一万,就是最富的前10%。你若年薪三十万,就是最富的前1%。
医疗一旦免费,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想占据最好的资源,看最好的医生,要求最好的设备,用最好的药,因为反正不是自己掏钱,结果就是医疗总开支更大

2、那些实行免费医疗的国家

我们先看看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国。美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科技大国,又是第一经济强国。美国实行免费医疗了没?并没有。

美国是世界上医疗效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个国家每年的人均医疗开支是人民币四万三千元。虽然有些穷人可以享受免费医疗,但是这笔钱还得需要有人买单的。

虽然大多数美国人都有医保,但是每年都有上百万美国人因为看病而破产——不是没有医保,而是医保之外的部分,也足以让他们破产。

与美国成对比的另一个大国——印度,是一个医疗费用极低的国家。但是,印度的医疗水平,有目共睹。前些年,曾有印度医生用自行车打气筒给妇女做手术——因为当地的简陋医院,连压缩空气都未能提供。

邪恶的免费医疗

一位印度富豪接受电视访谈时说:如果自己生病了,会去私立医院。至于当地的政府医疗机构,他一句话评价——如果你想杀死一个人,送他去公立医院

古巴和委内瑞拉也曾是公费医疗的典范。但是由于公费医疗严重拖国家经济的后腿,Dias Carnell 上任后开始逐步推行市场化改革,其中就包括尝试放开国家对医疗的掌控,原因在于泡病号的人太多,不但影响国家生产力,政府财政也拿不出钱。

公费医疗或全民医保的一个好样本是加拿大,确实让大家都看得起病。加拿大的医院都是公立的,看病需要排队。做个胃镜排队等一年也很常见。我一个朋友当年在加拿大留学时遇到车祸,当时没查出问题,感觉不对劲,回中国看病,发现脾破裂,差点就死在加拿大。

加拿大前总理也遇到看病难的问题:他想看病,也得排队。于是打电话让一位美国医生朋友到加拿大给他看病,但是医生拒绝了,因为这超越他的行医执照范围。于是,总理只好自己驱车去美国看病。

真正可以作为医疗体制典范的,是马来西亚和泰国。马来西亚的医院分为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公立医院看病挂号费是一块钱(零吉),做个手术也就几百块,很省钱,几乎就是免费医疗。但是,稍微有点钱的人,生病了都不去公立医院,而是去自费的私立医院。

3、苏丹想给福利,就给人民福利

邪恶的免费医疗

大体上公费医疗程度高的国家,不是公费医疗提供的水准很差(比如印度和朝鲜),就是需要等候排队很久(比如加拿大),或者医疗给国家经济造成很大负担(比如古巴)。唯一各方面都能令人满意的,我只能想到一个国家:文莱。

文莱人民享有真正的免费医疗、免费上学、免费出国留学的福利。甚至可以免费坐本国航空公司班机。若是没钱买房,可以向苏丹申请,苏丹可以恩赐给你一块地造房子,甚至直接恩赐给你一套房。

文莱本国医疗技术比较平庸,但是邻国新加坡的医疗技术却非常高明,遇到大病,文莱人可以去新加坡看病,不仅所有治疗费用由国家承担,甚至路费和陪护亲属的开支也是由国家承担。

为什么美国做不到的福利,文莱可以做到?首先,文莱人少油多,靠石油的收入足以维持几十万公民的高福利。理论上讲美国的人均GDP并不亚于文莱,但是美国和文莱有一个本质的区别:美国是一个以自由和民主为价值观的国家,纳税要得到人民的支持,对私有产权的重视,使政府不能任意加税。而文莱是世界上最独裁的国家,苏丹有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宪法规定一切最高权力完全属于苏丹所有。所以苏丹想给人民福利,就可以给人民福利。

所以,实行沙里亚法的政教合一的最独裁的文莱,反而是世界上福利最好的国家,即使是瑞士、瑞典这些福利国家,也相形见绌。

同样是石油输出国的委内瑞拉,也曾经试过类似文莱的看病免费做法。查韦斯执政期间效法古巴,引进福利医疗模式,在免费医疗部分看病还可以出国到古巴治疗,往返各种费用都由政府支付。但是,好景不长,如今的委内瑞拉已经全面陷入危机,在首都加拉加斯,医院甚至都停水停电,病人只能活活等死。

邪恶的免费医疗

其实中国曾有过公费医疗的时代。计划经济时代的国企和事业单位员工,都可以享受公费医疗。乡下的农民,可以看赤脚医生。赤脚医生的设备,都在一个医务室里面,加上红药水、紫药水、碘酒、注射器、四环素、红霉素、安乃近……一张桌子、一个货架、一个药箱,就是医疗设备的全部。

弘扬真正的传统中医,或许是提供免费医疗可行方案:不需要昂贵的仪器,不需要昂贵都药物研制费用,不需要昂贵的医生培训。只需要一个老中医,望闻问切,搭脉,开一点中药。以现在的农业技术,种中药可以很便宜。

你会喜欢这样的公费医疗吗?

4、如果中国实行免费医疗

如果你是上海人,大多数属于收入超过中国平均值的人,就要掏钱给落后地区的穷人免费看病。

既然免费看病,他们更喜欢来上海看病,因为好医院多。于是,上海的华山医院、中山医院、瑞金医院、肺科医院,门口总是人山人海,每天都有几十万人的长队。你看个病,可能需要排队等几个月。做个胃镜或手术,可能需要等一年。

这些排队免费看病的人,会耽误你看病,而你还要掏钱给他们免费看病,掏钱让他们来抢你们本地的医疗资源,你愿意不?

我是肯定不愿意的。首先,本人的收入远高于中国平均收入,属于要缴纳医疗税给穷人免费看病的富裕阶层。其次,我生活的地方都是发达地区,医院多。大医院医疗费用贵一些,排队的人就少一些,我看病就容易些。一旦免费医疗,我看病的排队时间,就会从现在的二小时变成二百个小时,甚至二千个小时。

然后,为了节约开支,医院会限制各种各样的昂贵的药。更贵的设备也不会买。这些廉价的药物,或者疗效差,或者副作用更大,总之,一旦实行公费医疗,对我这样的人,是非常不利的。

我有钱,却不能用钱买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我纳税多,得到的医疗服务反而更差了。这样对事儿,我怎么可能不反对?

一旦免费医疗这种民粹思维传播,他们就会要求平等分配医疗资源:凭什么你们上海老城区周边二公里之内必定有三甲医院,而偏远地区却需要上百公里才有一家三甲医院?应该按照面积平分呀!

一旦按照面积平分,全上海的三甲医院就只剩下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大多数时候看病只能找低端的小医院,上海的医疗水平,就跌到普通县城的档次。你会希望这种结果么?
如果从医疗资源的分配方面看,最公平的就是排队,因为无论贫富贵贱,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时。
公费医疗带来排队等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医疗资源的投入是无底洞。别以为花很少的一点钱提供公费医疗就可以让人民满意。

邪恶的免费医疗

注:因医保改革失败下台的芬兰总理Juha Sipila

芬兰政府因为公费医疗支出巨大,无力支撑,宣告破产。

你可以期望政府实行公费医疗,公费医疗不是不可行。只是你可能面临加拿大式的排队,看病排队一年半载,也可能面临印度式的简陋医疗,也可能面临委内瑞拉和芬兰式的财政破产。
其实公费医疗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要享受怎样的公费医疗。

印度档次的公费医疗,还是美国档次的公费医疗?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校内卫生室档次的公费医疗,还得华山医院或301医院档次的公费医疗?

实际上那些乡镇级别的小医院基本上跟免费差不多,便宜得一塌糊涂,住院费竟然比如家和七天连锁还便宜。只是他们天天送给你免费医疗,你愿意去看病么?

我们台湾这些年(套装共2册)
天下·法边馀墨(精装版)
切尔诺贝利的祭祷 [The Chernobyl Prayer]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 还原13个历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