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测风波,计划经济的余晖

2020年10月2日20:20:06体测风波,计划经济的余晖已关闭评论

1、体测风波

最近几天,游泳全锦赛因体测引发了巨大争议,不少名将因体测不过关,无缘决赛的争夺。

其中包括大家颇为喜欢的傅园慧。

其实,不只是游泳项目,排球、体操、击剑等项目都要进行体测。

在2019-2020赛季全国击剑冠军赛南京站的女子重剑个人赛中,2019年世锦赛女重团体冠军成员无人入围8强,其中孙一文、林声因体能测试成绩止步16强。

此事一出,网上骂声一篇,「荒唐」、「滑稽」、「可笑」成了热门评论。

某网友表示,以后体育官员和砖家们得体能测试达标才能发言、发文章,以体现官员砖家们的精气神。

体测风波,计划经济的余晖

2、举国体制

中国的体育制度是举国制,根据官方定义,举国体制是中国体育事业在一定时期内,为了一定的目标与需要,能够有效地统一集中国家的力量,使某些方面迅速提高的体育发展机制及相应的一套组织机构等。

也就是中央与各级政府通过财政预算和财政拨款,对运动员从小进行选拔和训练直至成熟参赛。

举国体制的成因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中国建国初期国力羸弱,民族士气低落,为快速树立国际形象,举全国之力使中国竞技体育快速提高,进而提高国家形象和民族士气。

中国的举国体制可谓金牌制造机器,特别是在一些冷门项目。

中国在跳水、体操、举重等项目上很强,可一般民众一辈子也难以接触,除了在奥运会夺冠时,多巴胺短时急速上升之外,似乎跟民众也没啥关系。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这一切要归功中国的市场化改革。

可在体育制度方面,几乎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以举国体制为主导。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让国人的钱包鼓了起来,民众的自信心自然增长,而无需再靠奥运会的金牌数来彰显「民族」自豪感。

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体育都是市场化运作,运动员训练及比赛时政府不会出资,更不会向运动员发「工资」。

运动员都是自己出钱去聘请私人教练,营养师,或者找机构,企业,赞助商赞助比赛经费以及日常生活所需的物质。

中国在体育制度方面应该像发达国家学习,废除举国体制,来一场市场化改革。

这样既可减少财政支出,减轻纳税人负担,又可精简政府的行政机构,让「体能测试」这样拍脑袋想出来的,具有计划经济烙印的管理方式成为过去时。

3、体育规则的指挥棒——观众

米塞斯说,是消费者的偏好决定了哪些企业生存,哪些企业被淘汰。

看似是由企业家们做出生产产品的决定,其实最终决定权掌握在消费者手中。

消费者用货币投票,只有那些能满足消费者最迫切需求的的企业才能生存。

同样,在娱乐和体育行业,则是由该行业的消费者——观众——决定的。

网络上有很多人经常喷导演选择一些没有演技的小鲜肉演电影,这多少有点无的放矢,其实正是观众有这样的需求,导演只是投其所好而已。

还有些人认为,某些演员之所以能够出名,是因为有人愿意花钱炒作。这是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比如某甜被力捧炒作,可还是不温不火的。

那些火红的明星,必然是某些方面满足了观察的需求,比如长相、演技。

在NBA,篮球规则有过许多次修改,看似规则是由联盟决定的,其实是为了提高比赛的观赏性以满足观众们的需求。

比如,进攻24秒,防守三秒,合理冲撞区都是为了提高比赛的紧凑性和观赏性。

在市场化体制下,企业家们作出决定都是为了最大程度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不然他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

投资人和导演如果不考虑观众偏好,那么投资拍摄的电影很可能无人问津,而亏本。

NBA联盟制定规则,不考虑观察的喜好,那么NBA不出几年也就被其他联盟所取代。

而在举国体制下,某些官员之所以完全不顾观众的感受,拍脑袋想问题,那是因为付出的成本不是由官员承担。

花的是纳税人的钱,who care!!

今天是中秋节,就写到这里吧,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市场与政府:中国改革的核心埔弈
安身立命:大时代中的知识人
企鹅欧洲史 竞逐权力+追逐荣耀+基督教欧洲的巨变+地狱之行 套装共4册(新思文库系列)
余华经典小说(套装共8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