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不公正及人类福利增进的根本原因

2020年9月29日12:52:09论不公正及人类福利增进的根本原因已关闭评论

作者: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按:本文节选自《反资本主义的心态》,有删减和改动。标题为本号所加。

没有比米塞斯更干净洗练的文风,没有比米塞斯更鞭辟入里的论述。读他的作品,既是惊心动魄的思想之旅,又是心旷神怡的阅读体验。他既教给我们正确的观念,又教会我们如何运用文字。

读完米塞斯的作品,再读其他人的,在论述说理上,都感觉是隔靴搔痒;在语言文字上,都感觉是味同嚼蜡;在思想观念上——用他的话说——“都是胡说”!

学习经济学,并不是单纯是一种爱好和智力消遣,更重要的是一种责任。每个人都必须知道自己所信奉、主张的观点,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自己支持的政策,是不是最终反而会伤害自己。一个人若是放弃自我教育,就是将自我所有权拱手让出,交给一些各方面都十分可疑的人或者机构主宰,到那时,每个人就成为他们手中的棋子任其摆布,一个奴役和贫穷的社会就是必然结果。

社会的进步,归根结底是观念的进步。观念的进步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不要说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观念犹如市场,每个人的行动,都会带来变化。

米塞斯生于1881年9月29日,明天是他诞辰139周年纪念日。我相信,在他诞辰1390年的时候,他的名字仍会被人们铭记,他的作品仍然有人在阅读。而那些当今声势煊赫的人物和他们漏洞百出、为权力背书的文字,要么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要么作为人类曾经耻辱的教训被批判。

论不公正及人类福利增进的根本原因

资本主义最激烈的批评家,是那些因为资本主义不公正而拒斥它的人士。

大谈应当如何而现实却并非如此,是一种免费的消遣活动,因为这是与宇宙的不可改变的规律相矛盾的。只要这些想法仍然是白日梦,那也许没有多大危害。但如果提出这些想法的人士忽略了幻想与现实的区别,他们就成为人们改善生活的外部条件和自身福利的最严重的障碍。

这些谬见中最糟糕的是下面的观念:“自然”赋予了每个人以某种权利。根据这一理论,自然对它的每个孩子都是慷慨的。每个人都理应拥有一切。因此,每个人都拥有某种平等的资格,可以向其同胞和社会要求完整地得到大自然分配给他的那一份。大自然的永恒法则和神圣正义要求我们,任何人都不得将本应属于他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穷人之所以陷入贫穷,就是因为那些不义之人剥夺了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教会和世俗当局的任务就是防范这些掠夺行径,使所有人同享幸福。

这一理论的每个字都是错的。大自然一点都不慷慨,反而很吝啬。对人类维持生存所不可或缺的所有东西,它的供应都是有限的。在这个世界上,大自然繁殖了种种动物、植物,它们天然地都具有毁灭人的生命和幸福的本能。大自然展示了种种自然的力量和因素,这些力量和因素正在伤害人的生命,毁坏人类维持生命的努力成果。人的生存和幸福是他娴熟地利用大自然赋予他的主要工具——理性——的结果。这个世界上的全部财富,都是人在劳动分工体系下彼此合作创造出来的,而那些喜欢幻想的人士却认为,这些财富是大自然免费的赐予。涉及这些财富的“分配”的时候,奢谈所谓神圣的或者自然的正义原则,纯属胡扯。至关重要的不是如何分配大自然赐予人们的一笔财富,问题毋宁在于改进那些能够使人们维持并扩大他们所需之种种物品的生产的制度。

一个全球性的新教教会组织——世界教会理事会于1948年宣布:“正义要求,亚洲和非洲的民众应当享有更广泛地使用机器生产的好处。”这句话背后隐含着这样的意思:上帝赐予了人类一定数量的机器,并希望这些发明创造在各国中间公平地进行分配。而资本主义国家却太坏了,他们占据的东西竟然超过了“正义”分派给他们的份额,因而也就剥夺了亚洲和非洲人理应得到的份额,多么可耻啊。

事实却是,西方人之所以拥有更多财富,是因为他们积累了资本并将其投资于机器,而这要归功于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但教会的文件却完全歪曲了资本主义,并根据道德原则拒斥资本主义。亚洲人和非洲人没有采用可以使当地资本主义顺利发展的意识形态和政策,这并不是资本家的错。这些国家的政策妨碍外商进行投资,这也不是资本家的错,而本来这些外商投资是可以让他们享受“更多地使用机器生产的好处”的。没有谁会否认,数亿亚洲和非洲人贫困的原因在于,他们固守原始的生产方式,而不能享受更好的机器和更先进的技术设计带给他们的好处。而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缓解他们的悲惨状况,那就是切实实行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他们需要的是私人企业和新资本的积累,需要资本家和企业家。把落后国家自己造成的困境归咎于资本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毫无意义的。唯一的出路不是“公正”,而是用健全的、也即自由放任的政策,取代错误的政策。

落后国家之所以贫穷,是由于他们的暴力没收、歧视性税收和外汇控制政策妨碍了外商投资,而他们的国内政策也不利于当地资本的积累。

有些人之所以错误地认为资本主义是一种不公平的体系,因而根据道德原则反对资本主义,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弄清,资本是什么东西,它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保持供应的,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资本,从中所得到的收益到底是什么性质的。

形成资本的唯一来源是储蓄。如果生产出来的所有产品都被消费掉,那就不可能形成新资本。而如果消费落后于生产,新生产出来的东西中多出消费所需的那一部分,会被用于下一步生产过程;随着更多资本品的注入,后来的生产过程就可以进行。所有资本品都是中间形态的物品,是从原始的生产要素即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的最初利用,走向最终生产为消费者所消费之物品的道路上的一个阶段。它们都是非耐久性的。它们迟早都要在生产过程中被消耗掉。如果所有产品都被消费掉,而没有用来替换在其生产过程中已经消耗的资本品,资本就被消费掉。若发生这种情况,下一步的生产就只能得到较少量的资本品,因而所投入的每单位自然资源和劳动力就只能得到较少产出。为防止出现这种透支和投资缩减现象,人们就必须将生产性活动的一部分用于维持已有资本,以补充在生产可用商品的过程中已经被吸收利用的资本品。

资本并不是上帝或大自然的免费赐予。它是人们为了将来而抑制自己当下消费的结果。它是由储蓄创造出来并不断增长的,又通过防止透支而维持着现有资本。

资本或资本品本身都没有力量提高自然资源和人的劳动生产率。只有储蓄被明智地利用或进行投资时,资本或资本品才能提高每单位自然资源和劳动投入的产出。如果不明智,他们就会被耗散或浪费掉。

积累新资本,维持以前积累的资本,以及利用资本提高人的劳动生产率,所有这些,都是人的有目的行动的产物。它们是进行储蓄、拒绝透支的俭省的人士、即获取利息的资本家活动的产物;它们是那些成功地利用自己可以获得的资本最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人士,也即获取利润的企业家活动的产物。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资本和劳动两种要素中,哪一种导致了生产率的提高?是资本。当今美国的总产出之所以高于从前,也高于经济落后国家,就是因为当代美国工人可以利用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好的工具。如果资本设备不比三百年前丰富,或者没有落后国家充裕,那么当今美国的产出就不会高于从前或者落后国家。要想提高美国工业产出的总量,就必须增加资本投资,而这些额外资本只能通过不断储蓄来积累。正是这些储蓄和投资,使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好几倍。

工资水平的提高,并不取决与单个工人的“生产率”,而取决于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下面的事实可以清楚地证明这一点:一方面,工资水平在上升,而具体的个人的“生产率”表现却根本就没有发生变化。今天的理发师给顾客理发的方法,跟两百年前的方法,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在农业领域,有些工作的性质几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然而,所有这些行业的劳动者的工资都比他们的前辈高很多。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们的工资是由边际生产率决定的。一个人从一家工厂的工人中雇佣一个人当管家,他就必须支付与工厂多雇佣一个工人将带来的产出之增加等价的工资。管家之所以能得到这一份高工资,并不是由于他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是由于投入资本的增加超过了工人数量的增加。

所以贬低储蓄和资本积累之作用的伪经济学学说都是无稽之谈。相对于非资本主义社会的财富匮乏,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财富丰裕,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其可用的资本供应要多于前者。工人的生活水平之所以获得了提高,是由于工人的人均资本拥有量提高了。由此得出的结果则是,生产出来的可用商品总量中,流入工人腰包的比例在不断提高。那些热情地贩卖马克思、凯恩斯及一大堆不怎么有名的学者的观点的人士,没有一个能对下面的命题给出哪怕是脆弱的论证: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不断地提高工资水平,并造福于所有以工资维持生存的人——使可用资本的增长速度超过人口增长速度。如果这也是“不公正”,那么应该怪罪的是大自然,而不是人。

沈志华:冷战五书(套装共5册)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1、2套装)
专家之死 反智主义的盛行及其影响
美国人的故事 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