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致命自负

2020年9月29日12:49:51特朗普的致命自负已关闭评论

文/布鲁斯·扬德尔 译/觉浅 校/胡释之

近日,特朗普政府决定撤销对加拿大铝产品加征10%关税。这一关税是8月份在《美墨加协定》刚刚生效不久时加征的。现在又决定撤销,这可能是出于对加拿大威胁要报复的恐惧,也可能是暂时认识到了自由贸易比关税收入更重要。

华盛顿宣布的这个决定附带了一个警告,即关税的撤销可能是暂时的,美国将监测进口量,如果发现进口量激增,美国可能会重新加征关税。加拿大人则表示,他们也会密切关注,如果美国人再次提高关税,他们会进行报复。

特朗普总统再一次掉进了“把关人资本主义”的陷阱,他陷入了一种错误的自负,认为自己掌握了美国经济的钥匙,能在白宫会议室里调集足够信息来实际管理这个庞大经济。

无论是强行要求TikTok出售,还是强行要求美国制造商生产呼吸机,然后由白宫而不是市场来分配,或是对美国公司为扩大生产和创造财富而招聘的外国人才实施签证限制,特朗普显然认为,他自己的经济智慧要高于众人在市场过程中产生的智慧。

特朗普的致命自负

不论总统本人的智商有多高,也不论白宫的专家多么有集体智慧,决策者在加征关税和实施其他管制时,根本不可能完全顾及几亿经济主体的反应。事实上,为了使美国更强大而去扶持某些重要产业(在我们看来,这是扶持某些关键的政治利益集团),可能会适得其反。

例如,对加拿大铝产品加征关税影响了总部位于匹兹堡的铝生产商“美国铝业”的供应链,该供应链利用它自己在加拿大生产的产品,然后出口到美国工厂最终完工。限制高学历外国工程师和科学家进入美国公司工作,这大概是想造福那些想获得同样工作的美国本土员工,但这只会导致人才流向加拿大的高科技公司,这些加拿大公司乐于见到美国这样做。事实上,当面临签证限制时,总部位于华盛顿州的微软公司的反应是增加其温哥华业务线的员工数量。

掌权的政治家忍不住想成为美国经济的把关人,这是可以理解的。正因如此,他们就成为了亚当·斯密所说的“热衷于系统控制的人”,换言之,他们认为自己是能掌控市场的社会工程师:

“热衷于系统控制的人,往往易于在自己的自负中聪明过人;他往往十分醉心于自己那一套理想的政治计划所虚构的美丽,以至于无法容忍现实和那一套理想计划的任何部分有一丝一毫的偏离。他埋头苦干,一心只想把那套理想的制度完完整整地建立起来,完全不顾及那些可能会起来反对该套制度的巨大利益或顽固偏见。”

“他似乎认为,他能像在棋盘上安排每颗棋子那样,轻而易举地安排一个大社会里的每个成员。他没有想到,棋盘上的那些棋子,除了棋手强加给它们的移动规则以外,没有别的移动规则;然而,在人类社会这个大棋盘上,每个社会成员都有他自己的移动规则,完全不同于立法机关强加的规则。”

斯密的警告适用于立法机关的把关人,也同样适用于总统及其政府。


布鲁斯·扬德尔(Bruce Yandle)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市场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The Last Empire: The Final Days of the Soviet Unio]
法治:良法与善治
后真相时代
亲历切尔诺贝利:揭开核灾难真相,直面生命的恐惧与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