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减支 | 弗兰克·肖斯塔克

2020年9月20日13:50:50减税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减支 | 弗兰克·肖斯塔克已关闭评论

减税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减支 | 弗兰克·肖斯塔克

 

减税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减支

 

文/弗兰克·肖斯塔克 译/觉浅 校/胡释之

 

新的政府支出项目意味着政府又在浪费财富。私人部门不去搞这些项目,其实就表明这些项目不是人们迫切所需。搞这些项目会损害人们的福祉,因为搞这些项目是以牺牲人们更迫切所需的项目为代价。私人部门本来可以用这些钱去搞那些人们更迫切所需的项目。

 

此外,每当财富创造者相互交换产品时,这种交换是自愿的。每个生产者都是用自己生产的东西换取那些他认为能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东西。问题的关键在于,交易必须是自由进行。而政府的项目有强制性,政府项目的资金来源靠的是强迫财富创造者购买政府的服务。财富创造者被迫以多换少,这显然损害了他们的福祉。

 

我们假设政府决定建造一个不是人们迫切所需的金字塔(受雇于这个项目的人需要有各种商品和服务来维持生存)。由于政府不是财富创造者,政府必须通过对财富创造者(即那些生产消费者迫切所需的商品和服务的人)征税来筹集金字塔建设资金。政府搞的金字塔建设越多,政府从财富创造者手中拿走的实际财富就越多。由此可见,税负水平(从创造财富的私人部门拿走的实际财富)直接决定于政府支出的规模。

 

如果政府项目能创造财富,那么政府项目就能自我维持,不需要其他财富创造者的任何支持,也就永远不会出现税负问题。现实是,政府利用各种手段拿走财富创造者的财富。这些手段可以统称为“实际税负”。政府拿走实际财富的手段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财富创造者的实际财富被拿走了。被拿走的财富越多,创造财富的私人部门所承担的实际税负就越重。

 

肤浅的观点可能会认为,政府向私人部门借钱不应被视为税负。但每当政府向私人部门借钱时,政府最后都不能偿还所借的实际财富。只有财富创造者才有能力用将来生产的财富去偿还之前借的财富。而政府能做的只是通过印新钱、征新税、借新债来偿还之前借的财富,从而使得财富生产者进一步贫困化。

 

同样,每当政府向中央银行借钱时,所导致的实际是中央银行把新创造的货币交给政府,政府则利用这些货币来转移私人部门的实际储蓄。

 

你还可以说,政府可以向海外借钱,从而减轻私人部门的负担。但由于政府不是财富创造者,偿还外债的负担最终还是落到私人部门身上。

 

政府如果有预算盈余呢?预算盈余就是政府收入超过了政府支出。但这只是货币盈余,仅此而已。盈余的出现和任何紧缩性货币政策所产生的效应是一样的。对此,米塞斯写道:

 

“节省政府支出的确是一件好事。但它并不足以供给政府在以后扩张支出时所需要的资金。个人是可以这样做的。他可以在赚钱多的时候储蓄,到赚钱少的时候再用它。但就一个国家或所有的国家而言,情形就不同了。因为经济繁荣时期增加的税收,国库可能掌握一大部分盈余。只要从紧缩和逆周期政策出发,从流通中撤出这笔资金,信用扩张引起的暂时繁荣也将同程度地减弱。而当这些资金再支出的时候,就会改变货币关系,并创造一个现金引起的货币单位购买力降低的趋势。无论如何,这些资金不能供应公共工程所需的资本品。”

 

和流行观点相反,预算盈余并不会自动创造减税空间。无论货币盈余有多少,在政府缩减实际支出(政府缩减其计划建造的金字塔数量)之前,税负都没法有效降下来。

 

政府支出的增速放缓是否能有效降低税负?毋庸置疑,政府支出的增速放缓比增速提高更可取。但这仍然意味着减少私人部门的实际储蓄,因为政府支出仍然在增加,尽管增速在放缓。

 

只有缩减政府的实际支出才能实现有效减税。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在政府支出继续增加的情况下降低所得税税率,只会促使政府利用其他手段去加重财富创造者的负担。

 

一句话,减税的唯一有效途径是减支。

 


 

弗兰克·肖斯塔克(Frank Shostak)是奥派学者,经常在米塞斯研究所发表文章,他的咨询公司“应用奥派经济学”提供对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的深入评估。

没有思想的世界:科技巨头对独立思考的威胁 [World Without Mind: The Existential Threat of Big]
你的权利从哪里来?
张鸣说历史系列(套装共5册)
陈志武金融通识课:金融其实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