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无耻变得理直气壮

2020年9月19日16:01:44当无耻变得理直气壮已关闭评论

文|漫天霾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设法保护自己的财产叫做贪婪,而想从别人那里拿走财富的不是。

——托马斯·索维尔

明尼阿波利斯,可能是近期美国知名度最高的一个城市。前有香艳而龌龊的故事,后有乔治·弗洛伊德被跪压致死引发的黑命贵和打砸抢,紧接着就是上面视频中上演的无耻政客与乌合之众沆瀣一气的美国荒诞剧。

最低工资、住房补贴、租金管控、失业保障、环保管制、高额税收、收入分配、结果均等……这座城市几乎用遍了所有干预主义的政策措施。执政当局梦想打造一个全能政府,好逸恶劳之徒希望政府像圣诞老人,二者一拍即合,将一座好端端的城市推向了资本撤离、经济滑坡、收入差距更大、道德沦丧的深渊。

从始至终,我看到的是一幅幅无耻的丑恶嘴脸。

就从最低工资说起。尽量不谈经济学理论,只讲讲道理。

当无耻变得理直气壮

工资标准,即劳动力的价格是怎么确定的呢?是市场,而不是由某个立法机关确定的。无数企业和无数劳动者加入市场竞争,不断地双向选择,不断地经济计算,并在边际上取舍,劳动者要价太高,企业就不会雇佣;企业出价太低,就雇不到劳动者。由此形成了市场价格,双方在此价格上签订契约,对他们都是有利的——一方得到了劳动力,一方得到了工资。这样的工资,就是公道的、合理的工资。劳动是异质的存在,每个人能力都不同,其价值当然也没有最高、最低一说。

当某个“全能王”通过立法设定一个他们认为的“合理的工资”,超出了市场价格时,一方面企业经过经济计算,会减少雇佣;另一方面,那些创造不出这个最低工资所对应的边际价值产品的人——通俗地说,就是那些不值这个价钱的劳动力——自始至终就不会被雇佣。因此,最低工资法会导致更多的失业。

这个道理并不难懂。它是逻辑推演的结果,也经得起实践检验。市场经济没有凯恩斯主义的所谓失业问题,大规模失业是一系列干预政策的恶果。当失业救助让人衣食无忧,甚至和勤劳工作的人收入水平相当时,试问,谁还愿意就业?

政府能发放多少福利,就能制造多少失业。

企业家雇佣员工,工资多少是约定好的,是平等的契约关系。劳动者不满意现在的工资水平,可以终止合同另谋高就,没有人拦着。你“威胁”老板,不涨工资就走人,老板说你不愿意降工资就走人,都是正当的,不是强制。因为你们双方谁也没有用暴力胁迫对方,这不过是一种讨价还价的协商策略,双方都会在权衡取舍后自主决策。

但是如果诉诸一个强权压迫人家给你涨工资,那就是强制。企业家按照市场规则给劳动者发工资,这是他的财产权的范围。劳动者与权力合谋,通过强权压迫使他不得不支付劳动者本来不应得到的部分,这是赤裸裸的侵犯财产权的抢劫行径。

凡事不是靠说理和论辩,而是靠强权压服;欲望满足不是靠协商和交换,而是靠抢劫和掠夺,这就无异于禽兽,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事。

英国法律史学家亨利·梅因说:“迄今为止,所有社会进步的进程都是一场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他们却倒行逆施,从契约倒退回了身份——你是劳动者,就可以凭借这个身份并借助权力去压迫别人。这样的运动居然被冠之以“进步主义”的名号,实在是人类的耻辱!

所以,当他们为强权和抢劫而欢呼雀跃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怎么能无耻得如此理直气壮,抢劫得如此心安理得?

工资又是如何增长的呢?

是劳动者的勤劳、技能的提高、技术进步引发的吗?并不是。这些说法要么无视历史,要么未触及根本。

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种地种了几千年,不可谓不勤劳,但是生活水准和工资水平增长了多少?微乎其微!科学家和明星的收入为什么比100年前高很多,是因为他们的科研水平和才能提升了吗?不见得。技术若没有投资的支持,要么根本不会出现,要么即使出现也无用武之地。

归根结底,工资的提高是资本投资的结果。罗斯巴德举过一个例子:一段时间钢铁行业发生了资本扩张,因此钢铁工人的边际价值产品上升了,工资率因此水涨船高。家政行业的劳动者被吸引进入钢铁行业,由此家政行业出现劳动力紧缺,导致了家政业的工资上涨。这种情形显然不是因为家政业生产力水平提高了,而是由于该行业劳动力有了更大的稀缺性,所以他们的工资上升了。

而投资是企业家行为。生产需要时间,一个人若独自生产,在生产期间是没有收入的,其消费必须依靠过去的积累。劳动者需要现时消费,企业家则节制消费储蓄资本投资未来。二者紧密合作,劳动者为企业家提供劳务,企业家则将未来的产出提前预付给劳动者。企业家押上身家性命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不论盈亏,劳动者都能得到一份相对固定的报酬。

正是企业家的投资活动,促进了技术进步和劳动者技能提升,而技能提升和技术进步又促进了资本的进一步积累,由此启动了经济进步、劳动边际生产力提升、工资增长的螺旋上升的进程。

不妨想一想,一个行业如果没有投资,哪里有生产,哪里有就业,哪里又来的工资?

所以,这是一则农夫和蛇的故事。

再看看那些政客们的丑恶嘴脸。他们似乎尊重民意,然而实际上不过是利用民意,铺就的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为了选票,他们刻意迎合民粹和人们好逸恶劳的天性;民众不理性的诉求,恰好是他们大有可为的舞台,反正又不用自己花钱。他们人为制造对立情绪,办企业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劳动者天然弱势,剥削他们似乎也很容易。

你去办个企业给我看看?真以为劳动者都是傻子?

以民主和平等之名,行侵犯财产权之实,损害自由企业制度,最终受害的,正是那些叫嚣着要消灭企业家的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政客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意识形态,甚至宣称不要经济增长,因为“那样受益更多的是富人”。是的,相信他们会“平等”的,贫困面前人人平等。

道理很清楚,财富的生产与分配方式密切相关。一个侵犯财产权、敌视利润的地方,没有企业家精神的容身之地,最终带来的就是社会经济和道德的全面溃败。

财产权先于国家而存在,国家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人的财产权,尊重人们之间的契约自由。一个政府,如果背离财产权原则,把一方财产强行装进另一方的腰包,就充当了一个强盗的角色,就没有了正当性可言。

在这样的荒诞剧中,我们看到了得意洋洋的民众,心满意足的政客,唯独不见一个企业家的身影,然而他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一则寓言:老虎和狼在商量怎么吃牛,牛出来说:就不能商量一下不吃我吗?虎狼狰狞地一笑:你看,你一说话就犯规了!

人若无耻,天下无敌!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在台湾(上下两册)
王国与权力:撼动世界的一份报纸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1933—1945年间的德国人
邓小平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