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

2020年9月19日15:47:12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已关闭评论

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

编者按:

从原始社会的生殖崇拜,到古希腊时期确立性和美的基本标准,从中世纪浪漫情爱的确立,到一战后性解放运动的兴起,再到性、爱和婚姻三者的基本分离,西方两性文化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过程,这一过程也深深影响到了如今中国人的情感观念。
潘绥铭以时间线为标准,讲述了、两性文化的变化过程,以及这种变化背后的动因。
嘉宾介绍:潘绥铭,主要从事社会学研究方法、性社会学和性别人类学研究,被誉为"中国性学第一人" 。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社会学系教授、博导,中国社会学会副秘书长,主要代表作有《神秘的圣火--性的社会史》、《性学与性社会学》、《存在与荒谬--中国地下性产业考察》等。

作    者:潘绥

来    源:明清书话(ID:mingqingbooks)

本文共计5523字数,阅读约需要9-12钟。

一、文艺复兴:从肉体禁欲到精神禁欲

中世纪的生活哀婉、沉闷、灰暗、单调,文艺复兴是人的解放时期,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开始有了表情。基督教将此爱为“圣爱”,文艺复兴的人们把它又重新归回到男女之爱。

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

达·芬奇名画《蒙娜丽莎》,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作品,人物脸上有神秘的微笑

新教作为天主教的分支之一,打破了禁欲,新教的教士可以结婚,但是必须要“清心寡欲”。《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认为新教徒清新寡欲的传统创造了资本主义精神,才使得资本主义能在全世界发展起来。但结果是,新教的这种方式把肉体禁欲变成了精神禁欲,你可以结婚生孩子,可是不能把性这件事当做快乐的事,只是把它当做一个责任和义务来对待。 

这种事不新鲜,在中国也有,只是没有新教那么严重。中国过去读书人在过性生活的时候,嘴里也会念叨“非为色也,乃为后也”,也就是说,只有在为了生孩子的情况下,性生活才是纯洁的,否则叫贪图享受,会乐极生悲。

二、维多利亚时代“虚伪的风尚”

这也导致了在19世纪下半期的维多利亚时代,出现了“虚伪的风尚”。之所以称其为“虚伪“,是因为当时社会上已经有以下几个现象。

第一,表面上上流社会的贵族妇女穿得非常好也十分端庄,可是在实际生活很混乱,私生子女达到历史最高峰。

第二是娼妓横行。娼妓历史上一直都有,但到这个时候已经成为关乎大英帝国存亡的问题了。1852年中国的太平天国起义差点儿就把英国人赶走,但英国本土的军队一直不来支援,原因就在于娼妓给士兵卖淫,导致三分之一的海军士兵得了梅毒,而且军队要在海上航行一个月,到了早就没有任何战斗力了,使得军队在一年之内竟然出动不了。痛定思痛,在1871年,英国颁布了西方历史上第一个禁娼法律,名叫《传染病防治法》。这在历史上常见,一切罪恶的目的都要套一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

第三就是同性恋流行。当时上层流行这种风尚,只是大家都不说,这和现在中国目前状态很相似,心照不宣。大学里有男孩子要出柜,大家都会说,“你出什么劲啊?”

第四是吉普赛女郎的野性情爱情节的吸引。吉普赛民族跟犹太民族差不多,在欧洲历史上存在了两千年,没有土地到处流浪,没有任何从事生产能力,只能唱歌跳舞,就是要饭的。可是到19世纪以后下半期,一大堆的文学、绘画、歌剧都在歌颂他们,最著名的就是《卡门》,吉普赛女郎的野性突破了过去的封建传统,这在欧洲社会是没有的。这种理想吸引了很多的男人。

最后,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游荡。恩格斯写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确提倡废除一夫一妻制,所以至少在1848年共产主义刚刚产生的时候,“共产共妻”的概念的幽灵是在人们思想中游荡的。

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

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明确提倡废除一夫一妻制

当时社会生活已经变成这样了,但文化上仍然道貌岸然,所以这叫“虚伪”。

三、禁欲主义大举反攻

19世纪另一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禁欲主义的反攻,表现为两个方面。

第一个是删改圣经。现在中国卖的都是1871年版的圣经,它禁绝了一切性的联想。圣经一共一个有三个版本,第一个是1871年的圣经,第二个是犹太人的圣经,第三个是死海的手稿。这三个版本完全不一样,在最原始手稿里面不但不是禁欲,反而是纵欲主义。比如《所罗门的雅歌》在1871年版本就叫《雅歌》,原版本完全就是一个性教学,可是在19世纪后面全部被改掉了,当时人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色情的事,对此进行了很多删改。

第二个是倡导独身绅士和端庄淑女。比如福尔摩斯就是绅士,坐怀不乱。那个时代的女性实际上都是端庄淑女,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不苟言笑。

四、一战后:第一次性革命

20世纪来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发生了第一次性革命。

这次性革命表现在对传统改革的突破,人们厌倦了温文尔雅、矫揉造作的爱情。有人提出“帝国毁于革命,革命兴于床上”,认为“性革命”是政治革命的先导,性解放了,人才能解放。

这是因为人类在一场大的灾难之后,各个民族都会不断的反思,人们觉得上帝、世界和人都“死”了。交战双方都信仰上帝,结果“上帝死了”;那时候欧洲就是世界,结果欧洲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世界也死了;人在一战中哪怕存活下来,哪怕在后方,但是人是不可能回到维多利亚那个时期,人也死了。

这种情况下,浪漫情爱出现了第一次的幻灭。过去宣扬的骑士加灰姑娘这样的爱情传播了一千年以后第一次出现了幻灭,因为这种爱情不能抗拒苦难,而且也实现不了。有一部电影叫《禁地》,是一个战争片,实际上是一个爱情片,写了这一场战争对男女爱情的破坏,不是因为生离死别,是因为在那样残酷的战争之后,人们已经没有办法相信爱情了。

五、苏联的女性“杯水主义”

此时,女性的社会地位空前提高。1918年,英国规定30岁以上的女性获得选举权,才会有现在的女权运动和男女平等,才会有今天这么多女大学生坐在这里听课。

在苏联也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位女部长亚历山德拉·米哈伊洛夫娜·柯伦泰,她担任交通部长,是列宁的左右手,相当于布尔什维克的副主席。

潘绥铭:为什么性革命总是发生在政治革命之前

柯伦泰,杯水主义的发起人

而且,她被挑选为“杯水主义”运动的发起人。“杯水主义”的意思是,性生活跟喝一杯水一样的简单,没那么多负担、顾虑和后果,喝完了你不喝了,想喝了再继续喝。这在历史上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不仅对英国这样一个保守、绅士的国家影响很大,对中国的影响也很大,在二、三十年代,中国的新潮男女之间都追随这个,才会有自由婚姻结合和自由恋爱。因此是先有的性自由,才有的婚姻自由,不要搞混了。

当然这是是女性的“杯水主义”,男人“杯水主义”那是嫖娼,几千年来都有。

六、二战以后:第二次性革命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发生了第二次性革命。

二战对欧洲来说是天翻地覆的,短短四年之内,共死掉了三千七百五十万人,光军人就死掉了一千二百万,这样惨烈的战争以后,欧洲发生了巨变。

现在的西方谁最开放?是欧洲而不是美国,美国两极分化,最极端和最保守的人都在美国,欧洲相对比较平均,总体上是开放的。例如色情,欧洲电影里演色情的东西太正常了,而美国公映的电影都是分级制的。

第二次性革命的口号是“不要再打仗了,我们做爱好不好”。出现第二次性革命的原因有四个。

第一个是因为青少年在人口中的比例增加。1945年仗打完了之后,一千三百万美国士兵从世界各地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造人,1945年到1950年期间出现“婴儿潮”,到1960年前后,这批婴儿进入青春期,那时15~25岁的年轻人,居然占到总人口的近四分之一,他们要发生革命,谁也阻挡不住

第二个是肯尼迪时代带来的希望。这不是因为肯尼迪本人,是因为他比较年轻,那时只有42岁,他本人的政治观点其实很保守,但被认为带来了新的希望。

第三个是女性解放。我们称之为“女权主义运动”,这有一个英文翻译的问题,在19世纪下半期曾有过一个女权主义,那时候是争取生命权,这场运动也成功了,这两个运动有同样的名字,该怎么区别呢?我推荐用台湾的翻译“男女平权主义”,这才是60年代以后新出现的女权主义的确切含义。1974年召开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女性提出的第一个权利不是婚姻权、就业权或者防止强奸权,而是选择同性恋的权利,这在当时代表的是性解放运动。

第四个,迪斯科、摇滚乐流行。人们往往忽视音乐背后的含义,摇滚乐迪斯科节奏是0.8秒,这代表了性高潮的律动的节奏,这代表的是性。“性”在西方已经有了广泛的含义,“性”在英语里过去叫sex,现在叫sexuality,已经广泛扩展为人类的一种生活方式,音乐、舞蹈各方面都代表性。而且“性”这个概念也不要再想性别的事了,中国说性别就是男人和女人,但在英语里叫gender,包括同性恋、变性人、阴阳人,中国落后于世界主流太久了。

60年代提出的“性权利”,一共提出了几个要求:

第一是人身权。要防止性侵害,这些侵害不止是强奸,还包括性骚扰、童年的性侵害等。

第二是人格权。在国外不能在公开场合侮辱女性,尤其是辱骂一个女性群体,比如中国人常说的“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很多敏感程度中国人很难想到。如果你将来想出国留学的话,千万要先上人家的培训性别的课,别以为女生你就不用了,女生要是敢侮辱女性、侮辱gay那也是不可以的。

第三是选择权。这是当年性解放运动争取的第一个权利,现在这个权利扩展了,还包括人的发展权,因为人的性取向都不是一定的,在过程中可以改变。

第四是公民权。这对中国人来说很难理解,有一个故事可以说明,以前我去美国探亲,晚上没事干,正好隔壁有个四川老头也在探亲,于是晚上我们就出去溜弯,不到一个星期,老弟告诉我社区委员会要开会讨论我们,因为要给中国老年男同性恋者提供必要的便利。美国人不知道溜弯这回事,他们以为我们是同性恋,受家里人欺负,无家可归,真的给我们预备了一块沙发,可以坐着聊聊天。虽然是个天大的误会,但这背后体现的就是公民权利,我没给美国交过一分钱的税,但只要生活在这就是公民,政府机关就必须为一切人提供便利,这就叫公民权。

可是现在,中国在讲性权利时又出现另一个极端,就是以为自己是少数派就可以随心所欲,譬如有的学者宣传“可以在公园里做爱,别人管不着”。但实际上,每一个人的权利是有边界的,要以他人的权利为界限,超过了就是违反道德。

我们这代人当过红卫兵,红卫兵犯过唯一的错误就是我们以为自己是正确的、高尚的、是在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从北京到上海,有火车不坐偏要走路,我们觉得自己很高尚,投身革命没有任何私心杂念,但这不代表红卫兵因此就具有可以辱骂、批斗人的特权。现在很多年轻人正在犯我们当年犯过的错误。

比如现在在网上,很多人不明白一点:你可以发表观点,但是不可以带一个脏字。你再正确,不代表你有骂人的权利。我们老用“宽容”来解释这个问题,这可不是宽容的问题,这是人权的基本原则,违反了这也就变成红卫兵了。

七、性革命结果:浪漫情爱彻底幻灭,离婚作为一种手段兴起

性革命还让浪漫情爱彻底幻灭了,这不代表没有爱情,而是浪漫情爱变成了性爱,那种无性之爱彻底没有了。现在西方道德里面,尤其在欧洲,爱一个人却不上床,大家会觉得非常奇怪,不爱一个人却常上床也很奇怪。

第一句话中国人大多数都能接受,可第二句就不太能做到了。我们有多少成年夫妻就是丝毫没有爱情,却在过性生活,生育下一代?我们做过调查,中国的成年夫妻只有30%是真的相爱的,剩下70%根本就不相爱,但是他们也过性生活,难道这就道德吗?

离婚不是最好的手段,但是它是必要手段。

中国的婚外发生率高于全世界,女性婚外情发生率在2010年是11%,现在是13%。而美国是6%,瑞典只有3%。这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因为国外是“连续专偶制”,一旦不合,不再相爱,婚姻就破灭了,但一生中还会有很多婚姻,而且每一次结婚都很认真专一,没有婚外恋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这和中国不一样,中国人受不了离婚。

八、禁欲主义粉碎,性、爱、婚分离

这些方式粉碎了禁欲主义,造成了西方的性、爱、婚的相对分离。

80年代,西方三位学者搜集了2400多种英文的爱情的小说和诗歌,进行具体分析总结出了成为爱情的三条规则:第一,性;第二,吸引力;第三,关注对方,时刻想着对方。

90年代,在北京也有这么一个调查,结果发现中国,尤其是已婚者的排位稍微有点不同:第一,关注,在中国叫体贴;第二,性;第三,吸引力。

可是短短的30年过去,2015年我们调查了两性风采,大家这回的排序是这样的:第一,人格魅力;第二,性别气质;第三,对对方的了解程度,是否善解人意。这三条加起来,直接影响后来的性致。

可见,西方的爱情观在中国已经根深蒂固,传统的夫妻恩爱,在年轻人里基本仅作为婚后的一种设想,在婚前早已经不是这样了。

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 还原13个历史真相
燕京大学与中西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