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96到外卖小哥:经济结构失衡下的底层竞争

2020年9月12日22:15:33从996到外卖小哥:经济结构失衡下的底层竞争已关闭评论

最近有两篇关于外卖小哥的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一篇是详细报道外卖小哥辛苦而危险的工作,看完感觉他们哪里是送餐,简直是玩命;另一篇是披露竟然有高达7万的硕士在当外卖小哥。

 

把这两篇文章合在一起,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有些悲哀的事实,那就是尽管外卖辛苦又危险,但仍然是不可多得的好工作。

 

这个事实让我们有些不舒服,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外卖有门槛低、入职快、收入高、工作自由、论业绩不论背景等优点。而让我们更加不舒服的是,既然外卖是职场上具有竞争力的好工作,那么希望入职的人就很多,该行业的一些弊端一时半会就难以得到真正解决。

 

有人认为,外卖小哥的困境是因为资本的贪婪或算法的无情或消费者的苛刻而产生的。但仔细阅读那篇“外卖小哥,困在系统里”,可以发现,虽然算法比较愚蠢,但平台也不是那么严酷。超时扣掉的是本单一半的配送费,2.5元,差评是扣50元。实际上,绝大多数顾客都不会随意给差评,或者,如果外卖小哥在超时后给一定赔偿(通常远少于50元),也基本能够换来顾客不打差评。而为了这几块钱就逆行、闯红灯、超速,乃至于其他各种违章,似乎主要是外卖小哥自己的选择,尽管是不那么理智的选择。

 

如果是外卖小哥自己的选择,那么消费者一些善意的举动可能不能真正地帮到他们。很多读者表示,无论如何也不打差评,并且接受超时,接受提前点送达,提醒外卖小哥注意安全,等等。但如果外卖小哥知道可以超时,可以提前点送达,那么可能更会激励他们去接更多的单子。比如,原本是30分钟送3单,现在可以超时10分钟,他们再多接一单,实际上负担和风险也都没有减少。何况,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留给外卖送餐的时间并不少。前天我点了个外卖,1.3公里预期的送餐时间是42分钟。

 

从996到外卖小哥:经济结构失衡下的底层竞争

 

系统的算法确实有改进的余地,比如,如果系统的推荐路线是违章路线,那超时就不应该罚外卖小哥;如果顾客是因为商品本身的问题而迁怒外卖小哥,小哥也应该可以申诉取消;尽量对差评顾客人工回访,了解情况;更多地允许拒绝接单,等等。但这些可能都是治标不治本的,只要外卖小哥自己拼命接单,出事故的概率整体上就不会明显减少。如果平台强行限制外卖小哥的接单量,也就是限制了他们的收入,恐怕会让他们更加不满。

 

这种情况与去年热议的996很有些类似。旁人眼里高收入的程序员,实际上很辛苦,压力很大,不比外卖小哥好多少。但似乎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有些程序员即使到了没有996规矩的公司,比如微软,也会自行按996工作,以求得竞争优势。再往前,当年富士康的工人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了不少自杀事故,同样引起舆论哗然,但大多数工人实际上是欢迎加班的,因为这给他们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后来不怎么加班了,他们并不喜欢。

 

除了富士康、996和外卖小哥,如果《人物》杂志要深入采访,从卡车司机、地摊小贩,到一线的医生、律师、法官,乃至高校的博士生、青年教师,都可以写成一部部水深火热催人泪下的“悲惨世界”。

 

那么,是不是就像一些所谓市场派的经济学爱好者所言,既然这是个人自己的选择,就可以认为是他们能得到的最有利安排,所以,其他人就不用瞎操心了,不用对他们报以“廉价的同情”了呢?

 

绝非如此。市场固然鼓励竞争,却并非是《饥饿游戏》那样的丛林社会生死斗争,何况,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作为GDP世界第二的强国,本该早就过了靠血汗赚苦力钱的原始积累阶段。

 

然而,归咎于市场也绝非正解。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竞争激烈的职业的共性都是处于产业的末端,是真正要干活的。恰恰与直觉相反,问题不在市场,而在于市场不够广泛;不在资本,而在资本不够强大。

 

我们处在一个失衡的经济结构之下,基本的财产(比如土地)和重要的行业(比如金融、能源、交通等)都被垄断或高度管制,以及同样重要的,无形的交易机会、市场准入和企业经营也受到了无处不在的管控。也许这种垄断和管制会有一层市场的包装(比如房地产市场),但归根结底不是市场,而是权力。

 

一方面,这导致市场竞争所产生的大部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绝大多数人不得不竞争仅剩的一点利益。所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而且,许多人尤其是户籍为农村的人,职业选择相当受限。另一方面,资本和劳动可以增加产出,但权力却是相反。权力深度控制经济,会导致蛋糕变小而不是变大。这都让底层的竞争趋于激烈。

 

在自由市场中,要提高劳动者的普遍待遇,最好的办法是增加资本投入,增加资本之间的竞争。但在权力主导的“市场”中,这种办法却未必有效。首先,增加资本会比较困难,特别是难以增加对某些需要长期投资的项目(相应也预期有长期丰厚收益)的投入;其次,即使能增加资本投入,很可能也会被权力截流,很难或者很少惠及底层的劳动者。

 

这种失衡的经济结构,还会产生一种不容忽视的效果,那就是既然人们实际上没有真正的财产支配权,也就没有了真正的人格独立,而必然依附于系统(并不是可以自由选择的市场系统,而是无法摆脱的某种系统)。在人身依附下,人的尊严、安全等无形价值不会被重视,许多人为了眼前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宁可冒风险,拼老命,甚至甘受羞辱。

专家之死 反智主义的盛行及其影响
刑法学讲义(火爆全网,罗翔讲刑法,通俗有趣,900万人学到上头,收获生活中的法律智慧)
南渡北归系列(全新经典版,套装全3册)
社会因何要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