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私产伦理 就没有人的自由

2020年9月12日21:56:17没有私产伦理 就没有人的自由已关闭评论

财产权是先于国家而存在的。原始人类并没有国家、民族等想象的共同体的概念,但是他们手中的石斧、狩猎用的长矛,就是其财产。人类要和平相处,就必须对财产进行定纷止争,否则就是无休止的征服、杀戮和掠夺。

国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维护这种分立的财产权,发现保护财产权的良善规则,保障和平秩序。这也是其仅有的职能和权力的边界,越过这个边界,就是僭越。

财产权源自先占、生产和交换。无主财产先占取得是公认的财产权规则。首先,先来先得天经地义。这是因为财产都是人的行动的结果,一种自然资源没有人的行动的参与,就毫无价值和意义。其次,后来者得是荒谬的。因为后来者还有后来者,那就意味着无休止的纷争和抢劫。最后,先占取得有利于财产的有效利用。财产若一直处于无主状态,人就无法形成稳定预期,就会形成“公地悲剧”。

生产是取得财产权的另一方式。任何一种要素,都必须有互补财货才能形成财产和资本。生产的过程就是人自由地购买和雇佣生产要素和劳动力,将它们组合成一种资本结构,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财产,进而增进自身物质福利的过程。生产包含着判断和选择,而不仅仅是劳动本身。单有劳动,没有自然要素和资本的补足,人就无法行动且毫无意义。因此劳动价值论没有立足之地。

自愿转移所有物的平等交换,是上述财产取得方式的自然延伸。储蓄和资本积累,新的财货被发现,分工细化和扩展,使得劳动生产率和产出不断提升,人在满足自身生存的同时拥有了更多可交换财货。交换的前提是能满足自身需求且双方评值恰好相反,因此自愿交换不但是财产价值的提升,而且是双方福利的增进。从社会的角度看,也是资源的更优配置。

资源是稀缺的,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正因此,才需要经济学和伦理学。人类追求经济进步的过程,就是对资源进行合理配置,不断提高产出,满足自身欲望的过程。其根基就是财产权。妨碍生产、阻碍交换,都是侵犯财产权,必然阻碍经济进步,减损人类福利。

消灭私有财产、将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收入分配,是直接的侵犯财产权。拥有一定的财产,却不允许自由地生产和交换,例如设置准入限制、限定规模和雇员人数,以及关税、贸易壁垒、价格管制等“二元”和“三元”干预,是对财产权的间接侵犯,因为它使财产权的效用无法充分发挥。

以上关于财产权的论述,是物理意义的财产。保障财产权,能够促进人类进步,是功利主义的叙事。

从伦理的角度看,财产权的根本在于人的自我所有权,即人对自己的身体和思想有无可辩驳的所有权。

人有自我所有权,否则谈不上目的,更谈不上行动。一种自然资源转化为财产,是人的行动,也即人运用自己的身体和思想的结果。事实上,世间万事万物的属性和价值,都是人的观念和行动赋予的。石油深埋地下千万年,没有人的认知和行动就一文不值。物理性的财产是人的自我所有权的自然延伸,也就是他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对其财产进行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过程。

没有私产伦理 就没有人的自由

人有自我所有权,这一命题是先验的。因为你在否定这一命题的时候,就是在行使自己的自我所有权,否则你拿什么去否定?奴隶同样有自我所有权,否则争取自由的斗争就无从谈起。一个人也不能声称自愿为奴而否定自我所有权,因为他声称自愿为奴,本身就是有目的的行动,就是在行使自己的自我所有权。

物理性财产的定纷止争,同样是人的自我所有权的结果。人类的内心不但期望合作与和平,同样有不劳而获、相互抢劫的欲望。之所以看到对自己有用之物,不是去抢劫和偷窃,而是用自己的生产去交换,就是因为人们通过理性认识到,稳定的财产权符合自己的利益。因此,财产权是理性的认知和有目的行动的结果,它并不是神圣的。它的存在,根源在于人能够论证,且能够通过论证正确认识利益的和谐。

人能论证,是行动公理的子集,论证本身就是运用自己的身体和思想的有目的行动。否定这一命题,同样是自相矛盾的,因为否定本身就是一种论证。论辩时的命题交换,本身就是运用自己的自我所有权、并且预设了他人也同样有自我所有权这样的前提。

因此,人的自我所有权,一言以蔽之,就是自由意志,这是最根本的财产权。人有自由意志,因此他有尊严,不是受他人意志支配的提线木偶,唯此才能发挥自己的企业家才能,有效地支配自己的财产;人有物理意义的财产,在市场经济下就会形成资本,拥有资本意味着离自己欲求的目标更进一步。不让人自由地思考和表达,是对财产权最恶劣的侵犯。它阻遏了隐含知识的产生,既妨碍经济进步,也违背基本的伦理。自由就是财产权的意涵在于此,私有财产的伦理既是“善的”,也是“好的”的含义,也在于此。

财产权,绝不可以狭隘地理解为物理意义的财产,而必须从人对自己的身体和思想有不容置疑的所有权这一根本的观点去理解。一个人只要有自由意志,物理性的财产就是可欲之物;没有自由意志,物理性财产再多也危如累卵。因为自由是不可分割的。

没有私产伦理,就没有人的自由。

简读中国史:张宏杰2019全新作品
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乌合之众(原版插图,无删减版)
论法的精神 [DE L'ESPRIT DES LO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