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财产权保护?

2020年9月11日20:56:08为什么说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财产权保护?已关闭评论

为什么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财产权保护?

这个标题换成“为什么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自由”也是一样的意思。

不过,不管是哪一个标题,都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疑问。他们以为财产权=财产,所以有财产的人才有财产权。穷人没有财产或只有很少财产,因此就没有或只有很少的财产权。

其实把财产权等同于财产是完全错误的看法。

财产权是个人的人身与财产不受他人暴力伤害与掠夺的权利,是自由地支配自己人身与财产的权利,保护这种权利不受侵犯是正义的法律应该做的事情。

财产与财产权是不同的两回事,其多寡与个人的出身、能力、甚至运气有关,不可以混淆。我们拥有(名义上的)财产,却未必拥有完整的财产权:

比如你是一个朝鲜人,拥有土地和树木,却不能随意开发利用;拥有三轮车,却不能摆地摊;拥有自己的身体,却不能自由地支配它去为人们提供各种劳动服务……

但如果我们拥有财产权,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拥有财产:

我们可以开发利用自己的土地,可以开货拉拉、开滴滴,可以摆地摊,可以去任何高收入的地区、在任何高收入的行业从事各种职业……总之,我们可以从事一切工商业活动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财富,成为有产阶级中的一员。

事实上,只要不存在过多的管制,人们总是尽可能地多赚一点钱来改善自己的生活。驱动人们努力劳动去创造财富的力量是人的欲望,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说教,也不需要扶贫,自由市场就是最好的扶贫方式。

在某些国家或某些年代,因为财产权受到极大的限制,私人的工商业活动几乎完全禁绝,养鸭子不能超过三只,否则就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人们自然就陷于普遍的贫穷之中。

后来,法律总算被迫承认并逐渐归还给人们部分的财产权,许多不能做的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了。于是商业、工业开始发展,逐渐繁荣昌盛,人们收入越来越高,生活也越来越好。

要进一步解决贫困问题,决不可采用剥夺一部分人财产贴补给另一部分人这样侵犯财产权的方式。“收入再分配”不能使穷人变富,反而有损真正的公平,损害生产,使社会重返贫穷落后,这是适得其反、南辕北辙的政策。

只有创造更加自由的市场环境,使穷人能够更加自由地利用自己的劳动去创造财富,那么解决贫困问题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们不可以静态、机械地看待贫富差距。

我们每个人都是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界,生来就是一无所有。但只要身心健全,社会也没有对自由过多的束缚,人就不可能永远一无所有。他会通过自己的劳动慢慢地从无到有,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财富。

富人也不会永远富下去。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自由市场上,因为富人无法用法律管制去阻止任何人与之竞争,他们将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和未来的不确定性,他们的地位随时可能被后来的穷小子取而代之。

为什么说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财产权保护?

权利至上的自由市场不存在阶层固化,只有在权力至上的社会才存在阶层固化。

自由市场是对穷人最友好的社会制度,只要充分保障财产权,穷人就有机会勤劳致富,成为有产阶级,向上攀升,改变自己的命运。

相反,在权力至上的社会里,比如明清社会,由于财产权受到普遍的限制,剥夺了穷人通过生产与交易来创造财富的手段,穷人就只能出卖力气赚点辛苦钱,贫苦无望的苟延残喘,沦陷在社会底层。

当然,明清社会的穷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出路,还是有一条独木桥的:参加垄断的科举考试,进入权力阶层,成为寄生于劳动人民的食税者。

但这条路是封闭的、黑暗的。权力就算不是永远不会向穷人开放,也是极难得到的东西。一无所有的穷人用什么东西去交换权力呢?

对穷人来说,自由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区别。比如发生饥荒的时候,一点点迁徙的自由就能够让人逃出生天。

富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用一部分资本向权力赎回生产与交易的权利,甚至与权力狼狈为奸。靠着权力的庇护和对生产与交易的垄断,他们依旧能够过上比较滋润的日子。

所以说,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财产权保护,穷人比富人更需要自由。

切尔诺贝利的祭祷 [The Chernobyl Prayer]
日本如何转型创新—徐静波讲演录
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1917-1991)(套装共3册)
刑法格言的展开(第3版)(全新增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