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要不要囤粮:我的判断和理由

2020年8月30日19:15:17黎平:要不要囤粮:我的判断和理由已关闭评论

1、粮食问题,是最近国人关注的一个焦点。种种危言耸听的说法都有,有人将其称之为粮食危机,有人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这是危及到全球70多亿人的粮食大饥荒。所以也就有朋友不断地询问,要不要多囤点粮食?为了能理性地讨论这个问题,我这里不用粮食危机这个词,而是用粮食问题这个词。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尤其到明年,粮食确实会成为一个问题,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需要具体判断。

2、在很多人的脑子里,所谓的粮食问题其实是一个很笼统很模糊的问题,一言以蔽之曰:要缺粮食了。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需要具体分析的:是全球的粮食严重减产,根本就不够地球上这么多的人吃,还是在某些环节上会出现了问题?即便是世界上会发生粮荒,中国的具体情况又会怎么样,会不会也发生粮荒?如果中国出现粮食短缺,问题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其短缺主要会体现在什么地方?是口粮还是非口粮?这些问题都得分解开进行具体分析的。

3、我们先看全球粮食的现实。应当说,在正常的年景之下,从理论上说,全球每年生产的粮食是足够整个地球上的人口来食用的。根据中国农村农业部的数据,2019/2020年度世界粮食(不包含大豆)供给量为34.7亿吨,而总需求量为26.7亿吨,除此之外,库存还有将近8亿吨。通俗地说,现在整个世界生产的粮食,是够吃的。但在现实性上,世界上确实总会有一部分人口处于饥饿状态。这就是联合国的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说的:全球有足够的食品来养活78亿人,但是却依旧有8.2亿人正在挨饿。从这个意义上说,每年都存在的饥饿问题,不是食物总量的问题,而是食物的分配和流通的问题。此外,还有粮食品种的结构性问题。

4、但今年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由于新冠疫情和蝗灾的影响,有人估计今年全球粮食减产大约20%。联合国也发出警报说,全世界即将面临至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今年将新增1.3亿名饥饿人口,全世界将有6.9亿人处于饥饿状态。而且前一段时间,越南、哈萨克斯坦、印度、俄罗斯等几个国家宣布对粮食出口加以限制。于是,一时之间,惊慌的消息满天飞。但实际上,对这个情况需要认真加以分析。首先,减产20%这个数字的准确性是很值得怀疑的,即便是有一定根据,现在也是刚刚到年中。而一些国家,如越南,实际上是在宣布限制粮食出口之后不久,又取消了限制。但不管怎么说,今年到明年,粮食的问题会比往年严峻一些,应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谈不上大饥荒,如果出现大饥荒也是人为的。

5、问题是,这个情况具体到中国会怎么样。中国的人口将近14亿,每年消耗的粮食,超过7.5亿吨。2019年,中国人均粮食产量达474公斤,超过人均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标准。根据官方的《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告2020》,2019年中国稻谷、小麦和玉米三大主粮的自给率达到98.75%。在三大主粮中,小麦和稻谷统称口粮,两者从2015年到2019年的自给率都在100%以上。也就是说,无论是从主粮还是从口粮的角度来说,中国的粮食问题,至少就眼下而言,并非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严重。

6、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中国粮食的自足是不成问题的。在这个基本判断之下,需要弄清楚两个问题。第一,使得中国粮食自足的那些因素有没有变化。第二,今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先说第一点,中国粮食自足的因素是什么?现在有没有变化?中国解决吃饭问题大体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其因素主要有:(1)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调动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2)农业种植方面技术的进步,如种子、化肥、农药等。(3)非主粮特别是非口粮类粮食的进口,实际上等于相对增加了粮食的种植面积。(4)肉食类食品的增加,减少了粮食的消费。当然,肉食类食品大部分也是粮食转化而来,但用的是非口粮类粮食。

黎平:要不要囤粮:我的判断和理由

7、对于上述四个因素的变化,我们可以具体分析。第一,随着城市化的进程,确实有相当一部分耕地被占用,但粮食种植面积的红线并没有突破。第二,由于种种因素,农民种地不挣钱,耕地被撂荒的现象不是个别的,更有不少原来种植粮食的耕地转种其他经济作物。第三,农业科学技术的水平只能会提高不会降低,特别是种子的改良,大大提高了农作物特别是粮食的产量。近年来,杂交育种技术的进步,使得亩产超过800公斤、甚至1000公斤的超级杂交稻品种相继育种成功。上述因素对我国粮食产量来说,正反两方面的作用都有,但综合起来看,在这些因素变化的同时,中国粮食产量保持了大体稳定,在绝大多数年份略有增长。也就是说,在决定粮食产量的诸因素中,并不存在足以导致粮食危机的重大变化。

8、进一步需要看的就是,今年有没有特殊的情况发生。就中国而言,今年影响粮食产量的最主要是两个因素,一是疫情的影响,二是水灾。其实,就整个世界而言,人们都把疫情作为影响粮食产量的重要因素,但就中国来说,疫情对农业特别是对粮食生产的影响是很有限的。首先,是因为疫情的影响主要是在城市而不是在农村。其次,中国疫情发生的早,得到控制也早,在绝大部分地区,疫情对粮食生产的影响是有限的。8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0年全国早稻产量数据。2020年,全国早稻总产量2729万吨,比2019年增加102.8万吨,增长3.9%。加之此前以小麦为主的夏粮丰收,产量创新高,可以认定,在今年并没有足以导致严重粮荒的事情发生。

9、除此之外,还要考虑的就是粮食的贮备。各种官方数据都表明,我国目前的粮食储备是充足的,口粮可以供国人的一年之需。尽管对这个数字以及粮食储备的真实情况人们有种种质疑,但即使是打一个较大的折扣,考虑到上面谈到的基本情况,仍然可以认为,至少是在主粮尤其是口粮的意义上,供需大体是均衡的。

10、粮食上出问题,尤其是由国际市场情况变化而可能导致的问题,最主要是非口粮,尤其是大豆。大豆一是用来榨油,二是在榨完油之后剩下的豆粕可以做饲料。到现在为止,我国每年消费的大豆约一亿多吨,其中自产的2000万吨,每年尚需进口8000-9000万吨。如果进口的大豆完全自产,大约需要4亿亩的耕地。而中国大豆的进口方主要是美国和巴西。我们当然可以设想,如果美国不卖给中国大豆,甚至由于国际环境的恶化,中国在国际市场根本就买不到大豆,会怎么样?可以说,问题很严重,食用油的短缺,肉价的上涨,甚至不得已大面积种植大豆而挤占生产口粮的耕地,都是有可能的。但需要说明一点的是,除非国际环境恶化到相当的程度,否则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现实是美国迫切地要卖给我们大豆。

11、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最后的结论自己来下。

12、最后,做两点声明。第一,上面所做分析,依据的都是官方数据。如果数据本身有问题,我就没办法了。因为我没有别的数据。第二,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最近不少人包括一些素不相识的网友在问我要不要囤点粮食。老实说,面对这样的询问,面对这样的信任,我只能小心翼翼地去收集数据,谨慎而负责任地进行分析,以期不辜负这些提问题的朋友。

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自由在高处(增订版)
蒋介石的战略布局(1939-1941)
大国沧桑十讲:沈志华演讲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