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决定行动

2020年8月16日07:49:59观念决定行动已关闭评论

我们常常听到“孩子要孝顺,将来咱们老了要靠他们照顾,因此一定不要把孩子放得太远”“孩子不能学习太好了,否则将来就是国家的,白养了”这样的说辞。老实说,这样的论调散发着自私、愚昧、腐朽的恶臭气息,它们预设的前提是:孩子是父母的私有财产,或者是共同体的工具,唯独不是他自己。

有了这样的观念,父母就会给孩子以持久的道德暗示和说教,想方设法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为此不惜将鸿鹄的翅膀折断使它变成燕雀。说“父母都是为孩子好”,这句话是值得商榷的,其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是其观念决定了采取的手段能否达到“让孩子好”这样的目的。

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而是和父母平等独立的个体。孩子更不是任何共同体的工具和部件,他学习再好也是他自己的。孩子就是他自己。他能飞多高就飞多高,能飞多远就飞多远,他要是觉得家乡就足够好,我们当然也乐见其成。交给他决定就好。需要我们帮助做决定的时候,也应从让他飞得更高更远出发,而不是首先想着自己的养老和情感。

扶老携幼、感恩之心,当然是一种美德,但是它必须源于自由的心智,而不是靠腐朽的纲常伦理进行道德绑架和思想控制,更不能依靠颟顸的人定法去强制。强制出不来美德,那是对美德的羞辱。

将亲子和夫妻关系描述为交换与合作,有人认为这更接近本质,我并不赞同。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而感情往往是不可交换财货。家庭中当然有情感和美德的一席之地,美德就嵌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它本来也是我们行动和选择的结果,你不能将它生生剥离,然后去定义一个“本质”。

观念决定行动

前阵子火了一时的“地摊经济”,也是观念的结果。追求城市的整洁与秩序并没有错,但是不能以牺牲人的创业自由为代价。一个人是不是去摆地摊,是他的财产权的范围。财产权源自先占、生产和交换,不允许摆地摊,就是不允许人们自由生产和交换,必然导致经济的停滞、财富的缩水和人的福利的减损。所以我们说,没有财产权,就没有经济的进步。

政府要做的,就是尊重这种自发秩序,发现其中的规则,使其不影响他人财产权的行使即可。划定范围、保障交通畅通,就够了。

经济不能被视为一个工程师和计划者手中的橡皮泥,任性地今天放明天收。认为自己全知全能可以规划一切,就是在观念上狂妄地藐视市场,否认知识的分散性。经济自有它颠破不破的规律,你不能说经济低迷的时候放开地摊能够促进经济进步和就业,经济繁荣的时候它就不能促进。用米塞斯的话说,“这都是自相矛盾的胡说”。

再比如统一商家的牌匾。一个在观念上崇尚“法西斯美学”的人,是希望所有东西都整齐划一的。这种观念发展到极致,就是要求人也要统一。思想上的统一当然是必须的,种族上的统一在他们看来也顺理成章。于是希特勒和他的信徒不但实践“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而且认为他们雅利安人是优秀种族,犹太人是劣等种族,为此不惜进行肉体清除。竟然也有一众无耻学者信誓旦旦地拿出一系列数据来论证这个无耻而荒谬的说法。

但是我们知道,思想的统一将使社会陷入“墓地般的死寂”,人类的一切进步都会因此而终止。牺牲一部分人而造福更多的人看来是符合“卡尔多-希克斯改进”原理的,但问题是这将每个人都推向危险的境地中,人人都可能成为被消灭的对象。不论你如何“改进”,财产权的伦理是底线,突破它意味着邪恶。

那么很清楚,牌匾是什么样子,是商家的财产权,缤纷色彩才是美好社会的表征。商家的牌匾就像一个人的衣服,体现着主人的品位和个性,怎么能要求整齐划一?怎么能把它们搞成一溜排开的黑底白字,进去吃个凉皮像是进了阴间?

观念是行动的先导。抱持不同的观念,对事物的看法、采取的行动也就决然不同。有人看到的乱哄哄,可能正是自由意志的影像;有人希望的齐刷刷,可能正是僵尸般的恐怖图景。

区分一种观念是好是坏,就看它是否增进了人的自由,是否尊重和维护了财产权。

观念的进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种自发秩序。市场培育美德,促进人的观念提升,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全能王”设定一套观念让人们去适应和执行。事实上,最大的困难恰恰在于如何转变权力执掌者的观念。

这就是“政府职能转变”,其目标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由人组成,因此公职人员的观念决定了权力是侵略性的还是谦抑性的。当所有、或者更多的公职人员在观念上尊重人的财产权和市场自发秩序时,他们自然会调整自己的行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使权力变得收敛而克制,到那时,成文的制定法自然会随之改变,因为法律不外乎人心。

“人的行动有目的”,蕴含了一个哲学的命题:人是有自主意识的;它同时闪耀着人文主义的璀璨光芒:要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每个人都应当树立这样的观念:任何替他人做主的行为都是否定人的自由意志,都是对他人人格尊严的一种贬损,实际上就是否定人类本身。

市场的逻辑
货币的非国家化
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
专家之死 反智主义的盛行及其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