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冷战的三重陷阱:军备竞赛、自力更生、选择困境

2020年8月1日20:29:14孙立平:冷战的三重陷阱:军备竞赛、自力更生、选择困境已关闭评论

【这是两年多前,即2018年6月21日发表的一个音频节目的整理稿。为了尊重历史,除了整理时的个别错别字外,包括口语的语病,也没有做修改。】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最近很多人都在谈论冷战的问题。在6月15号我也曾发过一条音频,就是《世界会进入新冷战或者准冷战时期吗》,探讨的也是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我们现在应当认真面对的问题,那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冷战究竟意味着什么。

首先要说明一点,中国过去四十年快速的发展得益于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特别是得益于冷战结束之后的全球化进程。可以说中国是全球化进程的最大受益者。世界如果重新进入冷战,那对中国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这里我想用“冷战陷阱”这样一个概念,来说明如果冷战发生,我们将会面临一些什么样的困难抉择。

我觉得冷战陷阱最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军备竞赛的陷阱,第二个是自力更生的陷阱,第三个是我自己造的词叫“选择性陷阱”。

首先我们来说军备竞赛的陷阱。如果我们回忆一下上一次美苏两大阵营的冷战发生的情况,我觉得对我们理解这个陷阱有一定的帮助。那什么叫冷战呢?冷战就是一种高度敌对的状态,它要为可能发生的冲突,包括军事冲突做出必要的准备,这就是军备竞赛。所以当时在美苏两大阵营之间,军备竞赛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但是我们知道军备竞赛是以经济实力作为后盾的。像现在一架B-2轰炸机大约是20多亿美元,相当于100多亿人民币。一艘福特级超级航母130亿美元,将近是1000亿人民币。所以军备竞赛实际上是经济实力的比拼。

那么在上一次冷战期间,美苏两国都把大量的经济资源投入到军备竞赛中,但是这两个国家经济实力是有很大差距的。就算在苏联最鼎盛时期,它的经济总量也只相当于美国的60%,现在我们中国的经济总量大约是美国的70%。那么从一段时间来看,当时的苏联也是举国体制,它可以利用权力的力量把经济资源用在发展军事工业上。因此在一段时间里,苏联的军事工业发展很快,特别是在核弹、核潜艇、常规潜艇、坦克和重炮等等这些重型武器的发展上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的,和美国的距离越来越接近。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它消耗了大量苏联的经济实力,所以时间一长,经济上的疲态就逐渐显露出来了,而且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经济结构也在不断恶化。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美国弄出了星球大战计划,这个星球大战又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你跟不跟?如果不跟,那可能会拉大差距,那个差距拉大得不是一点点。如果要跟,就要耗费更多的资源。事后表明这个所谓“星球大战”实际上就是一个设想,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花招。但是苏联为了应对这个星球大战而耗费了大量的经济资源,所以后来有人就把把苏联的解体直接和星球大战联系起来。这个说法未免有点简单化了,但是星球大战对苏联经济的拖累是显而易见的。

孙立平:冷战的三重陷阱:军备竞赛、自力更生、选择困境

这是军备竞赛的陷阱,下面我们再说自力更生的陷阱。

我们知道冷战必然会包含遏制和封锁,特别是在高科技上的遏制和封锁。不知道这当中深浅的人可能还会兴奋,说你封锁一段时间,我们什么都有了,我们过去就是在自力更生的情况下搞出了两弹一星。所以有人说美国这次在芯片上对于中国的制裁,恰恰可以使中国的芯片工业迎来一个自力更生的春天。但是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不能用浪漫主义的眼光来看待这个“自力更生”,其实“自力更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件无奈的事情,都是迫于无奈。而且用自力更生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走的弯路要更多,投资要更大,自力更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件事倍功半的事情。

打个比方来说,两个都不会做菜的年轻人结婚了要自己做菜,不用别人教、不用向别人学,完全靠自己摸索最后可能也会做成。但是你知道这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可能要走很多的弯路。而且我们知道哪怕在高端技术上,我们的短板也不是一块、两块。如果每一块都靠自力更生,那么这是一个现实的办法吗?进一步来说,有的问题可以靠自力更生来解决,但是有的问题你很难自力更生。举个例子,就在6月7日美国宣布废除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所谓“网络中立”的法规。一些专家解读说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对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实施断网的权力。而就中国的情况来说,现在像中国移动、联通、网通的网络带宽都是用美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被断网,那么麻烦将会是非常之大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说怎么办?我们能够再搞专门的一套互联网系统吗?如果搞另外的互联网系统,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这是我讲的第二个“自力更生”的陷阱,也就是说我们不要把自力更生想得那么浪漫美好。在这个过程中很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有巨大的资源消耗。

第三个陷阱我把它称之为“选择性陷阱”。这是我自己造出来的一个词,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一种敌对的气氛和环境中,你的选择、你选择的范围可能要大大地缩小。对于有可能发生的冷战,这当中有没有意识形态的因素、有没有体制的因素,人们的看法还是不完全一样的,特别是其中的意识形态因素。我个人的看法是体制的因素当然是明显的,意识形态的因素其实也是存在的。这样的冷战意味着两种不同的体制、两种不同意识形态的对立,或者说是敌对,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情况呢?那就很容易走向偏狭、走向极端。凡是你肯定的,我就要反对。凡是你这样做的,我就那样做。所以这就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选择范围的缩小,走的路会越来越窄。

这就是我讲的关于冷战的三个可能的陷阱,但是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事情已经到这份上了,不这样行吗?问题是,陷阱的含义本身就是两难的状态。你这样不行,那样可能也不行。如果就事论事地说,确实很难找到一种好的办法,那这样就需要我们从更高的层面来思考问题。这就让我想起最近很多人引述的邓小平讲的一句话:“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个头我们当不起,我们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中国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也永远不当头。”这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在这样一种比较严峻的情况下,我们自己一定要有定力,不能够陷入冷战的陷阱,要真正坚持改革开放,在改革开放中化解这一切。好了,今天就讲这么多,谢谢各位!

王国与权力:撼动世界的一份报纸
寻美记
平台垄断:主导21世纪经济的力量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