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谭嗣同,我就跑

2020年7月26日14:10:24如果我是谭嗣同,我就跑已关闭评论

在120年前的戊戌变法中,六君子被害,其中最让人难忘的是谭嗣同,因为与别人不同,谭嗣同是自送虎口。本来他可以跑掉,但是他看到民众昏昏不醒,便想以自己的死唤起民众。所以,在其余五君子的“悲”之外,谭嗣同又多了一个“壮”字。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这,是谭嗣同对赴死抉择的解释。

谭嗣同感动众人的还有一首《绝命诗》:“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有人说,这是梁启超修改后的诗句,与谭嗣同原诗有出入,同时有为康梁辩白之嫌。但是不管怎样,谭嗣同决定以赴死而醒天下,这点是没有异议的。

一个多世纪过去了,该怎样看待谭嗣同的抉择?如果我们当年处于谭嗣同的位置,是赴死还是跑掉?

先不提大无畏的英雄气概,这点我们恐怕无人能及谭嗣同,就说在能跑掉的情况下,跑还是不跑?

如果换了我,我会跑,但是,跑了不是为了不回来,而恰恰是为了“我还要回来”。

很简单的道理:六君子也好,七君子也罢,从清廷的角度看,这些人都是乱臣贼子。按大清律例,他们都应当被斩首,以绝后患。

“敌人”这个词被有些人搞得很复杂。好像还要搞成什么标签才能符合。其实,想要你命的,就都是你的敌人。从要干掉六君子的决定作出时,大清与六君子就成了敌我关系。或者,在清廷看来,他们早就是朝廷的敌人。

敌人和“我们”之间是个什么逻辑关系?尽管谭嗣同就义时,毛泽东只有5岁,但是他后来说的那句话中蕴含的真谛,谭嗣同那样的聪慧人不会不懂:我们的想法得和敌人反着来。就像《白毛女》中喜儿所唱的那样:你要我死,我就偏要活

慈禧当然想要谭嗣同的命。她恨不得有谭嗣同这样想法的人全死干净才好。所以,谭嗣同不该死,而应该活,应该像康有为和梁启超那样,迅速撤离阵地,能跑多远跑多远,先躲开清廷再说。

对于这种选择,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俗人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认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之,双方都不赞成死。

那个时间点,大概认为应该去死的只有谭嗣同一人。也就是说,他想把自己送进虎口,让众人看看,这虎要吃人,很残忍。他想惊醒昏睡的众人。

可是,实际上,在谭嗣同被押赴法场的路上,顶着榆木脑袋的草民们大多对他很愤恨,乱臣贼子,那要比鸡鸣狗盗之徒更可恨十倍百倍。所以才有人对他大骂,向他吐唾沫,扔烂菜叶子。总之,朝廷的指控让这些瓜众觉得,这个身为高干子弟的谭嗣同很可恶,今天砍他的头,是他罪有应得。

如果我是谭嗣同,我就跑

这样的记述让后人看了,直为谭壮士感到不值。为这帮人把自己的命送了,真是可惜!与其为他们挣个清平世界,不如留着自己的脑袋,吃点什么喝点什么不香?

或许有人不服,谭嗣同做得怎么不对?以死醒民嘛。这样说的人,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同胞。世界上的人都爱睡觉,但中国人无疑是睡得最香,最沉的。连远在法兰西的拿破仑都看出来了,中国人轻易不会醒,他们爱做梦,对睡觉有浓厚的兴趣。鲁迅先生算是拿破仑的死对头吧?他就想把中国人唤醒,甚至把愚昧至极的阿Q和华老栓都动员起来了,可是中国人还是睡得很香。

谭嗣同被砍头了,鲁迅累死了,中国人呢,还是吃嘛嘛香。虽然谭嗣同死了一百年多年,鲁迅也故去了八十余载,看看现在的中国人,思辨上的进步依旧寥寥。

中国人有个毛病,你想叫醒他,没准还会落埋怨,说你搅了他的好梦。小品《卖拐》中谁是好人?高秀敏,她劝范伟快走,别让大忽悠坑他的钱,结果范伟急了,说,你这是坑我呢!这时大忽悠乐了,台下观众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为什么?笑的这些人全是中国人的知音。这就是我们的状况。

谭嗣同可以一身正气,气宇轩昂,要让自己的头飞起来,砸醒中国人;让自己的血喷出来,泼醒麻木的同胞。可是,绝大多数同胞依旧是清朝的范伟,他们觉得,你姓谭的在祸害大清朝,就该被问斩,光荣属于朝廷,属于老佛爷,烂菜叶和臭鸡蛋属于你谭嗣同。

所以,谭嗣同应该跑,像梁启超那样躲到日本,不管是东京还是横滨,先吃几块寿司和生鱼片再说,养足精神,筹划将来。吃料理不耽误革命。

当然,历史学者不这么看。我曾不止在一个地方看到这样的观点,认为谭嗣同的死,加速了清廷的垮台。其实,这有点言过其实了,更多是学者的自我揣测,一种类似舞台剧的历史观。谭嗣同的死固然悲壮,但是他的死对清廷也不过是手举刀落的事,并非清廷这座腐宅坍塌的催化剂。

大清腐朽衰败,气数已尽,这是客观现实。有没有谭嗣同的死,它都要完蛋。如果说谭嗣同的死能加速清朝的灭亡,那谭嗣同如果活下来,就不能再为送这个朝廷最后一程出把力,这种催化剂就会弱于引颈向刀?

所以,当初的谭嗣同应该脚底抹油先溜了再说。保存有生力量,这是一切革命者必须谨记的一条。

不过,谭嗣同的浩然正气值得后人敬仰和佩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美国文明三部曲:自由的基因+自由的刻度+自由的阶梯(套装全3册)
中国式医患关系
大法官说了算:美国司法观察笔记(增订版)
年代四部曲 革命的年代+资本的年代+极端的年代+帝国的年代 套装共4册 (见识丛书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