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达:邓小平“三个半外交杰作”的启示

2020年7月25日21:37:30伟达:邓小平“三个半外交杰作”的启示已关闭评论

外交这个事情,乍看比较高大上,其实也属于常识的范畴。简而言之,外交就是在国际上同外国政府和人民,加强平等互利,化解矛盾纠纷。外交要纵横捭阖,逢凶化吉,因为和气生财,合作增产,也就是造福自身前途和世界和平。

有人会说,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为什么强调“美国优先”,而不是平等互利?特朗普的政策比较“矫枉过正”,因为他意识到美国在国际许多方面所受待遇不够“公平”。但如有其他国家,不问青红皂白也盲目“跟风”特朗普的策略,反而会弄巧成拙,害人害己。

我们可把外交分为战略、布局和操作三个层面,但又不止于此,因为在战略、布局、操作等方面再忙活折腾,最后还要看结果,结果最为关键。譬如中国外交界最近在操作层面上的主要争论,就是要继续“韬光养晦”,还是“高调战狼”?

笔者以为,这只是个手段问题,关键要靠实际结果来检验外交操作的合理性和成功与否。到头来你是朋友愈来愈多,生意愈做愈大,地缘发展愈发宽广?还是众多国家对你翻白眼喊制裁,与世界的贸易和人员往来愈发受限,发达和新兴市场相继对你抵制关闭?

作为借鉴,邓小平曾有著名的“三个半外交杰作”,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国家强大、人民富裕、文化复兴,作出过决定性的历史贡献,也对今天依然充满深刻的启示和警醒。这“三个半外交杰作”就是:解决传统经济外援的长期弊病;对美国和西方实行开放合作政策;突破传统意识形态纠缠国家关系的难题;用“一国两制”创举妥善处理香港问题(注:香港算是一半内政,一半外交)。

中国的传统外援,主要对所谓“社会主义兄弟政党和国家”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地区,往往不自量力,劳民伤财。最近还有回忆录甚至披露,海外当年有不少江湖骗子一看有机可乘,竟谎称是什么马列主义党,从中国骗吃骗喝骗钱好多年。邓小平重新出山后,大刀阔斧改革,立即停止对阿尔巴尼亚和越南等的援助,为中国止损。

伟达:邓小平“三个半外交杰作”的启示

对美国和西方开放合作,其实就是向先进文化、现代文明和发达市场开放。这也本是常识级别的事情,在中国却长期逆向而行。邓小平为此坚决拨乱反正,并亲自主导与美国建交,与日本升级合作。邓小平曾犀利地指出:与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发达富裕起来了。一如当今网上的名言:坐在现代家庭的沙发上,四下望去,满目都是美国人民的发明创造,更无须提手机、飞机、汽车等等。

中国1990年代初排除朝鲜的强烈反对,果断与韩国建交,是邓小平主导下突破传统意识形态藩篱,转而以国家利益为上的成功范例。包括1979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时,新加坡领导人提出中国停止支持赞助激进暴力的所谓马共组织。邓小平高瞻远瞩,从善如流,采纳了新加坡的建议,为中国和东南亚关系的提升打下关键基石。

至于妥善解决香港问题的超级难度在哪里?说穿了不就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的差异隔阂吗?把这种隔阂差异看成是民族发展的多元契机,还是颠覆威胁的消极能量?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创造性设想,以及除主权外,其他都可以商量的基本原则,这说明他更着眼于开放和多元,面向未来。

邓小平的外交成就和杰作,这样告诫后人:外交战略要把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放在易于争议对立的意识形态之上;外交布局上要多向先进和发达国家开放看齐互动,不能搞自我孤立和择优淘汰;操作上要注重实效和成果,讲究斡旋和谈判艺术,而绝不能靠斗嘴皮子、怄气或鼓噪办外交;否则必定会自乱阵脚,利益受损,被动失败

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史景迁作品·追寻现代中国:1600—1949
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
思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