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也是国与国之间最远的距离:1799年大清vs美利坚

2020年7月19日17:11:41价值观也是国与国之间最远的距离:1799年大清vs美利坚已关闭评论

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种微妙的错觉。同一时间线下,历史书上的人物们常常会因为不同的历史观念,造就出割裂的人物和隔代的印象。

当历史走到1799年,这一年,中美两国同时失去了他们当时的统治者,其中一位是乾隆皇帝,另一位则是华盛顿。原来,这两个人曾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一个时代的空气,并在同一年去世了 ...... 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他们给人的印象,前者是距离我们很远的古代帝王,后者已是现代政治家,为什么我们会形成这种印象呢?

价值观也是国与国之间最远的距离:1799年大清vs美利坚

两个世界的撞击

乾隆25岁登基,在位长达60年,实际掌握权力六十三年零四个月,是统治中国时间最久、年寿最高的皇帝。在他的统治下,清朝人口数量暴涨,“康乾盛世”步入了巅峰。

虽然后代对乾隆的评价大多是正面的,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乾隆和华盛顿对于历史的贡献,却相差很大。

在同一条时间轴里,乾隆带领中国走向高度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度,统治后期腐败成风,大清王朝由盛转衰,而乾隆帝死后大清朝已经是日薄西山,走向衰亡;反观华盛顿,他领导美国赢得了独立战争,并作为第一任总统,在美国推动实行了共和制,留下的是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美国。

其实不仅仅是美国,就在乾隆为手中的盛世得意之时,西方的一些国家都发生着空前的、划时代的巨大转变,十八世纪的欧洲,产业开始革命,殖民地大量扩张,政治文明也飞速进步,立宪制和代议制也逐步推进。欧洲的变化彻底改变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也把中国远远地抛在了后头。

乾隆三十四年,此时的中国还固守着传统的农业文明,尽管政府鼓励农民们积极开荒,扩大种植面积,开发偏远的地区,农业发展却停滞不前。

而在遥远的英国,瓦特埋头研究,最终改良制造了蒸汽机。

蒸汽机的发明极大地改变了英国人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也标志着机械化大生产的开始。

而英国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源头,它的影响借由科技,向其他国家不断扩散,但中国却错失了一次认识“新世界”的机会......

1792年,以马戛尔尼为首的英国使团访问中国,并在北京受到了乾隆皇帝的接见。在此时经历工业革命的英国,普通平民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日常生活所需的肉蛋奶都能得到满足,来访中国的英国人个个精神饱满,身宽体胖。

当这些西方人怀着马可波罗般对东方古国遍地黄金、人人身着绫罗绸缎的憧憬,而踏上这片异国的土地时,首先让英国人震惊的是中国普通百姓惊人的贫困。张宏杰便在《饥饿的盛世》一书中谈道:“乾隆盛世的出现,有赖于乾隆皇帝最大限度的调动了传统人治明君的所有技术资源。”

马戛尔尼使团的总管约翰·巴罗看到,农舍“大多破烂、肮脏,相当吃惊。大多数人全身真正只有一条衬裤。”中国船夫一天只吃两顿饭,主食包括一点米饭,蔬菜和炒过的葱。英国人常把吃不了的食物送给中国船夫。他们总是千恩万谢,甚至连英国人喝剩下的茶叶,都要过来,煮开接着喝。

当时他们向乾隆提出的最重要的请求就是放宽贸易限制,在舟山附近划取一个小岛,供英国商人居住和储存商品,并在北京建立永久的英国大使馆。

为表现自己的诚意更能打动大清皇帝,使团所有的礼物甚至包括他们乘坐的船只都是精挑细选特意制造的。他们原本以为当他们将蒸汽机、织布机、连发手枪、军舰模型这些礼物进献给清帝国的时候,大清朝臣肯定会因为惊奇而高兴。

但乾隆对礼物并不在意,认为这些都是没有的奇技淫巧罢了,不仅断然拒绝英国人通商的请求,还给英国国王下了一道圣旨,上面写着:“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大概意思就是我天朝上国,地大物博,什么都有,不需要和你通商。

这封信一度被英国许多历史学家作为证明“乾隆在外交事务中傲慢无知”的证据——他认为中国处于世界的中心,拒绝西方技术和工业革命的产物。很多人认为,中国因此错过了一次现代化和对外开放的机会。

面对与其他国家的巨大差距,虽然越来越多的历史文献证明乾隆感受到了来自外部的严重威胁。但事实是——当时中国的物质文化水平根本无力支撑改革,落后的防御无法阻止入侵的脚步,这个时期,中西方的强烈落差已经形成。

作为此次访华的带头人,马戛尔尼就这样评价道:“清政府好比是一艘破烂不堪的头等战舰,它之所以在过去一百五十年中没有沉没,仅仅是由于一班幸运、能干而警觉的军官们的支撑,而她胜过邻船的地方,只在她的体积和外表。但是,一旦一个没有才干的人在甲板上指挥,那就不会再有纪律和安全了。”

“山巅之城”美利坚

到了乾隆三十九年,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了第一枪,并最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最重要的是,华盛顿主持起草了《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文件中明确提出了“主权在民”的民主思想,历数英国压迫北美殖民地人民的条条罪状,说明殖民地人民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拿起武器的,力争独立的合法性和正义性。

而此时的中国,在乾隆的明示和暗示下,官场上下一度把文字狱作为工作重点。而有些文字狱纯粹是望文生义、捕风捉影,甚至莫名其妙,多少文人士子、普通百姓因为文字狱而成为官员邀功请赏的牺牲品。

到了乾隆四十九年,哥伦比亚大学成立,算起来今年哥大已经建校的第235个年头了。

现在的哥大已经成为世界顶级的私立研究性大学,哥大校园里走出了5位美国开国元勋,奥巴马、罗斯福等四位美国总统,34位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是无数优秀中国学子心中理想的求学之地。

而彼时的清王朝,相较于国外教学制度的改革,科举制依旧是选拔人才的主要方式。

科举制考察的多是对孔孟之道的研究和理解,社会思想僵化,固步自封,缺乏改革的活力,这使得中国缺乏能够与西方世界互通有无的人才。本身就已经弊病百出的中国社会也更加难以转型。

乾隆五十三年,第一届美国国会在纽约召开。

乾隆五十四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法国旧的专制观念逐渐被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思想所取代。此刻,从前鼎盛一时的清王朝已经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衰落之路。

当法国街头传来“人人平等”的呼声时,此时在乾隆王朝的大殿里,还在行着“三叩九拜”的礼仪。

同年,华盛顿就任美国总统。

华盛顿连任两届美国总统之后,主动“退位让贤”,还权于民,为美国“民主政治”开了一个好头。根据美国宪法的缔造者麦迪逊的《美国制宪会议记录》 书中记载,华盛顿在卸任后主持了在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他却几乎一言不发,因为他不希望由于自己的权威而影响到任何一方表达观点,但他的威望维持了会议的领导能力,并让代表团能专注于讨论上。

反观乾隆,晚年让位不让权,头顶“太上皇”的称号,迟迟不肯放权,始终牢握着清王朝权力的重心。

美国社会在华盛顿的带领下良性发展,步步攀升,而清王朝却在一步步走向衰败的深渊。

特别是乾隆统治下的最后二十年中,腐败成为了清王朝的重大隐患,管理不善导致的铺张浪费,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削弱了国家的实力,大清自此从极盛走上了中衰。

虽然乾隆皇帝的统治标志着清朝的制高点,并且在当时,中国仍然扮演着18世纪末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重要角色,但这只是封建社会的回光返照。

中西方的巨大落差在19世纪中期的鸦片战争、签署《南京条约》以及19世纪后期的中国改革运动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技术和军事处于领先地位的西方国家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大举扩张,中国主权变得岌岌可危。

哪怕是鸦片战争以后,清王朝依旧还在固守着中央集权的统治秩序,而英美等西方国家,甚至是毗邻中国的日本,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剧烈的社会变革,逐渐转变为现代资本主义工业社会。

综而言之,“乾隆盛世”期间,中国知识界对世界上发生的几件大事,或多或少有些耳闻,但弘历君臣并无意深入了解。及至鸦片战争后,国人才算真正开始关注工业革命、美国独立和法国大革命的历史。

“中国全面落后于西方,肇始于乾隆盛世”,而这一点从乾隆和华盛顿的“脱节”中,便可一窥端倪。

在1799年,乾隆的名声、权力和财富无疑远远大于乔治·华盛顿。可是,随着时间的推演,不同的遗产让他们在历史的天平上获得了新的评价,华盛顿的贡献似乎远大于乾隆。甚至他所传递的价值观,我们至今仍倍感亲切。

华盛顿在两届的任期中设立了影响深远的政策和传统,他为自由留下的是路标,而不是墓碑。200多年来时代、社会飞速发展,没想到200年前制定的宪法依然基本适用。当年美国的“奠基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为何留下的遗产历经几百年依然指导着现代社会?

美国文明的基因可以说是欧洲文明适应当地环境后结出的果实。华盛顿等美国的先驱者带着一套高度成熟的思想,有意识地去创建他们意愿中的文明。究竟是什么样的基因让美国与众不同地保持着长久的活力、自由和繁荣?

美国建国之初虽然有华盛顿等一大批杰出的人物,但仍然需要直面复杂的人性,他们认为任何统治者都可能作恶,因此要严格防范一个坏政府的出现。美国国父们又是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伟大的思想家托克维尔曾说:“美国的民主立足于三大因素——自然、法律和民情——它们一个比一个重要。

这三大因素,正是我们理解美国最关键的钥匙。

为此,先知书店诚意推荐保罗·约翰逊的《美国人的故事》(3册)一书。本书在历史中显现美国的自然、法律与民情,将目光聚焦大塑造美国历史的那些关键人物身上,同时兼顾个人和生活角度,是一份让人耳目一新的美国社会调查。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史景迁作品·追寻现代中国:1600—1949
追寻富强: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1850—1949)
人生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