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孤岛:拯救西柏林的故事

2020年7月12日20:20:00自由的孤岛:拯救西柏林的故事已关闭评论

可能从来没有一个孤岛,如1945年至1989年的西柏林这样具备象征意义。它不仅寄托着无数德国人对于自由的向往,也演绎了西方和苏联贯穿整个冷战期间的的对峙和博弈。

1945年5月纳粹德国无条件向盟军投降后,整个德国被划分为四个区域,由英、美、法、苏四国分区占领。按照《波茨坦协议》,这样的占领会直到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德国政府建立起来。

这其中德国首都柏林的情况极为特殊。整个柏林被包围在苏联占领区内,但是柏林本身却也是分成四部分由盟国占领的。英、美、法治下的西柏林被苏占领区完全包围,所有物资进入西柏林都需要经过苏占区。

自由的孤岛:拯救西柏林的故事

(箭头所指黑色部分即为被包围的西柏林)

随着苏联在东欧各国扶植傀儡政权建立红色阵营野心的显露,曾经并肩作战的西方盟国和苏联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最终随着丘吉尔那篇著名的“铁幕”演说的出炉而趋于破裂,正式宣告两大对立阵营形成,冷战开始。

由于不被西方待见,斯大林谋划扶植傀儡政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就定在柏林。但是西柏林就像一块飞地,嵌在苏联占领区内,这让苏联人如鲠在喉,红色土地岂能容忍自由孤岛?

1948年6月24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苏联悍然采取军事行动,全面封锁了盟军出入西柏林的所有必经之路,扣押所有运送物资车辆,切断了这块飞地和外界的经济联系,这就是第一次柏林危机。为了达到“留地不留人”的险恶用心,苏联甚至切断了西柏林的水、电供应,妄图在短时间内困死居民。

当时拥有250万居民的西柏林所有物资都仰赖外部输入,储备粮食和能源仅能支持一个月,在苏联的淫威下,岌岌可危,人心惶惶。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迅速反应,实力硬刚。仅仅在5天之后,就展开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空中运输行动——柏林空运。6月29日,美国派出第一批飞机奔向西柏林,送去运粮食及各种日用品,随后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甚至南非都派出飞机加入救援行动。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就是当年负责中国“驼峰”运输计划的特纳将军。

在运输高峰期,在从法兰克福起飞机场到西柏林的空中,共有上下重叠的5层飞行路线,每层飞行路线之间的距离,只有500英尺,同时并用。西柏林机场24小时不间断运作,每分钟都有飞机降落。这样的空运奇观一直持续了11个月之久。

最让人感到温馨的是,当年12月,为了让被困的西柏林儿童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美军还发起了“圣诞老人行动计划”,将成千上万的小礼物空投给小朋友。

事后统计,西方盟国为了拯救西柏林,共计进行了278228次飞行,向柏林提供了2326406吨的物资。邪恶的苏联人还一度准备封锁空中航线。美国绝不退缩,甚至派出B29轰炸机护航,这才打消了苏联的计划。盟国同时对苏占区所缺的钢、焦煤及电力等实行反封锁,让物资本来也不宽裕的老毛子也不好过。

道义和实力都不济的斯大林11个月后败下阵来,主动认怂,于1949年5月12日解除封锁。

但苏联并没有死心,为掐灭这个火星,其后又于1958年和1961年发出战争恐吓——也就是第二次、第三次柏林危机,要求英美法撤出西柏林驻军,但是美国不为所动,同样以战争动员作为回应,最终都以苏联认怂结束。

那么,西方盟国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冒着和苏联开战的风险,拯救一块被包围的飞地,有没有必要和意义?

要弄懂西柏林这个自由孤岛存在的意义,我们就要从事后的历史来看。

苏军在攻入德国后,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超过两百万德国东部省份居民在战争中被杀,很大部分死亡发生在难民逃亡中被苏军无差别屠杀。同时苏军建立集中营,有组织屠杀德国战俘,并对数十万德国妇女进行强奸。在东部的哥尼斯堡,红军占领此城时大约有10万名居民,苏军过后只剩2万人存活。而在柏林,仅仅在1945年初夏到秋天,就有11万妇女遭到强奸,占总数的7.4%!而且40%的受害者被多次强奸。1万多妇女死亡或者留下了终身的伤残。

正因为苏军恶名昭彰,所以才会有大部分德国军队在接到投降命令后,争先恐后向英美军队投降,而不愿向苏军投降。其中纳粹著名的外籍军团“维京师”在决定投降后,身处苏占区的他们疯狂奔袭112公里,付出了半数阵亡的代价到达美军占领区,向美军投降!

苏联人战争中残忍,战后也残忍。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300名建筑工人因抗议国营公司领导提高工作定额而不加薪,举行了一次小规模的罢工抗议。就这么一点不起眼的抗议,苏联驻德国军队竟然出动坦克上街镇压,最后酿成55人死亡的惨案。为了纪念这一事件,西德将每年6月17日定为“德国统一日”。

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柏林墙建立前,前后有270万东德人通过西柏林这个悬在魔窟中的“自由之窗”,逃出生天。不仅如此,很多东欧傀儡阵营的人民,如波兰人与捷克斯洛伐克人也将西柏林视为其通往西方的通道,不少人也成功逃出。

东德人口二战结束时占德国总人口70.5%,到柏林墙建立的时候,已经下降到61%。而且逃亡西德的人50%来自知识阶层。

人民不能用嘴表达的时候,一定会用脚来表达。这是什么谎言都不能粉饰的现实。

正是迫于人民用脚投票的压力,恐慌的苏联在指示东德当局于1961年8月13日突击修建了分割东、西柏林的长达167.8公里的“柏林墙”,根本目的不是所谓的“反法西斯渗透”,就是为了阻止人民奔向自由。

可即便如此,每年仍有无数向往自由的东德人冒着被射杀的风险翻越柏林墙。在1961年至1989年的28年中,无数人用自己的生命,为奔向自由增添着血色的记忆。

所以,这就是西柏林存在的意义——它不仅是作为一个两种意识形态对阵的前哨或者堡垒,而且是作为一扇窗,让全世界可以清楚比对不同制度下,同一民族的命运和诉求;也是作为一扇门,为那些在苏联这样的极权压迫下的人民,可以有一点最后的希望和退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捍卫西柏林,不仅是拯救一个自由孤岛上危如累卵的人民,更是回击那些古往今来总在试图用野蛮征服文明的邪恶力量,是捍卫整个世界对于正义和自由的坚持,捍卫每一个生而平等的人类的尊严和价值。

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珍藏版)(中国史和全球史双坐标下,解读乾隆及其时代)
鼎革之际:明清交替史文集
王小波经典作品精选集 2018新版(20周年纪念版)(套装共7册)
切尔诺贝利的祭祷 [The Chernobyl Pr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