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有责任创造就业吗?

2020年4月14日08:43:30政府有责任创造就业吗?已关闭评论

又看了一遍《纸牌屋》。

年轻的议员彼得·罗素在竞选州长。他意气风发的宣布自己推动的法案“……将创造数以千计的工作岗位。”

年老的副总统马修斯却站在他身旁唱反调:“只有一个办法能创造就业岗位。就是减免小公司的税额……其他都是在装点门面。”

比议员罗素更加意气风发的是总统安德伍德,他提出的“全民就业计划”是真正的“大手笔”。他计划通过政府补贴让每一个待业的公民都可以就业:

“我要拿到五千亿美元,给一千万民众工作。”

仅在哥伦比亚特区,安德伍德政府就拨款三十亿,用以“创造”就业机会。

面对着排队等待就业机会的人们,总统慷慨陈词:“……我们也要通过抗争保住自由,工作的自由,体面的活着的自由,希望的自由!”

政府有责任创造就业吗?

看到相关新闻的议长鲍勃却愤怒的喊了一句:“Motherfucker!”

直到二十五岁以后,我才开始学习经济学。(之前听了那么多年的“创造就业机会。”)才渐渐明白任何一个公务员的岗位都是纳税人的税款创造的,而政客“创造”就业机会是近代以来最荒诞的魔术。

这个魔术的代价就是(用虚假的就业机会)浪费纳税人的税款。

米塞斯说:“认为政府开支能够为失业者……创造职业,这纯属无稽之谈。如果政府开支是通过税收或举债获得的,那么他所创造的职业,就和它减少的职业一样多。”-1

美国企业研究所主席亚瑟·C.布鲁克斯则引用了一个更严峻的数据:“根据大多数关于政府部门增长对私营企业影响的经济学研究,政府每增加一个工作岗位会减少1-2.2个工作岗位。”-2

Steve Horwitz 说:“人类史上最好的‘就业计划’就是自由市场和企业家精神。”-3

认为政府能创造就业机会,就像认为企业家可以写小说,马戏团演员可以编程,餐馆大厨可以讲授相对论一样荒诞。

《独立宣言》说: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

《独立宣言》没有说:“为了创造就业机会,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

那么,政府应该创造就业这样的观念为什么会流行起来,直到像今天这样深入人心呢?

回顾传统文化,我们很难找到这样的观点。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的经典中。

带着这个困惑,我看了很多书,其中有一本叫《自由选择》,作者弗里德曼是诺贝尔经济奖的获得者。

(在经济衰退最严重的大萧条时代,罗斯福新政对市场经济采取了一系列干预措施,比如制定最低工资。)当时还出台了一些旨在恢复公众信心的的“临时计划”,比如在工作促进署的指导下创造就业:由贫民环保队调动失业青年改造国家公园和森林。

(“经验表明,某项政府活动一旦启动,就很难停下来;这项活动可能不会“寿终正寝”,却极有可能不断扩大而非逐步废止,不断增加而非削减预算资金。”)

1946年,《就业法案》通过,该法案表明政府在“维持最大限度的就业、生产和购买力”方面负有责任。

另一本叫《美国企业家:三百年传奇商业史》的书也让我看到了人们观念的变化。

在18世纪,联邦政府一度近乎不干涉国家经济。修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当时几乎完全是由私人承包商负责的。一直以来“所有人都始终明白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他们自己必须努力创造财富。政府几乎与财富的创造与分配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当时间走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斯坦利罗斯曼和罗伯特·李希特尔,曾对来自全美最有影响力的二百四十位记者,以及来自主要电视传媒的二百一十六名管理人员,进行了一次全面的问卷调查和研究。这些平面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时代》和《新闻周刊》。他们的研究表明,……在这些媒体精英中,大概有一半人认为政府应该保障人人有工作。

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观念的水位影响着现实的高度,就像凯恩斯所说的:“危险的始终是思想。”

在西方,人们认为政府的角色是守夜人。

在东方,人们认为政府是民众的公仆。

那么问题来了,哪有守夜人或者公仆具备“创造就业”的能力?或者应该承担这样的责任?

也许人们会认为《纸牌屋》里的全民就业计划是疯狂的,但《纸牌屋》所影射的是2011年奥巴马计划耗费四千多亿美元用于创造就业的《美国就业法案》。这些现实中的庞大计划却常常得到一片欢呼声。被视为“该出手时就出手”。

看得见的是创造了一些所谓的就业,看不见的是对纳税人财富的浪费,是对经济的扭曲。这些钱如果留在纳税人手里,完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

术业有专攻。创造就业,一直以来就是企业家的工作,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你摆一个小摊,就是为自己创造了就业,你的小摊生意好了,雇佣了一个人,就是为他人创造了一份就业。

政府要做的,就如歌里唱的:不打扰,是最好的温柔。

政府更擅长的,是强制性的工作。比如治安、司法、国防。让政府创造就业,就像让士兵去搞销售一样,属于扬短避长。

我们每个人都有通过工作去追求个人幸福的自由。

但这份自由,也是个人的责任。每个人都有工作的自由,意思是永远不应该因为一个人的种族、肤色、户籍、性别、信仰、思想……而强制剥夺他工作的机会,意思是一个人在工作中不应该受到黑社会或者朝廷官宦的骚扰。

每个人都有工作的自由,不能解释为每个人都有权要求政府为自己提供工作。政府又不是你爸爸,即使是父亲,也没有责任为儿子提供工作。

赵昱鲲说:“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的幸福是政府的责任,那他就只配被奴役。”

在《纸牌屋》里,年轻的竞选者康威州长说:

“我认为最好的政府,是职权最有限的。这并非是个新的思想,而是个老的。是我党创始人杰斐逊说的。我们需要一个不干扰人民生活的政府。”

“……等我的孩子长大了,我希望我能看着他们的眼睛,告诉他们我曾为你们的未来而战,在我看来,那个未来很明确,就是小政府,减税收,更加自由,保护自由。”

政府有责任创造就业吗?

注:

1-米塞斯《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

2-亚瑟·C.布鲁克斯《通往自由之路:为自由企业制度而辩》。

3-优酷视频: 《政府与它的就业计划》.

原文查看

作者:齐亮  来源:齐亮说

金融的逻辑1:金融何以富民强国(新版)
美国人的故事 全三册
国家的启蒙:日本帝国崛起之源
蒋介石的战略布局(1939-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