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汉奸最起劲的人,终于成了大汉奸

2020年4月9日21:54:43攻击汉奸最起劲的人,终于成了大汉奸已关闭评论

1945年,艰难的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开始惩办汉奸。抓捕的汉奸中,有一个曾任汪伪中常委、组织部长、内政部长和浙江省长。此人便是梅思平。次年9月14日,梅思平被枪决。时年50。

抗战期间,中国出了多少汉奸呢?一种说法是200万,一种说法是300万。不论哪一个数字更准确,都令人瞠目——假设全国2000个县,相当于每个县出了1000多汉奸。国民政府审判的汉奸有3万多,处死的有369个。梅思平就是369个之一。罪大恶极,自不用说。

不过,让人感慨的,倒不是梅思平做了大汉奸,而是他的早年,攻击汉奸曾是他的拿手好戏;也因为攻击汉奸最起劲,为他获得了最初的名声,积累了最初的人脉。如果只看早年,他就是一个坚定的、大无畏的爱国青年。

攻击汉奸最起劲的人,终于成了大汉奸

话题得从五四运动说起。话说一战结束后,中国虽没真正出兵,却因加入同盟国而成了胜利者。

但是,为一战善后的巴黎和会,却将中国人作为胜利者的光荣一扫而光,代之以挥之不去的沮丧——中国原指望趁机收回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日本却提出,应由他们继承。

消息传到国内,举国哗然,遂引发了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

5月3日晚,北京大学的一帮学生紧急策划,次日,集合游行。其时,学生们挥舞一面白布大旗,旗上书有一联:

卖国求荣,早知曹瞒遗种碑无字

倾心媚外,不期章惇余孽死有头

边款是“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遗臭千古。北京学界同挽。”曹汝霖时任交通总长,与外交及巴黎和会并无关系,但因他一向亲日,使得他和驻日公使章宗祥一起,成为学生眼中最理想的出气筒。

斯时,民族情绪如坐过山车,从举国狂欢跌落到举国悲愤。这种民族情绪必须有一个出气筒作渲泄工具,至于出气筒是真汉奸还是被强加的伪汉奸都不重要,也没有人打算去认真辩识了。

北京大学的学生领袖中,有一个就是梅思平。游行时,有人忽然提出“找曹汝霖算帐去”。游行组织者之一的傅斯年不同意,他说,为什么不按计划进行?一旦群情激奋到了曹宅,出了意外,我负不了这个责任。

但傅斯年的理智在众人狂热之下无济于事,游行队伍很快到了赵家楼胡同曹汝霖宅第。学生们撞开门,到处找曹汝霖,曹汝霖躲藏到隐秘的厢子间才得以幸免。

恰好在曹家的章宗祥就没这么幸运了,他被学生们从锅炉房拖出来,一顿暴打。学生们打了人还不过瘾,又找来煤油纵火,把曹家的一排西式楼房烧成废墟。

有一种说法是,第一个点火烧房子的,就是梅思平。

五四运动一方面迫使北洋政府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另一方面,对梅思平个人来说,赢得了爱国主义者和青年领袖的美誉。他放火烧赵家楼,显是犯罪行为,但由于涂抹上了爱国和惩罚汉奸的油彩,自然没人找他算法律帐。

假如梅思平此时就挂了,那么,他给历史的印象就是爱国青年。然而,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就像诗中说的那样: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依凭五四运动积攒的名声,梅思平在彼时政坛相当活跃:他先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做编辑,后到中央大学当教授,再出任模范县江宁县县长,继之升任督察专员、保安司令、中央法制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

不过,很显然,有着远大政治理想的梅思平并不满足于这些小职务,他还需要更上一层楼、两层楼。

机会终于来临。日本全面侵华后,汪精卫频频与日方接触,梅思平便是秘使之一。他和高宗武一起,与日方代表缔结了日华防共协定和中国承认满洲国等协议,后来略加修改,成为日本与汪精卫交易的密约。

当汪精卫投靠日本人时,梅思平也追随而去。以后,梅思平果然如愿以偿出任要职,过上了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可惜,那只是日本人用刺刀扶植起来的傀儡政权。

从爱国青年到大汉奸,从指斥别人为汉奸到自作汉奸,梅思平的教训说明,如果爱国只是口炮,那嗓门大的人最爱国;如果爱国只是表演,那指责汉奸最严厉的人最爱国。

不过,一旦要用攻击他人来表达或表演自己爱国,就像要用他人的鲜血来发誓一样,一定是荒诞的,也是靠不住的。

梅思平这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其实也并不令人特别惊讶。对极端利已主义者而言,爱国也好,卖国也罢;不过都是一门生意,一门奇货可居的政治生意。只要有可观的利润,转换一下角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特别好玩儿的是,被枪决前,梅思平给他女儿写了封遗书,遗书告诫他女儿:努力读书,忠贞报国。

卖国的汉奸教育女儿忠贞报国,你说这是幽默呢还是荒唐呢?这也不禁让人想到,在汪伪草台班子身任要职后,梅思平经常发表演讲,每每痛批重庆的蒋中正是卖国的大汉奸。

也就是说,这个货真价实的汉奸自我定位为爱国者后,坚定不遗地把攻击别人为汉奸的表演,秀到了掉脑袋的前夜。

原文查看

作者:聂作平  来源:聂作平的黑纸白字

刑法格言的展开(第3版)(全新增订)
断裂的阶梯:不平等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政治是什么?
法槌十七声:西方名案沉思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