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告诉我们,打假还得靠市场

2020年4月6日22:19:11「瑞幸」告诉我们,打假还得靠市场已关闭评论

4月2日,瑞幸自曝“伪造交易22亿”,消息一出,只用了几个小时,它的股价从26.2美元到5美元,跌幅达80%。

这一事情在网上掀起了诸多讨论,有人把它上升到民族的高度,赞扬瑞幸是民族英雄,割了资本主义的韭菜。我能理解他们把民族情感看的比较重,但我认为:无论是哪里人,首先都得是人,既然是人就都应该遵守基本的伦理。瑞幸财务作假、伪造交易,欺骗股民,这属于欺诈。无论怎么样,我们不应该去颂扬欺诈。

瑞幸公司股价暴跌的「幕后推手」是一家叫做「浑水」的公司。浑水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做空的公司。所谓做空,简单地说就是先借来股票,卖出换来现金,等到股票下跌时,再买回股票还回去,赚取中间的差价。所以,股票跌,做空者就有的赚。

「瑞幸」告诉我们,打假还得靠市场

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叫卡森·布洛克,他把目光专注于「中概股」身上。布洛克为了做空瑞幸,派出了92个全职和1418个兼职调查员,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工作量。瑞幸分布在全国53座城市,浑水调查了其中38个;全国4507家门店,浑水调查了981个,并且全程录像。为了保证证据真实可信,只要录像中断了10分钟以上,这一整天十多个小时的数据都不纳入数据分析中——46%的录像,都作废了。浑水保留了11260小时的门店录像、25843张购物小票、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

可见,浑水公司为了得到一份做空瑞幸的报告,花费的成本不可谓不大。当然做空之后,浑水公司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浑水公司先后做空过的公司有:辉山乳业、中国高速频道、东方纸业等,可谓是中概股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稍有不慎,就会被打得头破血流。

当然,浑水公司也有做空失败的例子,他对安踏的做空就以失败告终。他从对安踏发布的第一篇做空报告开始,在之后的三个月里,安踏的股价不仅没跌,反而上涨了37.5%。因为安踏用实实在在的销售数据打了他的脸。

有人说,浑水这样的公司是流氓企业,不事生产,专门挑刺,搞的上市公司人心惶惶。这样说其实不对,正是因为有像浑水这样的公司存在,才使得真正有实力的公司胜出,而那些弄虚作假的公司会被淘汰。

要我说,浑水这样的公司越多越好,让那些弄虚作假的公司无处可藏。

做空公司始终是一把利剑,悬挂在上市公司的头上,当它们想要财务造假的时候,这把利剑随时可能掉落,砸得它们头破血流。

我国的A股市场是不能直接做空的,只能通过期权和融券进行间接做空,而且有诸多限制。做空机制的缺乏,其实是监督机制的缺乏。

我们不能指望政府部门的监管,那毕竟是有限的;只有引入做空机制,做空公司在利润的趋势下,才会拼尽全力、尽其所能对那些弄虚作假的企业进行调查。唯有这样,那些只利用概念资本炒作、财务作假的公司才会无处可遁,才可避免一批批的股民被割韭菜。

在各行各业,都存在着像做空公司这样类似的公司。它们看上去不事生产,却对市场来说不可或缺。它们有助于市场中优质企业胜出,让那些劣质企业被淘汰。

比如:在消费品领域的第三方检测机构「优恪网」;在电子产品领域的视频评测网站ZEALER网;还有我们经常在电视看到关于汽车试驾、碰撞测试的第三方机构。虽然它们也有可能出错,但只要有激烈的竞争存在,那些信誉良好、技术精湛的测评机构就会胜出。

我们习惯于在市场中出现某些问题的时候,呼吁政府管一管;其实,市场虽不完美,但只要放松管制,市场总是会给你惊喜,比如「打假」这件事,市场就会做的更好。

原文查看

作者:华仔  编辑:齐亮  来源:齐亮说

金融的逻辑2:通往自由之路(新版)
看见
暴力与反暴力: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政治
美国文明观察(套装共4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