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英雄是可敬的,期待别人成为英雄是可耻的

2020年4月2日22:03:32孙立平:英雄是可敬的,期待别人成为英雄是可耻的已关闭评论

又是西昌,又是大火,又是消防队员,又是英雄的赞歌。

每当在这样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我不敢去想,那些鲜活的生命,在人生的尽头,他们脑海里的思维活动是什么?在这样的英灵面前,我们说什么才不是一种冒犯?我不敢去想,他们的亲人在听到噩耗的时候,甚至是直到现在,内心经历的是怎样的煎熬?面对他们,我们说点什么,才算得体?

我去看了看自媒体上的那些留言。当然还有崇敬,当然还有感动,这都是人之常情。但和往次相比,冷静的声音开始多了起来,人们开始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又是同样的场景,为什么又是这么多消防队员的牺牲?

孙立平:英雄是可敬的,期待别人成为英雄是可耻的

我们这代人,是在英雄主义教育中长大的。我们从小就崇拜英雄,甚至有时会幼稚地yy自己成为英雄。

不错,英雄是可敬的。更冷静一点说,英雄也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元素,一个环节。在面对强大外敌入侵的时候,在面对来自大自然不可抗力造成的灾难的时候,有人挺身而出,有人舍生取义,以个人的牺牲换来整体或他人的平安,他们是可歌可泣是,是令人敬重的。有时,英雄的行为也激发了人们内心的正义感,由此,人类的精神世界变得更加丰富。试想,如果缺少了英雄这个元素,多少经典的文学作品将根本就无从诞生?

但是,后来长大了,见识的事情多了,才明白,其实世界上的事情并非完全那么简单。世界上有很多无奈,有很多迫不得已。有的时候,其实,是因为社会中的安排出了纰漏,甚至是人为的失误,才造就了需要英雄的场景。天津港爆炸,是天灾吗?是不可抗力吗?可也是牺牲了上百位的消防官兵或消防人员啊。还有我们那位老乡李文亮呢。他们是英雄吗?当然是。但社会表彰他们的时候,真的会心安理得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英雄有时是社会纰漏的代价。而宣传英雄,有时候可以理解为,是在呼唤有人要为补救那些失误而做出牺牲。所以,当我看到本来应负责任的人慷慨激昂地号召人们学习英雄的时候,当看到他们对英雄的家属进行并非有意义的慰问的时候,脑海里真如无数的某种动物奔腾而过。

由此就想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好的社会?一个安排尽量周密,能够按部就班做事,很少需要英雄,较少存在需要英雄行为来补救漏洞的社会才是一个好社会。一个社会,不可能完全不需要英雄,不可能完全不存在需要英雄行为补救的漏洞,但我们愿意这样的场景越少越好。英雄的出现是基于无奈,而不是基于感动人的一种造就。

还可以进一步说的是,虽然英雄是可敬的,但期待别人成为英雄是可耻的。“呼吸着英雄的气息前进,我们浑身便会充满力量”,这是我刚才看到的一句话。据说,这句话是一位哲人说的,还作为名言偶尔被引用。现在再看这句话,真想说,混蛋,你tmd怎么不去当英雄?还tmd的呼吸英雄的气息,还充满力量!

其实,我们就是一群动物,群体性地在这个地球上生活。让我们的社会按部就班地运行,让我们的生活安排得更周密一些,尽量别让需要英雄来弥补漏洞的场景和机会出现。我们需要感动,我们需要激发正义。但我们愿意这样的情感来源,更多地来自“儿子的咖啡馆”里那样的温馨,而不是来自需要别人用生命去换的荡气回肠。

所以,当我们在向英雄致敬的时候,心里一定要同时默念,需要牺牲的英雄越少越好。

原文查看

作者:孙立平  来源:孙立平社会观察

天下·法边馀墨(精装版)
慈悲与玫瑰
经济学的思维方式
社会因何要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