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美国抗疫三个最重要的悬念

2020年3月26日13:33:06孙立平:美国抗疫三个最重要的悬念已关闭评论

关于美国的疫情,两个最主要的态势是:第一,美国50个州现在已经全部沦陷。第二,3月13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者意味着,美国在这场疫情中已经不能独善其身。后者意味着,美国国家机器已经开动,动员整个国家的力量向病毒宣战。

不能不承认,在当今的世界上,美国的一举一动,包括这次对疫情的应对,还是最令人关注的事情之一。在疫情爆发的初期阶段,美国的态度有点漫不经心,至少在表面上给人们的印象是如此。而现在,这个庞然大物已经觉醒。这对这场人类与病毒战争的结果,甚至对疫后整个世界的走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的看法是,关键是要看对下面三个最重要的悬念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第一,美国现在的动员能力究竟如何?对疫情的应对是否有效?第二,非常时期需要的权力集中,会不会在长远的意义上对美国的权力结构产生影响?即人们担心的,会不会出现极权化的趋势?第三,疫情会对美国经济造成沉重的打击,从而引发美国的经济衰退甚至金融危机吗?

孙立平:美国抗疫三个最重要的悬念

下面我们就一个一个地来看看这三个问题可能演变的结果。

第一、美国的国家动员能力

在防疫中,任何一个国家都面临着对社会资源进行动员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国家为平时正常生活做的那些安排,都不足以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的挑战。中国在经历早期的延误之后,能迅速地控制住疫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短时间内,迅速而有效地动员了整个社会的资源。而中国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人们都将其归结为特有的体制因素与文化。

在这样的对比之下,美国的动员能力会是怎么样的,就成为人们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美国的体制与中国完全不同,中国在社会动员上的体制因素,美国有相当一部分都不具备。我们知道,美国政府直接掌握的资源很有限,甚至其能够进行动员的权力都受到很大的限制;美国的企业和机构,绝大多数都是属于私人的,是按照市场机制运作的,并没有听命于政府的义务,不能像中国那样,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美国不但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而且也没有能深入到整个社会的、严格按照政府意志运作的组织系统。所有这些,都不得不使人对美国的国家动员能力产生怀疑。

但许多了解美国社会运作机制的人则强调了事情的另一面。他们用战时的例子说明,美国的国家动员能力并不像它表面上表明的那么弱,它的动员机制一旦发动起来,效率是非常惊人的。他们举例说,二战期间,美国最快的时候一个星期就可建造一艘航母。从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引发太平洋战争算起,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美国共建成下水的航母147艘;生产的各种飞机32.4万架(这个数字,我看到时一直不敢相信,查找多处信息来源,就是这个数字)。从这里可以看出,它在战争这种特殊时期动员社会资源的能力有多强。这与其平时那种松懈散漫的形象形成鲜明对照。

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实现一个散漫的社会向一种有效的动员状态的转变。其中的机制就是紧急状态的实施。有人查了一下有关文件,紧急状态的实施,使得特朗普拥有了至少136项平时没有的紧急权力,包括生产方式调控、向国外派兵、实行国内戒严、管制企业运营等,甚至可以使用一些极端性武器等等。这种动员机制的形成,保证了美国这个国家在特殊时期可以作为一个整体来行动。

在这当中要解决的最实质性的问题主要有三个:第一,以总统为核心的行政权力,可以暂时摆脱议会甚至一些法律的制约,减少扯皮,摆脱钳制,大大提高行政效率。第二,增强了联邦政府在州的层面进行协调的能力。当然,这种协调有相当一部分是以提供援助的方式进行的。这对于克服联邦制的软肋,统筹全国的资源,无疑是非常重要的。第三,将国家意志楔入到私营企业和市场运作中去,由此,可以形成一种强大而灵活的战时生产体系。

所以,需要密切关注下面两点:第一,在非战争状态的疫情期间,美国这样一个在市场机制上运作、政府权力相对有限的国家,其动员能力能达到什么程度,是通过何种方式来解决动员问题的。第二,这种动员对疫情的防控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其对其他国家的抗疫会有什么样的启示。

第二、集权或极权的可能性

很多人都知道有一篇文章叫《 10个简单步骤建立法西斯美国》,作者是沃尔夫。

这篇文章针对的是911之后小布什政府的所作所为。文章认为,小布什政府在911之后所做的,就是在摧毁民主自由制度,而走向法西斯的道路。文章指出,从民主自由走向法西斯,经过十个简单的步骤就可以了。首先是出现或制造出一个可怕的敌人,使人们相信自己在受到威胁,从而使人们愿意接受对自由的限制。接着,就可以建立一个法外的监禁系统以及一系列的控制机制。最后,就是废除法治,形成一种无所不能,不受制约的权力。

应当说,上面这篇文章表达的是很多美国人的一个顽固的心结,害怕权力的扩张与做大,害怕自由收到损害或限制。所以,很多人内心里有一种担心,这种紧急状态所强化的总统的权力,会不会导致一种集权体制的到来?

当然,对防疫来说,这会带来效率:(1)500亿美元资金,不够还可追加。(2)所有美国居民检测及治疗上全部免费。(3)一周内全美四大具有药房的连锁店建立停车场开车通过就可检测的站点。(4)对于无法自行去检测点检查的人提供上门检测服务。(5)几大检测机构通力合作加大测试力度和速度。(6)谷歌牵头1700名软件工程师建立一个专用网站。(7)采取多种措施解决医护人员不足和隔离床位不够问题。(8)解决患病治疗或因照顾家人不能上班而没有收入、低收入家庭无力应对疫情、学生还贷款压力等问题。(9)推出100项措施,保护经济。

但人们担心的是,这样一种效率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获得的。一篇文章描述了下面这样一种情景:美国体制进入到由上至下的集权运作模式——白宫召开工作会,沃尔玛、Target、CVS、Walgreen等大型相关企业高管悉数出席。要知道这里边有相当一部分人原本是铁杆儿的反川派。但在国家紧急状态下,也得听命于特朗普的整体部署。接下来特朗普就宣布美国将在一周内提供140万个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并在下个月内总共提供500万个检测试剂盒。甚至有人说,美国的这种实施紧急状态的机制使特朗普瞬间从一个狂人成为了超人。

这样一些做法,与我们通常所说的举国体制有某些相像之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行政系统的权力,尤其是总统的权力,无疑是明显扩大了,甚至是突破了正常时期的边界。正因为如此,人们有一种担忧:在紧急状态期间的这些做法,会不会过分强化总统的权力?会不会导致集权或极权化的倾向?尤其是考虑到特朗普专断和任性的性格,一些人不能不有这样的担忧。

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在这里我想强调两点。第一,要把实行紧急状态时的情形与平时的情形区别开,这是两回事。第二,由于美国社会制度的特点,由于实行紧急状态而导致在基本制度层面发生改变的可能性不大。人们应当关心的是,这次疫情和防疫,在其他的层面对美国尤其是美国政治可能会产生的影响,如两党之间的关系、大选的结果,甚至美国与盟友之间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演变等。这里尤其需要观察的是,其紧急状态中的动员能力和动员机制会不会留下某种沉淀?如果留下某些沉淀,这种沉淀的意义何在?

第三、美国是否会因疫情进入经济衰退阶段

这也是人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下面将我看到的专家们的观点,做一些综合和概括。

1、新冠病毒的蔓延和冲击使得中国和全球的经济都遭遇到重大挑战。有专家认为,这次疫情对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冲击都是非常巨大的,其程度已经大大超过疫情最初时人们的预料。而且,可以预期,这种影响会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有学者认为,其影响最长可能会到疫苗研制成功,并大量生产,普遍注射为止。特朗普也承认,新冠疫情的影响可能要持续到7、8月份甚至更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更警告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全球经济会衰退——可能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但也有专家稍微乐观一下,美联储前经济学家、白宫前经济顾问施奈尔认为,同2008年经济危机所持续的时间相比,本次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将是短期的。

2、美国发生衰退的可能性有多大?2008年的经济衰退又要重演了吗?对于这个问题,即使在美国经济学家内部,也有激烈争论。总起来说,悲观的观点占据上风。首先要明确的是,经济衰退的标准是什么?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定义中,全球经济增速低于2.5%就算是衰退。彭博经济已经将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内发生衰退的概率提升到53%。所以有人认为,新冠肺炎对美国经济的伤害会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为严重。但乐观的人士认为,当前的情况与2008年完全不同,不可以相提并论。他们的判断是,疫情将会让美国迎来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负增长”,但随后会带来一段时间的强劲增长。

3、如果衰退发生,这种衰退会不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比如像大萧条或金融危机的发生?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和世界金融市场的表现,尤其是在美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的表现,加剧了人们的这种担忧。实际上,在决定是否实施紧急状态时美国政府和智囊团是有过犹豫的,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怕打击市场的信心。而现在,这个迹象已经非常清楚,国际金融市场向下巨大幅度跌落。有人认为,这个跌落是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在某些时段,有些跌落的程度,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时期。但对此也有不同观点,他们认为,2008年的经济危机是由金融系统内部因素引发的,而这次的经济衰退是由外部因素引发的。

4、防止金融危机的发生是重点。实际上,尽管大家都在谈论可能的经济危机,但具体一点说,如何看待经济衰退与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人们的看法并不是很一致,强调的重点或逻辑顺序也不见相同。许成钢教授认为,美联储已经向市场提供了15000亿美元的基础货币,要比现在中国中央银行放出来的5500亿人民币高出不止10倍。但这不是像有些人误解的那样,单纯是为了救股市,或者经济增长。这些做法更主要是为了避免金融危机。如果发生了金融危机,那就不光是中小企业,而是所有企业、整个经济都将遇到巨大困难。但是如果能够预防金融危机,那么所有企业、整个经济都会从中得到好处。这与2008年时的情况是非常不一样的。

5、要关注疫情与防疫对供应链、产业链的影响。这一点在中国已经首先体现出来,即一些企业由原来的有工无人做,到订单减少无工可复。徐洪才教授就认为,在这次疫情中,原有的供应链受到严重冲击,有的甚至中断。有的企业无法买到原料,有的企业无法卖出产品,原有的订单有的取消,有的不能正常交货,正常的分工秩序开始混乱。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表示,全球供应链混乱正冲击着绝大多数美国制造业部门。据美国《哈佛商业评论》报道,对于大多数美国公司而言,其拥有的库存只能匹配2~5周的生产。一旦部件的供应中断时间超出这一范围,则不得不停产。最近,特朗普已经宣布启动启动国防生产法案,其供应链和产业链的优先原则,会发生明显变化。

6、这一次经济的前景依赖于疫苗。与以往历次的经济衰退不同,这一次可能发生或正在发生的经济衰退,是直接由疫情导致的灾害型经济衰退。虽然从经济本身说,这次的经济衰退有经济周期的背景,但直接的原因是来自疫情的冲击。而且,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持续的时间究竟有多长,在很大程度上都要取决于疫情本身。而从疫情来看,专家越来越一致的看法是,我们没办法消灭病毒,特别是在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病毒在全球的大流行恐怕是不可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取得的任何对病毒的胜利,都是阶段性的或暂时性的。这就意味着,疫苗决定着未来,决定着经济的走向。在这方面,我们还是相信,奇迹可能随时出现。

原文查看

作者:孙立平  来源:孙立平社会观察

黄仁宇全集(第二版 套装全15册)
市场的逻辑
经济学的思维方式
刑法学讲义(火爆全网,罗翔讲刑法,通俗有趣,900万人学到上头,收获生活中的法律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