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宁:经不起推敲的阴谋论,为何总能大行其道?

2020年3月24日19:16:58房宁:经不起推敲的阴谋论,为何总能大行其道?已关闭评论

【导读】作为人类社会古已有之的一种话语传播手段,“阴谋论”一直广有市场。尽管我们所处的世界的面相是复杂多变的,但由于种种原因,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完全理解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因此,当社会出现危机或国家面临问题时,大众经常会倾向于接受那种听上去头头是道,然而实则幼稚简单的解释,阴谋论就恰好符合这一特点。而且,从社会心理层面来讲,阴谋论又为那些遭遇失意或逆境的人们,提供了宣泄愤懑情绪的阀门和掩饰自身问题的借口,因而很容易俘获人心。另外,有些精英人群也把“阴谋论”作为煽动民意和操纵舆论的工具,或对其加以利用,或对其不闻不问,这也在客观上助推了“阴谋论”的传播。对于大众而言,理解“阴谋论”的生发机制,其意义不亚于一场思想启蒙,因为这关乎整个社会的生态和前途,连带着也就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阴谋以及阴谋论是人们经常提及的话题。在现实社会生活中,阴谋是存在的,但用阴谋论来解释社会现象和社会进程,在多数情况下则是不成立的。

何为阴谋论?

所谓阴谋论,如阴谋论者所认为的那样:某些社会现象、社会进程是为背后的一个“阴谋”所控制的,即某个小集团制造的特色机制影响甚至控制了大的社会进程。

一般来说,阴谋论有两个特征:首先,社会是被某些秘而不宣的因素所控制的。社会科学理论是对社会现象的主流解释,而阴谋论则认为社会现象背后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秘而不宣的力量和机制,它们并不为现代社会科学所认识并决定着社会进程。换言之,阴谋论往往对社会科学通行理论或观点不以为然,喜欢标新立异。

其次,阴谋论实际上是在强调单一机制对社会系统的控制。以在欧洲曾一度十分流行的反犹主义为例,“二战”前德国纳粹党人认为,世界的不平等、不公正现象是犹太人造成的,一个犹太人的小集团控制了整个世界。因此,他们提出要消灭这个种族,从根本上消除世界的灾难。这是一种十分典型的阴谋论。

房宁:经不起推敲的阴谋论,为何总能大行其道?

阴谋论何以长盛不衰?

反犹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思潮,都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但即使这样,阴谋论总是长盛不衰的。这种社会现象,可以从认知规律和社会心理两个角度来理解。

从认知角度看,阴谋论总是倾向于将复杂事物进行简单化的解释,只要是事物超出了人们已有的认知范围,就可以一言以蔽之“阴谋”,用阴谋来解释一切认识不了或令人困惑的现象。世界复杂多变,重大的社会现象与历史进程背后的原因通常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但问题人群中的大多数人是不具备专门知识和科学思维能力的,一个简单的、单一性的解释是最容易让他们接受和“理解”的。不幸的是,还有一个规律,即在各种简单化的解释中那个最简单的解释,往往是最容易被接受和最受欢迎的。所以,当有人说他能让人们“把吃出来的病再吃回去”的时候,很多人便趋之若鹜了。

所谓的科学思维,主要是指人群中少部分人所具有的那种认识事物潜在前提的认知倾向和能力,也就是俗话说的“有脑子”。而阴谋论之所以流行,其认知方面的关键因素要人为地设置一个前提,一旦人们接受这个前提,进入其预设逻辑,就会被其中环环相扣的推论所俘虏。阴谋论总是封闭性的循环论证,无论对其前提和细节都不能反诘和追问。一旦进入阴谋论设定的逻辑体系,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阴谋论之所以不正确往往是因为其逻辑前提是片面的或不正确的,它为论证其目的而舍去了其他相关因素与前提,把认识狭窄化、筒视化。而这又正好符合了大众认知特性,不具备科学思维能力的人的认知特点正是不容易意识到每个事物都包含的潜在前提。

现代选举运动,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这种大众认知心理现象的产物。选举,一人一票,从理论上说是个人意志的自由表达,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不存在现代选举运动了。现代的选举运动是建立在个人的意志和表达是可以操纵的前提上的。如果真的是个人意志的自由表达,而公众意识又是不能被影响的,个人行为是不能被控制的,那么现代选举中巨大的资金投入、大规模的竞选运动岂不是在浪费?现代选举本质上是一种政治营销,和商业营销的原理是一样的,就是把“产品”推销给“消费者”。而之所以可以“推销”,就是因为只要手段得当,超过受众的阈值,受众就必然接受。根据西方政治心理学的研究,一般认为具有独立判断能力、行为不易受到外来影响的选民不会超过全体选民的四分之一。

因为多数人不具备科学思维能力,大众易于接受简单化的认识,所以阴谋论将会永远存在。

关于阴谋论,还可以从社会心理的角度来加以认识。如果说,大众认知心理的状况为阴谋论提供了认识论的可能性,大众的社会心理则为阴谋论提供了动力和需求。

阴谋论是满足社会情绪宣泄的一种社会需求。人们在生活中总会碰到不如意,特别是普罗大众、社会下层群众。当他们有不如意、不满的时候,就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他们要找到导致不如意的原因。寻找的方向有两个:一是自我归因,一是社会归因。不如意越多、越经常化的人群,易于归因于他人和社会。也就是说,它们需要找到自己以外的原因,干脆说要找到一个“敌人”。迁怒他人,正好可以把自己从内心里解脱出来。阴谋论,是满足这种大众心理需求的好材料。

从历史上看,当社会问题增多、社会不满情绪增长的时候,往往也是阴谋论盛行的时候。20世纪30年代世界性大萧条就曾为反犹主义提供了动力。而当社会稳定发展的时候,经济状况良好、人群关系融洽、社会情绪乐观的时候,阴谋论则会处于相对的低潮,甚至暂时销声匿迹。

阴谋论是精英人士的阴谋?

阴谋论的流行看似是大众的问题,与大众的认知能力、社会意识有关,但制造或者说阐述阴谋论的人恐怕多数是社会的精英人士,即具有制造思想能力的人和拥有一定话语权的人。

阴谋论对于社会的精英和大众都是一把双刃剑。对于具备一定专业知识,认知能力超过于社会平均水平的精英阶层来说,阴谋论可以说是一种嘲弄。作为专业人士及其阶层其立足点之一是其专业与职业,而现代科学知识又是其专业与职业的基础。阴谋论超越专业与科学知识,普罗大众一听就懂,专业与科学知识被束之高阁,专业人士尴尬失语。但在尴尬之余,我们常常会发现,精英阶层往往对阴谋论保持缄默,表现出很大程度的“宽容”。难道说这是精英阶层应有的风度和气质吗?未必。这里恐怕也要陷入另外一个“阴谋论”:尽管精英阶层会因为无法提供正确合理的解释以破解阴谋论而感到尴尬,但无须讳言,阴谋论也是影响和控制大众的一种手段,而且比那些十分费劲的科学理论、合理解释更廉价、更有效。如果能够利用阴谋论影响和操纵舆论,精英阶层又何乐而不为呢?

对于大众阶层而言,阴谋论一方面适合其认知能力和水平,又能宣泄情绪,自然可以从中获得满足乃至狂欢。另一方面,阴谋论当然也是对大众的愚弄。不用科学和教育满足大众的认知和心理的需求,而用阴谋论的方式为其提供娱乐,不仅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终究还是一种愚弄。

阴谋论抑或成为社会思潮

现在人们在议论2008年以来遍及世界的金融危机是西方某些“金融大鳄”的阴谋所致。虽不能冠之“阴谋论”,但还是有些偏颇。当今世界金融体系,无论是汇市、股市乃至期货、期权市场,其规模之庞大、运行之复杂,都不是任何一个政府、资本集团乃至国际组织所能控制的。在世界金融市场上肯定有各种各样的阴谋,但这并构不成“阴谋论”,即单一集团、单个的阴谋掌控整体进程。相反小集团倒会为大进程所左右。小集团在制造“阴谋”的同时,更要顺应“大势”,即要通过利用综合因素达到自身目的。这样一来,“阴谋”也就成了“阳谋”。

阴谋可以成为某种社会思潮的推动力量,但不是全部。如果一种思潮是靠阴谋推动的,恐怕很难算得上“思潮”,至少算不上大的社会思潮。观察历史上的社会运动,法西斯主义思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建立在反犹主义阴谋论的基础上,但并不是全部,法西斯主义有更广阔和深厚的社会基础。现在西方也有不少人在制造关于中国的“阴谋论”, 如中国的贸易、产品、技术、投资等等都有阴谋,也许这会推动某些反华的社会思潮。但这些阴谋论,更多地是在煽动社会舆论,而真正与中国打交道的是那些企业与政府,它们可不能拿阴谋论及其舆论自欺欺人了,跟中国该怎办还得怎办。阴谋论也许需要代入到一定的社会情境之中,才能助长某些社会思潮的进程。

原文查看

作者:房宁,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  来源:经济学原理

我们台湾这些年(套装共2册)
寻美记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1、2套装)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