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翔:在自恋中攀登仇恨的高峰

2020年3月18日13:02:26罗翔:在自恋中攀登仇恨的高峰已关闭评论

五仁月饼好吃,还是蛋黄月饼好吃?

国产片好看,还是美国片好看?

北大好,还是清华棒?

在网络上,只要你放置两组看似对立的观点,人们很快就会站队。

一开始只是温和的断言:

“五仁月饼好”

“我喜欢吃蛋黄月饼”

......

但很快语言就会变得激烈,剑拔弩张,一言不合,立马开撕。

“当然是国产片好”

“美国片比国产片好一百倍”

“美狗才看好莱坞”

“土鳖才看国产片”

......

“北大好”

“清华好”

“北大的月亮都比清华圆”

“呸!清华的狗都比北大的人有学问”

......

如果有人超然一点,很可能会受到两派共同的指责。

“没在清北读过书,别说话。”

“没人把你当哑巴,滚”

人的本性喜好拉帮结派,互拉仇恨,其中的根源在于人的自恋。

罗翔:在自恋中攀登仇恨的高峰

当生命中缺乏一个终极的敬仰对象,人就不可避免地会把自己置于生命中最重要的地位,形成无法抑制的自恋。自恋让人总是自觉优越:或是出生的优越、种族的优越、或是智力的优越、知识的优越,或是财富的优越,阶层的优越、或是地域的优越,口音的优越、甚至是道德的优越、宗教的优越。正是这种自我的优越感使得人类冲突不断。无论是儒家的华夷之辨,满清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本质上都是人类自恋的产物。

自恋让人很容易发现并放大他人的问题,但却很少会反思自己也犯着相同的问题。“为什麽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我们很容易记起近代史的屈辱与伤害,但很少愿意思考我们曾经对外族,甚至是同胞犯下的同样罪过。

自恋让人充满着对他人的利用,所有的人际交往都只是在满足自我的需要。如果他人不再有利用价值,人的爱也就会消失殆尽。人的天性是忘恩负义的,我们很容易记住对他人的恩惠,却很容易忘记他人对自己的恩情。

自恋让人缺乏安全感。人知道自己的有限,无法主宰未来,但自恋让人靠不断的自我提升来对抗对未来的焦虑。但是,不断的自我成功,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不安全感,以及对同类更深的敌意。人们总是在贪图虚名,互相嫉妒。在人的眼中,每个人都是他潜在的竞争对象,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正是自恋,让人与人之间,充满着仇恨。仇恨带来恐惧,恐惧又带来更多的仇恨。

恐惧让人选择结盟,盟友都是具有相同优越感的人,比如共同的出生,共同的种族,共同的国别。“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盟友在对抗其他群体中,获得了短暂的安全,并让优越感得以强化,通过对敌人的同仇敌忾深化了盟友的自我优越感。

然而,这种安全极不稳定。一方面,结盟会让群体的冲突加大,产生更大的仇恨;另一方面,人自恋与仇恨的天性也会在盟友内部形成新的派别,新的冲突,新的仇恨。一个仇恨异族的人,也一定会在本族中分门别类,造成争端,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习惯拉帮结派,彼此为敌。

仇恨是爱的缺失,是一种无望的虚空,唯有真正的爱可以填满这种虚空。我们这个民族习惯了仇恨,每天电视中充斥的抗日剧,宫廷剧,不断强化着这个民族对外对内的仇恨意识。人们根本不知何为“爱”。我们从小被教导的就是“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人所定义的“爱”与仇恨只是一线之隔,“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爱”在很多时候,成为了放纵、堕落与伤害的遮羞布。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贫穷就是爱的缺乏。一个缺乏爱的人生活在自私自利的地狱中,而一个充满爱的人却生活在天堂里。

因为自恋,我们一贫如洗。

只有真正的爱才能让人走出自恋。

但这并不容易,因为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知道和做到。

爱不是爱抽象的概念,而是爱具体的人,不是爱“人类”,而是爱“人”。有许多伟大的知识分子都非常爱人类,但他们却很难爱真正具体的人。有一个叫卢梭的人,曾经写过《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据说他一想到人类的苦难就会伤心落泪。但他却把自己的四个孩子送往孤儿院。他太忙了,忙着爱人类,而没有时间去爱具体的人。

爱人类,不爱具体的人,是很多文人的通病。人类是抽象的,并无具体的对象,无需投入真心,收放自如,还可以为自己赢得道德上的优越感,但具体的人总是有那么多的问题,总是那么的不可爱的。爱是要付出代价,恒久忍耐的。当年,弘一法师李叔同抛弃妻女,在虎跑寺出家为僧,他的日本妻子抱着女儿到虎跑寺找他,弘一法师拒而不见,大雨滂沱中,这位日本女子抱着年幼的孩子痛哭,对李叔同说“你有爱天下人的大爱,唯独没有对我们母女的爱。”是的,真正的爱永远是对具体个人的爱。

有趣的是,在生活中的很多环节,我们好像都会碰到一些“对头”。在学校中总有人和你不对付,在单位里也有人老和你唱对台戏。这往往让我们非常生气。但在某种意义上,这正是环境在训练我们的爱心,因为真正的爱从来都是对不可爱之人的爱。

可爱之人,人皆爱之,这种爱不过是自恋的一种表现形式。你欣赏他人的可爱之处,你不过是把对自己的爱投放在了他人的身上。然而,只有当你在不可爱之人中看到值得爱的地方,你才能慢慢地走出自恋。

有时看到别人对我的批评,尤其是无理的指责,我也非常生气。但这个时候总有声音在提醒我,批评可以戳破人自恋的幻像,给人虚荣的气球放放气,让人不至飘到无边的高处。在坚实的地面中,人才能有真实的生活。

走出自恋,走出仇恨,成为一个真正富裕的人。

原文查看

作者:罗翔,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来源:《圆圈正义》

中国的现实与超现实:一个历史学家的先见之明
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美国文明三部曲:自由的基因+自由的刻度+自由的阶梯(套装全3册)
沈志华:冷战五书(套装共5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