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许多人相信阴谋论?

2020年3月18日09:12:14为什么会有许多人相信阴谋论?已关闭评论

“阴谋论”古今中外皆有。所谓阴谋论,简而言之就是一种以“我愿意相信”为心理基础的迷信。这种迷信所植根的土壤,往往具备信息获取不充分、逻辑常识欠缺、无力理解事物的复杂性等特征。

广泛流传于中文世界的阴谋论,无论是本土出产,还是外部泊入,均大体符合上述特征。

比如,发端于海外的“共济会幕后操纵世界”之说,能够在中文世界广泛流传开来,主要依赖如下几个途径:

(1)著有《货币战争》丛书的宋鸿兵撰文称共济会“掌握全球经济命脉”,是统治世界的“幕后黑手”。

(2)何新写过两部号称“披露共济会真相”的《统治世界》,何在书中称共济会是西方各国的“影子政府”,策划了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等重大事件。

(3)丹·布朗《达·芬奇密码》等悬疑小说对共济会阴谋的演绎。

共济会的源头,可以追溯到14世纪的秘密石匠行会,石匠们秘密结社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工资、维护自身的权益。后来,这个组织渐渐褪去了石匠色彩,在17世纪末18世纪初演变为以“博爱、真实、救济”为原则的民间联谊组织。因为有许多名流会员,且保留了石匠行会时期的手势、暗语,共济会很容易给外界造成一种神秘色彩,“共济会秘密操纵世界”的谣言,也就很自然地出现在了18世纪晚期。比如,1797年,苏格兰人John Robiso宣称,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的背后有共济会在操纵。1799年,又有美国神父Jedidiah Morse宣称“共济会已经与美国体制结构彻底捆绑在一起了,他们并不准备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

为什么会有许多人相信阴谋论?

这些荒诞不经的说法,可以很容易地被史料证伪。因为共济会的历史档案,如今已几乎全部公开。在英国的共济会总会图书馆,可以方便地查阅总会和地方会所的会议备忘录、会所名录、会员名单、会员注册信息等档案,以及年历、古代训诫等文献。哈佛大学、牛津大学也将各自所藏的共济会档案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发布在公共图书系统,供人免费阅读。可惜的是,许多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局限在《货币战争》之流,于是乎就顺理成章掉进了阴谋论的陷阱。

今天的共济会,虽然拥有数百万会员,但本质上只是一个非常松散的联合体,总部无法控制命令分会,分会也无法强制会员采取统一行动。要成为它的会员也很容易,比如它的分会之一“美生会”的申请条件,不过是“年龄在二十岁以上之男性”、“相信神的存生”、“二名美生会员的介绍”而已。

与“共济会幕后操纵世界”之说相似的,还有一个“罗斯柴尔德家族操纵世界”的阴谋论。它在中文世界的泛滥,同样源于宋鸿兵的《货币战争》一书。书中称,以罗斯柴尔德家族为首的“国际银行家”,自拿破仑时代以来,操纵世界200多年,为了集聚财富,他们不惜策划了两次世界大战,制造经济危机、石油危机……

这些说法,不过是在重复希特勒当年的无稽之谈。1921年,希特勒在纳粹党杂志上撰文,指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控制亲社会主义运动媒体的几大犹太资本家之一”;1922年,希特勒两次在演讲中攻击罗斯柴尔德家族,说他们通过贷款来支持战争和革命,达到掠夺人民的目的。纳粹还通过歌剧、展览、电影等,不断向德国人强化罗斯柴尔德家族意图控制欧洲金融、商业的“阴谋”。电影《顽固的犹太人》中,纳粹宣称欧洲、美国已被一群犹太银行家控制,这伙“恶势力”的代表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美联储的传言,也出自这部电影。

对希特勒来说,真相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操纵世界”这个阴谋论,可以很有效地煽动起德国人的反犹情绪。

“罗斯福故意放任日本袭击珍珠港”也是一个经久不衰的阴谋论。这种论调认为:罗斯福事前掌握了日本要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但他选择按兵不动,因为美国当时的反战力量很强大,罗斯福希望以珍珠港为代价,换取对日开战的民意。

相信这个阴谋论的人,不但对情报部门的运作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也缺乏最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美国情报专家罗伯塔·沃尔斯泰特(Roberta Wohlstetter),在她1962年出版的《珍珠港:警告与决策》一书中,如此解释为何罗斯福政府没能准确判断日军对珍珠港的袭击:

事后看迹象总是清楚的。……我们现在能看出它当时预示着什么样的灾难,因为灾难已经发生,但在事发之前迹象总是模糊不清,有各种互相矛盾的理解……总之,我们未能预见到珍珠港事件,不是因为缺乏有关资料,而是因为无关资料太多了。

具体而言就是:从1941的1月到12月,美国各情报机构不断获得与珍珠港相关的信息,但同时也不断获得更多的非珍珠港方面的信息。这些海量的信息是杂糅在一起的。要从海量情报资料中,将并不算多的、与珍珠港袭击相关的讯息识别出来,认识到它们的重要性,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阴谋论者恰恰在这个地方犯下了逻辑错误——在日本袭击珍珠港已成事实之后,他们很轻易地从情报资料中找出了与珍珠港相关的那一小部分,然后就推论得出了“罗斯福故意放任日本袭击珍珠港”的结论。

相似的逻辑错误,也让这些人坚信另一个神话——“池步洲破译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密电,但美国人的傲慢使他们与这一重要情报失之交臂”

池步洲破译的是一份日本外务省致日本驻美全权大事野村吉三郎的密电,密电中提到:(1)立即烧毁各种密码电报本,只留一种普通密码本,同时烧毁一切机密文件;(2)尽可能通知有关存款人转存于中立国家银行;(3)帝国政府决定照御前会议采取断然行动情报。

然而,这份密电美国军方同样掌握。日本外务省的A型密码、B型密码早已被美方破译,日本外务省的密电没有什么是美军不知道的。真正的关键不在情报破译,而在情报分析。白宫每天都会收到大量有关日本的情报。包括日本外务省同驻美外交人员的联络电报、日本驻檀香山领事发回国内的密电、监视日本军舰动向的信息,以及美国外交官从东京发回的消息。这些情报亦真亦假,甚至相互矛盾,其中既有关于珍珠港的,也有关于菲律宾、关岛、巴拿马的——有关菲律宾的最多,涉及珍珠港的最少。要从这海量的情报中,分析判断出日军究竟会往哪里行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池步洲提供的日本外务省的密电,远不足以解决这种情报分析上的困难。

所有的阴谋论,都在致力于为它的受众提供一种最为简单的答案,使他们可以用自己极有限的知识,去快捷地解释那些复杂现象。前面提到的“罗斯福故意放任日本袭击珍珠港”之说,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该阴谋论出炉的过程,可以说是极其地简单粗暴——已知:(1)日本袭击了珍珠港;(2)美国情报机构有获取到与袭击珍珠港有关的资料;(3)罗斯福正受到反战舆论的困扰。所以:罗斯福故意按兵不动,让日本人成功袭击了珍珠港。这种将专业知识拒之门外(情报系统的运作难点,除了情报破译,还有情报分析)的推理模式,省去了受众搜集资料与逻辑论证的环节,很自然地广受懒于思考者的欢迎,阴谋论也就随之大行其道。

类似的阴谋论,还有“美国人登月是一个骗局,目的是制造击败苏联的假象,掩盖阿波罗计划耗资巨大而无结果的困境”、“中情局制造并传播艾滋病毒,目的是消灭同性恋和非洲裔美国人”、“世卫组织在发展中国家推广疫苗,目的是对这些国家实行生育控制,进行秘密的人口灭绝”……

此外,受众对阴谋论的接受,也是有偏好的。法国学者让·布鲁诺·勒纳尔(Jean-Bruno Renand)发现,依据民调,有51%的美国人认为肯尼迪谋杀案背后存在着某种未被揭示的阴谋;36%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政府任由“911恐怖袭击案”发生,但只有6%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宇航员没有登陆月球。具体的调查方式或许存在可议之处,但这种结果上的差异,显示的正式受众对阴谋论的一种偏好:这些受众天然地不信任政府,所以更容易在肯尼迪遇刺事件和911恐怖袭击案中,接受对政府不利的阴谋论;而丰沛的民族情感,则使得“美国人登月是一个骗局”这种阴谋论在美国人当中难有市场——相对应的,勒纳尔说,“许多俄罗斯人相信这种认为美国人在月球登陆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的阴谋论”。(参见:让-布鲁诺·勒纳尔/著、贺慧玲/译,《信奉阴谋论的原因》,《第欧根尼》2016年第2期。)

一个人是否相信阴谋论,也与他所处的年龄阶段有直接关系。勒纳尔发现,在法国,年龄越大的人,就越对阴谋论不感兴趣。2008年,法国的一家民调公司做了一项调查,发现有11%的法国人相信“美国自己策划了911恐怖袭击”这个阴谋论。下图是这些相信者的年龄分布:

为什么会有许多人相信阴谋论?

这种年龄分布,大体可以解释为:一个人年龄越小,对真实世界的了解越少,对社会真实运作逻辑的理解越肤浅,就越容易相信阴谋论。不过,年龄的大小,并非影响对真实世界了解程度的唯一因素,前文提及的希特勒与纳粹对犹太人的污名化,也会影响德国人对真实世界的认知,进而使得“罗斯柴尔德家族操纵世界”这一阴谋论获得更多人的认同。

遗憾的是,消灭阴谋论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对阴谋论的制造者而言,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没有人相信阴谋论,而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了,阴谋论就已经获得了成功,真相就已经发生了萎缩。

正因为消灭阴谋论是不可能的,充分地获取信息,与用正确的逻辑去思考论证,才显得尤为可贵。

原文查看

作者:林隋  来源:短史记-腾讯新闻

胡适文集 精装版(套装共7册)
刑法格言的展开(第3版)(全新增订)
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蒋介石的战略布局(1939-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