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两千多年间的“三起三落”

2020年3月16日15:49:29中日关系两千多年间的“三起三落”已关闭评论

2019年即将过去的前夕,世界著名的中国与亚洲问题研究专家傅高义先生访问日本,我去拜访了他。

傅高义先生是美国哈佛大学的终身教授,已经89岁。老先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来到中国,研究中国社会和中国历史,写过《邓小平时代》。他研究日本,写过《日本第一》。傅高义先生是哈佛东亚研究中心的第二任主任,会讲很棒的中文与日文,被公认为“世界第一号”的汉学家和中日问题专家。

最近,他又写了一本新书,叫《中国和日本:1500年的交流史》。一位自认是中日两国共同朋友的美国人,痛心于两国之间不断激化的矛盾,希望能化解彼此的误会与敌意,用新的、建设性的视角看待中日之间的历史。为此,他花了七年时间,参考了无数资料,完成了这本600多页的巨著。

我对傅高义先生的访谈,是从他的这本新书开始的。

傅高义先生认为,中日关系,首先是相互学习取长补短的关系,其次是力量博弈的关系。

中日关系两千多年间的“三起三落”

中日关系变化的第一波,是六七世纪日本向中国派遣遣隋使和遣唐使。那个时候,中国是世界上最强盛、最发达的国家,长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日本为了向中国学习,派遣了许多使者和留学生前往中国,不少留学生长时间逗留中国,学会了中文、学会了中国的政治与社会制度,也学会了城市规划。所以,日本开始有了文字,开始建设历史上第一座都城奈良。所以,中国是日本的文化之母。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一直在日本之上,日本对中国文化表现出无限的敬仰,对中国采取了朝贡的政策。

但是到了晚清时期,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明治维新之后强大起来的日本海军几乎全灭了中国北洋水师,随后签订的《马关条约》,使得堂堂大清帝国被迫向日本赔款割地,中日关系发生了历史性颠覆,长达千年之久的“中国为上,日本为下”的格局出现了颠倒——日本占据在中国上峰。这是中日关系变化的第二波。

但是,傅高义先生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即使中国蒙受了丧权辱国的耻辱,但是居然向日本派遣了大批官费和自费的留学生到日本留学。也就是说,晚清时期,中国掀起了一股向日本学习热。从孙中山开始,李大钊、周恩来、康有为、梁启超、蔡鍔、蒋介石、秋瑾、鲁迅、郁达夫、徐志摩等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几乎都留学日本,总数达到数万人。中国近代的教育制度以及纺织等产业,基本上就是拷贝copy) 了日本的。近代大量日本造的汉语词汇被传到中国,丰富了现代汉语的宝库。

这是中国第一个向日本学习时期。

中国第二个向日本学习时期,是在20世纪80年代前后的改革开放时期。“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该如何重建经济与社会秩序?1978年,邓小平访问了日本。

傅高义先生说,在中国与日本2200年的交往历史中,邓小平是第一个踏上日本国土的中国领导人,也是第一个拜会日本天皇的人。邓小平说,尽管有20世纪那段不幸的历史,但是两国有过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他愿意向前看,使两国走向世代友好的未来。邓小平的话,让日本人大受感动,他们知道日本的侵略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的灾难,他们发誓决不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因此日本上下也非常想表达他们的歉意,伸出友谊之手。

邓小平在福田赳夫首相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说了 一句话,这次访问日本的其中一个目的,是像徐福一样来寻找“仙草”。邓小平所说的“仙草”,就是日本实现现代化的秘密。

邓小平访日时,日本几乎家家都有了电视机。 他搭乘了从东京驶往京都的新干线列车,感受了现代化列车的快速。他在松下电器参观时,看到了彩色电视机,还看到了传真机和微波设备。在日产汽车公司参观时,第一次看到了机器人。邓小平听到工厂介绍说,一个工人一年平均可以生产94辆汽车时,说了一句话:“这要比我们长春汽车厂多出93辆,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

回国之后,邓小平就主持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日本也开始向中国提供政府开发援助ODA)资金,中国开始了新一波学习日本热。

傅高义先生认为,中日关系发生第三波变化, 是在2008年前后。这个时刻,一方面是中国经过30年的发展,国家综合实力与经济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北京奥运会与上海世博会的相继举行,使得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热情异常高涨,中华民族又一次屹立东方的意识十分强烈。而在这一时刻,日本社会产生了很强的焦虑感,因为日本的GDP即将被中国超越,明治维新以来的“亚洲第一” “世界第二”的宝座即将被中国夺取。特别是2010年,中国GDP总额首超日本,让日本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失落感。在中国人重新获得“中国在上,日本在下”的快感的时候,日本采取了一个极端的政治行动,就是把钓鱼岛“国有化”,于是两国进入了长达8年的对抗对峙局面,甚至面临擦枪走火的局面。

好在经过这几年的对峙,双方逐渐适应,并逐渐平静了下来,关系开始出现改善。而且,因为中国经济岀现了滑坡,中国的企业家们开始关注日本当年如何走出泡沫经济崩溃的困境的经验,如何实现企业的转型创新的做法,开始出现了新一波向日本学习的景象。

傅高义先生最后认为,中日关系在两千多年间的“三起三落”,根本的问题是,没有处理好如何做“邻居”的关系。因此,他认为,既然中日两国是谁也搬不离的“永远邻居”,那么双方就应该学习和研究如何做“好邻居”的方式方法,而不是以自己的“力量”追求“谁上谁下”的从属格局。

我觉得,傅高义先生的一席话,给中日两国构建新关系,提供了一把钥匙。

结束对傅高义先生的访谈,刚好也是这一本新书结稿的时间。回想过去几年,在中日关系最为困难的时候,自己一直通过讲演、电视节目的出演、喜马拉雅“静说日本”节目,也通过微信公众号“静说日本”,呼吁两国冷静面对历史悬案,构建新时代新型关系,获得了不少的掌声,也获得了不少的骂声。好在大家已经多了一份对于国家强大的自信,也多了一份冷静观察日本之心,逐渐地能够客观看待中日两国的关系,能够客观地看待日本这个国家。我想,傅高义先生的愿景,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因为中日两国几千年的交流历史,证实了这么一个真理:和则双赢,斗则两败。

2019101日,我有幸作为“国庆观礼嘉宾”, 受邀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和阅兵式。当十几万人一起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我流下了热泪。我们的祖国,这70年走得曲折多难,却又创造了人类伟大的辉煌!

也许因为我们发展得太快,有一些过程被疏忽, 有一些文化被过滤,有一些秩序没能建立,有些困难我们还没经历过,接下来的10年、20年,中国将会进入一个“修补期”,通过对社会与经济、文化的修补,来完善整个国家发展的机制,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最坚实的基础。而在这个修补过程中,我们需要找到一些可以参考学习的榜样与范例,邻居日本,改革开放比我们早了近100年,社会发展比我们早了几十年,他们的一些经验教训,是值得我们虚心学习的。

中国进入了新时代,日本也从“平成”走进了“令和”时代,摒弃一些旧有的观念,以新时代的新思路来看待中日新关系,两国会找到做“好邻居”的新方式新方法。我们需要以一种真正开放的心态与包容的心理,实现与日本的新融合新合作,助推中国走向成熟发展!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把这几年关于日本的讲演记录稿整理成书,奉献给大家参考,是有价值的。

感恩华文出版社,为了增进中日两国的相互理解与合作,我们一直携手同行!(徐静波2020年元旦于东京)

图书详情

原文查看

作者:徐静波  来源:《日本如何转型创新—徐静波讲演录》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The Last Empire: The Final Days of the Soviet Unio]
法治:良法与善治
国家的启蒙:日本帝国崛起之源
中国式医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