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孩子们吃大锅药,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2020年3月3日09:47:00逼孩子们吃大锅药,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已关闭评论

疫情当头,又出荒唐。

继大理州下辖的大理市“征用”其它省市从境外采购运经该市的口罩,该市相关负责人遭到严厉问责之后,近日舆论又曝出云南临沧市中小学、幼儿园要求学生——孩子们统一服用“大锅药”,甚至有学校还要上传处方、购药证明、服药照片和视频为证的事件。一时间,医院、药店排起了长队。

目前,临沧市教育体育局已经发文制止了这一行为,并且表示“深表歉意,深刻检讨”。

综合目前的报道,事件的进展逻辑大体上是:临沧市教体局倡导服药——部分县区“要求所有学生都要服用”——学校、幼儿园进一步机械化、教条化,要求必须服用才能入学。

因而当临沧市教体局面对舆情时,“自愿服用”“并未强制”就成为了一个解释理由。面对事实,各有各的解释角度,这可以理解,但源头在兹,无可辩驳。

因此,此事恐非道歉、检讨就能了结,还必须有调查、问责跟进。因为,治理不等于试错——当然更不是试药。

逼孩子们吃大锅药,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一种显然违背常识的荒唐行为出自相关部门的“倡导”,这个部门的负责人是否具备相当的履职能力,这是一个合理发问。

从最善意的角度说,外界舆论所最为担心的,是服用“大锅药”会产生什么后果。尤其是,服药者数以万计,而且还都是孩子。

“大锅药”,请恕寡陋,这个名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相信大部分人亦复如是。

人们大多都听说过“天灸”,有孩子的朋友们也会定期带孩子去打疫苗,“大锅药”大体上就是某种在经验意义上“被认为”(注意这个用词)具有预防功效的时节性、临时性中药方剂。

我们目前无法获知临沧的“大锅药”的完整药方——在实质性影响的问题上,其实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但一般而言,“大锅药”的用材,一般都药性温和,经历过时间和经验的检验,不会有太大的副作用,无非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一类,饮之无妨,饮后无用。

舆论平台上有医学专业人士已经指出,开药是需要执业医师资格的。不过这也不是问题的重点,常理推断,临沧市的“大锅药”药方必定出自医师之手,并且,医师也很可能只是照抄了一个传统方剂。

没有任何医生可以给几万人开同一种药。

其实在1月底,云南宾川县已经采取了向群众发放“大锅药”的行为,把两者联系起来,可以获得一个印象,那就是在西南地区集体使用“大锅药”也许并不是一种反常行为。

也即是说,孤陋是真正的孤陋。

地方政府相信中医(包括少数民族医药),这一点不算坏事,然而在实际行动上,他们把中医的几个核心原则——整体观、治未病和辨证论治对立了起来。

疫情当头,希望人民健康、减少聚集风险的出发点是对的,但仅仅注重预防(治未病),而不考虑特殊性( 辨证论治),当然也就谈不上个体内部协调(整体观),这是对中医的滥用,结果可能适得其反,既不利于人民健康,事实上也贬低了中医。

中医正在经历着现代化的挑战,自身也在不断适应,从经验医学到循证医学的过渡,是一个正在发生的过程,但局部地区以权力为后盾对中医的滥加发挥,事实上危及了这一科学化进程。

传统社会里,也常有“施药”现象。一种情况是有良心的大夫、医药行业人士救济贫困,相当于义诊;另一种情况是疾病流行,个别富裕人家或者富户联合、行业联合以及政府出资,向病人免费赠药。

不过这两者不能划等号。一是“施药”是赠药,在临沧,许多人是排队购买;二是“施药”是针对一定范围的病患的,在临沧,有病无病一律同吃一种药;三是“施药”是社会行为,予取自由,而在临沧,事情演化为疫情条件下“复工复学”的一个怪异现象,“倡导”抵达学校,就变成了必须吃药才能入学。

我们不怀疑临沧市教体局的善意,同时我们也不相信善意一定导致好的结果。善意可能造成权力越界,可能造成个人专制,可能造成劳民伤财,也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他们应该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其一,无病吃药,不可“倡导”,这不是对人民群众负责任的态度。

教体局可以倡导五讲四美,可以倡导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但不能倡导人人吃药。“张三得病,李四吃药”早已成为我们概括制度漏洞、惯性荒唐的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这应该是基本的理智。

其二,虽曰自愿,但行政权力传导链条的机械性、教条性,他们应该早有体会。也就是说,传导到学校、幼儿园这一层面,强制性的荒谬现象必然产生,这应该在手握权力者的预期当中。诚实点说,如果对这一点都没有预期,那么他们是不合格的。

一些基层单位除了让家长上传证据之外,还要填写“有没有不良反应”,证明这一行为的荒谬性是能够被一般的理智感知的。

其三,不能拿人民群众最在乎的事情——入学,来绑架他们自由的范围,否则就没有规矩可言了。

严重点说,这跟拿着枪让别人去干他不愿意干的事没有区别。人民群众极端在乎的事项还有很多,如果一一被绑架,那就没有人能生活在一个可以称为“生活”的环境里了。我们不想怀疑其中有什么商业利益纠缠,但此风一长,则权力的公共性也成为疑问。

其四,仍然希望,地方行政部门可以冷静而清晰地了解自己的角色职责。“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大原则,在这个大原则之下有一个大框架,这个框架其实已经告诉他们,权力是用来为人民群众服务的,而不是热血冲顶,丧失理智。

原文查看

作者: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亲历切尔诺贝利:揭开核灾难真相,直面生命的恐惧与勇敢
中国的内战 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
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第三帝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