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留守儿童守着去世多天的空巢老人,是谁的悲剧?

2020年2月27日10:29:025岁留守儿童守着去世多天的空巢老人,是谁的悲剧?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难以想象,一个5岁的孩子是如何只身一人面对一个人的亡故的,又是如何熬过这么多天无人问津的孤独的。没有人在身边安慰,也没有人照顾衣食住行,或许,家里还剩下一些零食可以充饥,成了孩子延续生命的唯一元素。

据志愿者讲述,孩子在爷爷去世之后还给爷爷盖上了被子。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在这个寂静得可怕的城市,一个孩子独守着一具尸体,空旷的房间,并且遵守着那句“不要外出,外边有病毒”的教诲,直到有人敲响了寂静已久的大门。

一场瘟疫,不知道拆散了多少个家庭,造成多少的悲剧。一场瘟疫,以一种狰狞而无情的方式解开了社会伤疤下面久久不能愈合的深层问题:我们还有多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在演绎中国特色的家庭悲剧?

5岁留守儿童守着去世多天的空巢老人,是谁的悲剧?

值得关注的是,“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的组合,已经成为农村家庭和城市外出务工者家庭的标准配备。据统计,截至2017年,我国有2.8亿农民工,由于大城市实行严格的户籍制度,农村的孩子很难享受到城里的义务教育,这造就了6100万留守儿童大军。一半以上的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照顾,隔代照料已成为主要抚养方式。有人或许会认为,留守儿童的存在可以缓解空巢老人的孤独,但事实上,这组关系造成的结果可能是“互相伤害”。

人口老龄化和流动人口数量的大量增加,使得农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面临的问题日益突出。在城市,由于全国各地区发展不平衡,外出务工人员和农村农民工一起成为当今中国流动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他们生在一处,介于固守且僵化的户籍制度,而无法带着孩子一起去他几十年贡献了青春和力气与智慧的城市学习生活。他们的父母还在远方的家,而只能把孩子留在老人身边。每年过节,淹没在春运大潮中。瘟疫来临,我们才深刻体会到春运不仅仅是我国交通运载量的强大和人流量的庞大,更体会到了治理瘟疫的难度。那么,为何不想着把“春运”缩到最小,减少社会资源浪费,不去酝酿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相依为命的社会现状呢?

调查数据显示,65%的空巢老人的主要养老方式首先仍然是来自子女的资助。但近年来,在大家庭的解体、家庭观念的淡薄等的现实冲击下,“家庭养老”面临挑战,呈弱化趋势。由于空巢老人身边无子女,缺乏精神慰藉,易犯孤独、抑郁、恐惶、情感饥饿等精神疾患为表现特征的“空巢综合症”。调查也显示,与子女在旁陪伴的老人相比,空巢老人的幸福感与安全感偏低。同样,大多数的留守儿童也都存在心理问题。由于父母常年在外,聚少离多,且留守儿童正处于特殊阶段,此时父母不在身边,缺乏感情依托,留守儿童极易受外界因素影响,引发诸多问题。

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虽是两个不同群体,但归根究底,他们缺失的是同一代人,衔接人的缺位直接造成社会群体结构的不稳定。改革开放后,为加快国家经济建设需要,先后批准成立对外经济特区窗口以及众多沿海延边开放城市,让一些地方一些人先富起来。在改革开放思想大潮下,无数寻求机会,追逐梦想的人,远离父母和孩子来这里闯荡一番,这是在经济政策和特定背景的情形下,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慢慢形成的一个历史基调。

城乡收入差距日渐扩大的事实本质,还是让无数农民工坚定选择外出,从而直接让居家养老为主的养老模式成为泡影,也造成无数孩子心理上的童年阴影。一个困扰普遍在外拼搏打工者的话题就是春运难回,票难买,家难回,让很多有机会和父母孩子团聚的在外游子痛心不已。

进入到2020年,我国将要建成全面小康社会,打赢一场涉及全民族的脱贫攻坚战。当我们沉浸在脱贫摘帽的喜悦中,沉浸在人均GDP超10000美元的时候,我们是否愿意回过头来关心一下,那些在飞速发展的中国,贡献了几代人的廉价劳动力而却未能享受到应有的福利的农民工和城市底层外出劳动者?

是因为资源不足吗?中国几十年的计划经济,曾经所有的资源都是国家分配,人口流动少,资源配置固定。然而,进入到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人口流动已经成为现实,创造和积累资源的人早已经是来自五湖四海,户籍制度为何还要因循守旧?难道他们创造的资源真的不足以维持子女就地入学吗?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取消现行的不合理的户籍制度,充分考虑人文关怀,然而决策者总是以各种理由通过所谓的渐进式改革来搪塞。现行户籍制度造成成千上万个留守儿童。由于农村基础教育的真空,留守儿童得不到因该有的基础教育,由此而带来严重的城乡两极分化问题以及农村落后的恶性循环。作为进城务工人员,如果是常住人口,其子女理应可以获得稳定的入城就地上学的权利,父母为城市发展付出了劳动,缴纳了赋税,而却在随迁子女入学上面大门紧闭,这是一个温情包容的和谐社会吗?这是文明社会的应有表现吗?

今天的中国,不应忘记那些从在年轻时代为国家经济腾飞付出青春,而如今垂垂老矣的人们。到2020年,我国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也就是一半的老年人要面临独居和空巢状态。大部分的老年人,已经退出劳动力市场,也并非市场的主流消费群体。这就导致空巢老人长期处于边缘化地带,他们面对的更大挑战是孤独。而孤独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上的打击,更是在空旷无人的房间里去世,而无人知晓的悲剧。

今天的中国,同时最不该忘记6100万留守儿童的牺牲,他们的父母辈,爷爷辈撑起了“中国奇迹”,却留给他们空白荒凉的童年,他们被时代所抛弃、被父母所在的城市拒之门外,被普遍的中产阶级刻意忽略,他们长大了,却因为扭曲的成长轨迹而游走在犯罪的边缘,成为社会的悲剧。

一场悲剧,不仅仅是一个老人的离去,也不仅仅是一个孩子面对死亡的恐惧,更是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去改善的痛点。

易经有言,天之道裒多益寡,称物平施。论语有言民众“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维持民众之间的和谐不是靠脱离实际的爱国主义说教,而是实实在在地通过“允执厥中”的制度促进民众包容接纳、互助互爱,发自内心地去爱这个国家和人民,继而放眼天下。

公平,不是乌托邦式的空想均等主义,公平,是一个人发挥了其应有的人之价值而获得的相应回报,这种回报并不因为地域、民族、性别、信仰而有差异。当今世界,人们权利意识的觉醒,人们对优质资源的渴望,已经不是从前的计划时代被动地获得了,权利意识,必然带来时代的改变。

我国悠久的历史文化,有一个根本的思想就是孝。孝字由一老一子组成,代表着承上启下,老有所养,幼有所长,社会温情和谐,守望相助,代代相传。随着我国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与家庭少子化,如果没有一个制度上的改善,如果不能建立起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养老制度,如果继续固守严苛的户籍制度,漠视外出务工子女入学难问题,在家庭意识日趋淡薄的中国,我们的人均GDP即使超过了10000美元,又有何意义呢?

原文查看

作者:輔仁君  来源:辅仁文学社

市场与政府:中国改革的核心埔弈
后真相时代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1、2套装)
市场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