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一定会来的,可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寒冬

2020年2月26日09:08:28春天一定会来的,可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寒冬已关闭评论

看看这几天中文互联网上流行的所谓作业梗,也真是挺可笑的。

一开始疫情严重的时候说这是SARS之后“做过的题”,不需太过担心;事情闹大了开始动员了又改口说是“大考”;好不容易数字下去点了,就开始嘲笑邻国“抄作业”都不会。

我寻思这国制造网络信息垃圾的人,真是为了点“民族自信”,连人性都给自信掉了。

就说一个简单的比喻吧,自己家的窗户玻璃碎了,扎伤了脚,伤口还在流血,连“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阶段都还没到呢,看见邻居路过也扎了脚,如果说句“抱歉”这个门槛对您有些高了,至少不要“哎呀呀,你看我都扎了,你怎么也不长眼啊”。

春天一定会来的,可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寒冬

有句老话叫“灾难是没有国界的”,可与其说这句话充满人性,不如说它起码符合人性的底线。

不能只是当灾难发生在自己人身上的时候,才想得明白。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重症率依然居高不下,现在就急着对其他国家疫情露出冷嘲热讽、隔岸观火的嘴脸,是不是早了些?

不,这根本就不是早晚的问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压根不想论证别国处理得好不好,我只想说,那些当时没有对我们关闭大门的地方,如今因为我们也承受了病毒的侵害,咱们能不能起码不要那么趾高气昂呢?

能不能觉得有一丢丢内疚,或者你觉得又不是你个人传的干嘛要内疚,好吧没问题,那么一丢丢同情心和人性可以吧,起码对别人的苦难不要幸灾乐祸可以吧?

如果说笑话别人可以减轻你的痛苦,你是不是该看看心理医生了?

我当然明白,这些“抄作业”话术的广泛传播,不过是近年来日益高涨的“民族自信”的一个侧面罢了。

在暴涨的优越感之下,任何事件中都能挖掘出自豪和骄傲。甚至在知乎上都有“发生这么大的疫情,对中国有什么积极意义”的提问。

被优越感冲昏的头脑,自然可以一边批评其他国家的停航政策和“过度防疫",一边吼着其他国家来抄大规模隔离的作业,而无法察觉到这里显而易见的矛盾。

极度自负的背后都是自卑。

我也明白,在一些个人叙事里,不知是出于标榜“客观”还是为了让自己好受,总喜欢往火里兑点水、泪里兑点蜜,我为他们惋惜。

很多人人品学识都出色,但总有屈原情结,悲愤和幻想都是冲着庙堂高处的,我也为他们惋惜。

但对不起,我不提供这些脏兮兮的+能量,要+能量的可以去找宋山木;我也不提供什么“温和、善意、建设性”。

一个人,没有百花齐放的义务。

因为,自疫情发展至此,我深深的见证过集体主义的幻灭。我们曾经放弃的权利和自由换来的保护,如今看起来极其孱弱而不公,我们让渡出的个体权利,最后换来的是一个又一个遭忽视践踏歧视的活生生的人。

不戴口罩的女子被铁丝系起游街;

不戴口罩的一群人被绳子拴起游街;

在家打扑克的一家人被公开检讨;

在家打麻将的一家人被冲进来挡获他们的人殴打……

有人说这是路西法效应,你若为狱卒你也会虐囚。

我说这样看还是太简单,而是国人太缺乏权利又渴望权力,太缺乏权利又不明白权利为何物,故而一有机会,拿起鸡毛就当令箭,立即会滥用哪怕是最小的权力。

在全民防疫的话术下,这就是扔到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鬼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

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防疫”之名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来说,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就是一种乐趣。

民族还要不要自信?我的答案当然是可以自信,你可以感动,你可以热泪盈眶,但请别忘记,经常检查你的情感。

你全情投入的故事从哪里来?它是否是真实的?

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感?这个情感指向的对象是谁?

是某一个具体的人,还是某一个被构建的共同体?

我也爱这个国家的人们,捡废品也要捐钱的老头,上前线不眠不休的护士,自发接送医生的司机,民间的义工,无休的建筑工人,捐钱捐物的海外学子,我越爱你们这些人,我就越难过。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国度便会太平盛世,我们会听到齐声的呐喊,会自豪于富裕和强大,我们会不断歌颂今日之英勇,但目睹过故事的我,拒绝在未来看见那些掌声与表彰。

我只希望你们记住,这个国家经历过的呜咽与哀嚎,那是几万个家庭的悲剧。

北野武说:灾难并不是死了两万人这样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 。

若真要问数字,我告诉你们:每一盏熄灭的灯,都承载着五公升的眼泪,那些痛,不该被原谅。

母亲们怀胎十月,孩子牙牙学语,十年寒窗苦读,一生勤勉奋斗,六个钱包买房,只等平安度日,一切,终于绝望,埋葬于无声。

谁,来还这些人的一世辛苦?

我们自幼听话,真的很听话,可以排队十小时,等一个门诊的号码,我们愿意封城,愿意封家,甚至低调沉默。

我们让渡了所有的权利,求一个庇护。

可是危机来临的每一天,我才痛彻心扉地明白,乌穹之下,没有幸存者。

我不需要安慰,更不需要虚幻的鼓舞,我只希望你们记住那座座已经无力哀嚎的城市,它不曾被洪水冲垮,却溺于爱它的人民的眼泪。

很多事,不记下来终将遗忘。可我不愿意遗忘。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春天一定会来的,可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寒冬。

我知道,死亡已经发生,颂歌已经上路,而遗忘一直等候一旁,觊觎他们的再一次死亡。

原文查看

作者/来源:维克多如果1994

鲁迅全集(全20卷,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
从晚清到民国
自由选择(珍藏版)
大法官说了算:美国司法观察笔记(增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