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

2020年2月25日09:25:29胡适: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已关闭评论

半个月前给我的几位学生上网课,有一节是走近胡适,讲到最后,我特意选了胡适的六七段金句,请大家抄写下来,并任选一句谈谈各自的理解。

一位女生选了最长的一句:

现在有人告诉你:“牺牲你个人的自由去争取国家的自由”。可是我要告诉你:“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为社会争人格。真正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

我问她:你是怎样理解这句话的?

她回答说:胡先生是要我们把个人的自由放在首位,个人有了自由,社会就有了自由,国家也就有了自由。因为国家、社会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个人而组成的。

胡适: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

回答的太好了。我立即在聊天室里给她刷了一长串的“666”,表示鼓励。事实上,这段话也是我最喜欢的。它出自胡适的《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一文,写于民国“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晨二时,将离开江南的前一日”,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将近九十年。这九十年里,中国社会可以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对于胡适的这句话,时至今日,很多人都还是理解不过来,明白不了。

有人会说,这只能怪一些人顽固不化。其实,细细琢磨起来,可能并不是这样子。中国人并不是只有这六七十年来只知道有国家、集体、社会,而不知道有自己的,而是从古到今,一直都是这样。你看中国的山水画,优游其中的人物永远都是小小的一点,山水永远都是横贯于天地之间,为什么不反过来?是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敬天畏地,认为人要遵从于自然。

自然是什么?是春夏秋冬四时轮替,是秩序,是孔子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为什么不颠倒过来呢?因为颠倒过来,就不是秩序了,就成了“乱臣贼子”。也因为这一点,中国人一直以来都极其推崇那些为了国家和社会而牺牲掉自我利益的人,比如诸葛亮、文天祥、岳飞等等。更因为这一点,中国人从来不会接受一个在气节上表现出“自私”面的人,比如那些既效力过前朝、又效力过本朝的人,史书上一般都统称“贰臣”,一个非常难听和刺耳的标签。

有人特别担忧,如果人人都为自己着想,社会就可能非社会,国家就可能非国家,因为那样就没有人再去为公共的事业做奉献了。真的是这样吗?我以为不见得。英美民族很少提倡人人要为社会和国家奉献自己的自由,相反常常极力用各种法律来保障个人的自由,生怕个人自由因为社会和国家而受到侵害,他们的社会就非社会了吗?他们的国家就非国家了吗?他们的爱国主义就不存在了吗?完全没有。

倒是我们过于地提倡国家、社会、集体,过于地淹没个人,而经常会出现极端的情况。一是个人从不知道自己的权利为何,社会、国家对他应尽的义务为何,只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无意识地浑浑噩噩的活着,随便处置,任由摆布,时日且长,甚而连整个种族也有退化之迹象:倘若其中稍有人对不公平的境遇有所怀疑,他们便一致地指责是他在破坏眼前的幸福。在他们眼里,人人似乎都应该浑浑噩噩没有灵魂地活着,才配叫着真正的人。

还有一种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将社会、集体、国家挂在嘴边上,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一切伟岸的主义都被他们高高地供奉在头顶。这些人看着仿佛真的是时代的楷模,社会的支柱,但最后的结局又往往是:最讲究大公无私的那个人最贪得无厌,最以公肥私。

凡此种种,都说明我们仍旧没有做到胡适希望的那一种人,而依旧在古老的逻辑里苦苦周旋,仿佛推磨的驴子,被蒙上了眼睛,就以为自己真的在周游世界,实际上围着磨盘转圈,是它永久的宿命。

图书推荐

原文查看

作者:云从龙  来源:作家云从龙

简读中国史:张宏杰2019全新作品
论法的精神 [DE L'ESPRIT DES LOIS]
圆圈正义
中国人与美国人:一部共有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