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钱而不是用权说话,是对贫困阶层最友好的制度

2020年2月20日10:57:25用钱而不是用权说话,是对贫困阶层最友好的制度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在口罩是否应该涨价的争论中,反对和质疑方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如果允许涨价,穷人就会买不起,这就将低收入阶层推向了危险的境地。

这是一个非常有迷惑性、占据道德制高点、民粹意蕴浓厚、很容易博得支持的观点。但它是经不起推敲的,是典型的好心办坏事、用善意铺就的通往奴役之路。我们不妨从逻辑上进行一个推演。

首先应该搞清楚什么叫“买不起”。通常意义上我们所说的“买不起”,是指某件商品在我们心目中的价值排序低于另外一种,而不一定是缺乏支付能力。面对3万元一块的劳力士手表,我会说买不起,只是意味着这3万块钱对于我来说有比手表更重要的用途,它们在价值排序上高于手表,而不一定是我没有3万块钱。

同理,假如一个口罩在涨价后卖到100块钱,穷人“买不起”,不是因为他一定没有100块钱,而是说,他在评估自己的处境和风险后认为,这100块钱用来干别的比买一个口罩用于防护更有价值。

一瓶矿泉水2块钱,在平时穷人会觉得“买不起”,但是当这个人在沙漠中奄奄一息的时候,有人带来了一瓶矿泉水,说100块一瓶。那么他身上哪怕仅有100块钱,也会去购买,因为他认为生命存续的意义高过100块钱的价值。

用钱而不是用权说话,是对贫困阶层最友好的制度

价值是主观的,同样一件东西,在不同的人看来价值不同;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对同一件东西的价值评判也不同。

在疫情期间,同样一个口罩,对于快递小哥和一个居住在偏僻乡野的农夫,价值显然是不同的。一个口罩卖100块钱,快递小哥认为值,因为这会保障他的健康和安全;而这位农夫显然不会这样认为,因为他不用像快递小哥一样频繁地接触人群。

这样,当口罩涨价后,那些对它的价值排序高的人——例如医护人员、快递小哥、超市收银员、不得不经常外出的人——就会首先购得,因为他愿意付出较高的代价。而对其价值排序低的人就会暂时放弃购买,采取少出门、勤洗手、尽量减少与人接触等方式让自己远离危险。如此一来,口罩就满足了真正最需要它的人的需求,发挥了它最大的效用。

这就是价格这个信使在市场中发生的作用。允许涨价,激励更多的潜在生产者加入生产和竞争,供给就会迅速增加。一种商品数量增加的时候,人们对它的主观评价会降低,价格就会回落。同时,价格上涨会使那些对其需求并不迫切的人减少购买。这样两端发力,就会达到价格下降、供给充足的效果,逐步实现所有人都能买得到口罩。

因此,市场机制和价格信号,既在引导生产,也在引导消费。

而一旦不允许涨价,就杀死了价格这个信使,没有了激励机制,企业就缺乏生产的动力,首先供给就难以满足需求。同时,由于不允许涨价,商家仅有的库存一旦拿出来销售,会被先到者大量采购,但他们可能并不是最需要口罩的人,买到以后同样由于不能涨价,会选择囤积、原价卖给熟人、赠送亲友——这是非常好的感情投资。这样,又减少了市场供给。双重因素的合力作用下,使得供需矛盾更加尖锐,于是出现了我们都经历过的一幕——谁都买不到口罩,不光是穷人!

价格高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有的买,和价格虽然低但是谁都买不到,哪一种状况更好,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事实上,富裕和贫穷,都是相对概念。用群体的话语方式讨论问题,最容易落入谬误的陷阱。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谁最需要,才是问题的根本。

只要市场价格机制正常发挥作用,企业家出于利益考量,面对激烈的竞争,必然会不断创新,降低成本,并生产出各种类型和价位的商品,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求。市场机制就是将奢侈品变为生活必需品的过程,由此不断增进人类的幸福。所以,越是重要的事情,越要交给市场——它公平合理、反应迅速、尊重个体、崇尚自我奋斗、自我负责,用钱而不是用权说话,是对贫困阶层最友好的制度。

曾几何时,电视机、手机等等商品都是奢侈品,但是现在,贫困阶层都买得起它们。每当看到收破烂的大爷拿着手机打电话,都不由得赞佩:这是市场经济的杰作,是上帝对人类最珍贵的馈赠。

我相信,只要认真读了以上文字,并稍作思考,其中的道理并不难懂。

可是身边的人会告诉我们:不是不让涨价,适当涨一点,哪怕一倍二倍都可以,就是不能涨得太离谱啊。

我们应该告诉他,没有所谓离谱的价格。担心一个口罩会涨到1万元,完全是杞人忧天,忘记了市场还有激烈的竞争存在。如果有人规定只能涨多少,那同样把价格这个信使杀得半死不活,这和不允许涨价本质上并没有不同。价格是一种交换比例,只能交给市场。市场自由交换形成的价格,就是合理的价格。

原文查看

作者/来源:漫天雪798

保守主义(第三版)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
南渡北归系列(全新经典版,套装全3册)
第三帝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