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经济影响不是财产损失,而是对未来的预期

2020年2月19日10:32:06最大的经济影响不是财产损失,而是对未来的预期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有读者希望谈谈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最近看了不少相关的文章,大多数都列出了详尽的事实和数据来分析这场大疫对各行各业的影响。服务行业首当其冲,遭到重创的包括旅游、餐饮、娱乐、酒店、民航等等,制造业和零售业等也不乐观,保守估计,损失不下数万亿,不是当年SARS可比。为此,各界呼吁纾困措施,政府也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

但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些有形的损失对当事人个人来说,虽然是严重的,甚至是致命的(默哀),但就经济体而言,灾害却终究是暂时的;长期来看,并不会真正影响经济复苏。如果除了灾害之外,其他基本要素能保持稳定,等到灾害过去,就如雨过天晴,春回大地,经济很快会重新焕发出活力。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经历过的各种重大灾害,包括98年的洪水、03年的SARS和08年的汶川地震等,对经济都未产生明显的长期效果。

这是因为,已经发生且不能改变的事实,所造成的损失在经济学上被称为沉没成本。既然无法改变,就不会(也不应该)影响未来的决策。经济决策始终是向前看的,人们在决策时,会根据经验和想象,预测目标-手段将来的成本与收益,从而做出行为选择。可见,对经济活动最重要的影响不是已有的损失,而是对未来的预期。

最大的经济影响不是财产损失,而是对未来的预期

经济主体在预测成本和收益时,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成本和收益,比如将要投资多少,投资多长时间,投资于什么产品等;一部分是自己行为之外的原因产生的成本和收益,比如市场价格(通常非行为人可控制),自然灾害,政策与制度的变化等。这部分成本-收益虽然不是自身行为所产生的,但经济主体也会根据各自的知识做一个大致的预判,并可能采取一些预防措施,比如购买保险或准备防灾救灾的设备等。这部分成本和收益越能够准确估计,越有助于经济决策,对于投资而言更是如此。投资与取得回报之间,往往有相当长的时间差,投资者只有在预估客观条件变化不至于过分剧烈,成本可控损失有限的情况下,才会有足够的动力投资。我们强调市场经济需要法治,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市场经济迫切需要法治带来的稳定预期。

因此,讨论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我们特别要关注这场疫情是不是会改变经济决策的预期。

第一,几乎可以肯定,如果时间往前倒拨到12月,没有人会相信中国会经历这样一场大疫灾。事实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早在12月30日,就知道武汉又出现了SARS或者类似SARS的肺炎(这要特别感谢李文亮医生),第二天,官方也作出了正式公告,表明有不明肺炎发生。但是,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17年前的SARS一役轰轰烈烈,留下了许多重要的遗产,包括世界领先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各级疾控中心,大量有丰富经验的医护人员以及大国重器的高级病毒实验室。何况,17年后的经济发达程度和医学发展水平更是今非昔比。不用高福主任来保证,我们也坚信SARS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重来一次,不可能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

然后,然后我就不用说了……

我们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到底是在哪一个环节上掉了链子,仍然一头雾水,只看见一口锅在天上飞来飞去,始终没有落地……有人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关键是解决已有的问题,而不是追根究底。但是,如果不追根究底并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亡羊补牢,谁能保证不会再发生一次呢?即使有人敢拍胸口,国内外的投资人、企业家们还能够相信吗?

第二,也许是更重要的一点,疫情扩散以后所采取的各种紧急措施,包括封城、封路、封村、封小区,以及最近的战时管制,很多都是史无前例第一次实行,缺乏明确的法律授权。如果说是情况非常紧急不得已而为之,那么为什么1月18日武汉还在开万家宴、19日还有新春团拜会,23号就要封城?相关部门连提前5天的预见都没有,一般的经济主体又如何进行自己的行为预测呢?

而且,这些措施基本都是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实施的。没有公开透明的磋商过程,利害关系人没有机会提出意见,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算十万火急,协商程序可以省略,至少也应该向公众阐述政策出台的相关考量,配套的保障措施,可能造成的损失以及救济渠道。我这里不谈法律或权利的问题,仅仅从经济上说,由于不知道采取这些紧急措施的理由和标准是什么,经济主体就很难对未来可能出现的类似情况进行合理预测和评估,更鉴于救济手段的匮乏,人们将倾向于减少投资特别是长期投资以规避类似风险。

因此,我认为,这次疫情对经济最大的考验,是其本身的爆发及各种特殊对策,颠覆了经济主体的一般预测,破坏了惯常的行为模式,而让他们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增加,不安感增强。当然,预期本身是主观的,不同的人感受不同,有些人可能完全无感,但至少会引起边际上的变化。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疫后重建,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预期的重建,信心的重建。

原文查看

作者:风灵之声  来源:风灵

金融的逻辑1:金融何以富民强国(新版)
沈志华:冷战五书(套装共5册)
至高权力:罗斯福总统与最高法院的较量
经济学的思维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