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伟:对于“民众恐慌”的过敏心理

2020年2月17日15:37:17张建伟:对于“民众恐慌”的过敏心理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信息的隐瞒,拿到台面上讲的一个理由,是避免民众恐慌。

听的多了,让我想到与此有关的一些问题:民众为何恐慌,怎样才能让民众不恐慌,恐慌除了负面效应之外,有没有正面价值?

有些场合,必须避免民众恐慌,因为恐慌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例如在剧场中大喊“着火了”,就可能立即点燃观众的恐慌,乃至出现踩踏事故,造成人员伤亡。

但是,有些场合,不披露信息,才是可能造成更加灾难性结果的做法,例如刚刚上映过的美国名导伊斯特伍德的影片《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保安员朱维尔在发现民众聚集场所的座椅下有包裹炸弹,马上向有危险的演艺人士发出警告,在警方排爆人员确认之后,进一步让他们以及在场的观众迅速离开,就在观众被驱使离开危险场所的时候,炸弹爆炸了,仍然造成部分人员伤亡,但是由于朱维尔的预警,减少了爆炸导致的伤亡。可见,信息披露,引发民众恐慌,不一定是坏事。人民恐慌了,才能紧张起来,立即逃避危险或者共同抵御危险。

张建伟:对于“民众恐慌”的过敏心理

我们在对待信息透明问题时,有将成人儿童化的习惯(反之,也有儿童成人化的表现),就是把民众当作没有自控能力的“儿童”看待,警惕着不向他们披露真实信息,担心民众一旦知晓了危险情况,就难以自控,天下大乱。可是,民众不知情,反而难以快速止损,更容易造成灾祸的蔓延。

隐匿真实信息,让民众毫无知情,当然不会有恐慌,但是危险决不会因民众的无知无识而有所敛迹,反而潜滋暗长,酿成大祸。不向民众预警,反而是对民众生命安全不负责任的做法,甚至涉嫌道义上和法律上的犯罪。

这次疫情,就复制了17年前SARS的教训,隐瞒疫情,不及时向社会披露疫病的危险性,甚而至于对在微小范围吹哨的人也不放过,其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另一个结果,大家也看到了,社会的确出现了一定的恐慌心理,也出现了一些恐慌现象,但是民众总体情绪还是安定的,一定的恐慌倒真的“可防可控”,并没有造成多大灾难性的后果,恰恰相反,适度的紧张让大家加强自我防疫,让各地政府和社会机制有所动作,反而对于遏制疫情蔓延发挥了积极作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把真实信息发布给民众,天塌不下来。

这也证明,信息的充分披露,让民众清楚了解发生了什么以及后续还会发生什么,倒可以减少恐慌,不披露信息或者不充分披露信息,反而促成谣言流行,放大了恐慌。鲁迅曾经在一篇随感录中说:“有一日,忽然见许多男女,纷纷乱逃;城里的逃到乡下,乡下的逃进城里。问他们什么事,答道:‘他们说要来了。’”至于什么要来了,谁也说不清,“可见大家都单怕‘来了’”。

经过这一次疫情灾难,对待信息披露,我们能够学得更明智些吗?

原文查看

作者:张建伟,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王誓华高端刑辩

民主的细节: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
《唐德刚经典作品集》(全四册):海内外公认的史学大家唐德刚尘封经典,完整再现!
专家之死 反智主义的盛行及其影响
企鹅欧洲史 竞逐权力+追逐荣耀+基督教欧洲的巨变+地狱之行 套装共4册(新思文库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