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权力使人膨胀

2020年2月16日21:18:25高一飞:权力使人膨胀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十年前读罗素的《权力论》,觉得他的观点太偏激,他认为“当适度的享受有了保证的时候,个人与社会所追求的是权力而不是财富。”在他的分析中,权力欲如同弗罗伊德的性欲,认为人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用权力得到解释,甚至于可以解释性欲,他认为性欲的本质是对异性的控制欲,也是权力欲发泄的一种形式;而对于无权者又如何解释呢?“当人们心甘情愿地追随一个领袖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依仗这个领袖所控制的集团来获得权力;他们感到领袖的胜利也就是他们自身的胜利。大多数人觉得自身没有能力把他们的集团导向胜利,于是就想获得一个智勇兼备足以成就丰功伟业的首脑”。(本文转引自:孙荣飞,权力及对权力的规制——读伯特兰·罗素的《权力论》)仆人对主人的追随就如普通人对领袖的追随,同样能以此方式获得权欲的发泄。

罗素认为人对经济的需求尚可得到满足,但对权力的追求则永不满足;正是对权力的无止境的追求,引发多种社会问题。罗素认为人的权力具有不断扩张的特性,就像其他欲望一样,所以应当节制个人、组织和政府对权力的追求。他这一说法,让我知道了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一到有了权力的时候就变了一个样子。

高一飞:权力使人膨胀

有权力就会膨胀,这在罗素的《权力论》里被称作人的本性,就像弗罗伊德看待性欲一样,不过弗罗伊德通过大量实例证明了这种本性,而罗素没有这样做,似乎令人难以信服,所以我当初看那本《权力论》的时候,很难相信他就是那位非常严谨的写《西方哲学史》的英国哲学家、数学家、社会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1872-1970)。不过,科学家们公布了一些研究成果,用科学实验的方法解释了“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如此不人道地对待另外一个人”。

克瑞格·汉内是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的心理学教授。一个被称为“斯坦福实验”的研究就在他和一些人带领下做的。 为了研究监狱看守和囚犯之间的行为,研究人员在该校心理学大楼的地下室里修建了一个模拟监狱。学生们为了研究监狱行为,自愿分成两组,充当看守和囚犯。看守们很快就变成欺辱人的虐待狂,原来定为两个星期的实验不得不在六天后就停止了。在实验中,看守给囚犯罩上头罩,并强迫他们脱光衣服。汉内说,他们的行为跟美军管理下的阿布格拉布监狱中发生的虐待行为是如此地相似。

研究人员多年来一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一旦人被授予某种权力就会堕落成虐待欺辱他人的人。斯坦利·米尔格拉姆1961年在耶鲁大学做了一个实验。实验中一个假医生叫一些不知情的参与者使用越来越强大的电流去电击一个捆绑在椅子上的人,百分之六十以上参加实验的人相信了那位假医生的话,以为假的电击是真的,而且能够让人感到巨痛,他们听从假医生的话把电击的电流一步步加大。 汉内说,这些实验显示了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那就是人们在一定的条件下会有多么可憎的行为。他说:“这是一个人们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不见得非得是邪恶的人才会做出恶劣、甚至是邪恶的事情来。” (汤姆斯:心理研究:权力令人产生虐待倾向)

实验表明:权力令人产生虐待倾向,尽管实验者没有给我们更多的解释,但这确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本性,是一种只需要六天就可以形成的习惯。因此,当一个人拥有了没有制约的权力、习惯了用权力为所欲为的时候,就像一个从良的妓女,走到再高雅的地方也掩饰不了那股风尘味;一个缺少制约的有权力者,当突然有人没有按照他所习惯的方式去恭维、抬举、顺从他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丢面子”、觉得受了莫大的委屈,觉得无法忍受,于是他就可以骂人、打人甚至于杀人了。警察的脾气大,来自于职业上没有制约而导致的权力膨胀、暴力习惯,这与腐败的法官习惯于律师买单、变态的教师习惯于教训人、贪官习惯于敛财一样,是权力形成的恶习。可以想象的是这些喜欢动辄打打杀杀的警察在平时的工作作风和所拥有权力的状态。

如何节制这种容易出现问题的权力呢?罗素承认一般政治学说对于权力的节制途径即“权力制约权力”、“法律约束权力”、“多元社会团体规制权力”,另外他还提出了需要从政治条件、经济条件、宣传条件、心理与教育条件共同入手来改善权力。政治条件,就是要在政治上建立多数人统治和保护少数的机制来约束公共权力;经济条件,就是指实行民主性的社会主义,通过土地和资本的国有化,实现对经济管理权力的监督;宣传条件则是指,社会应该倡导言论自由,弘扬宽容精神,在科学、文化、艺术领域不强求一致;而心理和教育条件则是指,要教育人民避免激动狂热情绪,消除恐惧、憎恨心理和破坏性,要具有理智生活中的科学气质。

特殊的权力拥有者,还需要专门的心理训练。美国的军校就有专门的心理医生。一个叫麦克·利兹的专家曾经做过军队的审讯员。他说:“如果你到美军训练学校去,你就会看到那里有心理医师。心理医师的在场不仅仅是为了学会在被捕的情况下如何生存,抵抗和逃生的学员,而且是为了让教官清醒,不要以为自己像个上帝一样拥有无所不能的权力而头脑发昏。当你指挥一群人并且拥有很多权力和权威时,这种情况是会发生的。”(汤姆斯:心理研究:权力令人产生虐待倾向)

警察是个特殊的职业,因为要处置违法犯罪和突发性事件,现代国家都对这种职业赋予了较大的权力,但是这种权力越大,膨胀的基数也越大。我们有些警察的脾气要改,也需要尊重权力制约的一般规律,通过权力制约权力、法律和多元社团规制权力;同时也要针对警察“拥有很多权力和权威”的职业特征,通过心理和教育上的引导,使他们清醒地认识权力的性质,防止权力的破坏性。只有这样,当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了,而不是“认为自己像个上帝一样拥有无所不能的权力而头脑发昏”,他们的脾气才会变好。(2005-05-20,原题:警察的脾气为什么这么大)

原文查看

作者:高一飞  来源:中国法院网

民主的细节: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
私有财产的经济学与伦理学:政治经济学与哲学研究
中国的内战 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
黑金系列:论美国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