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法律的精义

2020年2月15日13:54:13平等:法律的精义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法律的标志是一架天平,它象征着公平与正义。古希腊的正义与法律女神忒弥斯Themis,用布蒙住双眼,代表一视同仁;右手捧着天平,代表公平、公正;左手握着长剑,代表正义权威。我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对“法”也是这样解释的:“法,刑也,平之如水,从水。法,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法律的公正首先包括制定产生出来的法律本身是公正的,那些只是出于维护某个集团利益的法律显然不是公正的法律;其二在制定和产生出来的法律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法律平等地保护每个人的合法权利,同时每个人又都必须遵守法律,如果违反了都要受到应有的制裁。这两者又是相辅相乘的:如果法律本身就是不公正的,即使它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也无法真正做到法律面前的平等;如果法律在执行时发生走样,因人、因事而异,再公正的法律也是有名无实的。如果说法律本身的公正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平等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平等,是法律的精义所在。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来的一个著名的口号。1776年7月4日美国的《独立宣言》和1789年8月27日法国的《人权宣言》,都提及了这一法治原则。它是对封建阶级特权的否定,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是巨大的进步。它短短的一句话却体现了法律的精义所在,即法律确认和保护公民在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处于平等的地位,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只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才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只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在人们心目中才有权威性可言,人们才会自觉地遵守法律。越是政治人物尤其是高层的政治人物越要遵守法律,司法机关越要盯住他们不放,否则,由于他们位置的特殊和身份的敏感,将会对法律的权威产生颠覆性的影响。正是由于政治人物对法律的尊重,正是由于他们违法后要受到严格的追究,才守住了公众对法律的信任和敬畏,法律才会深入人心,成为社会通行的准则。在西方国家,政府官员因为违反法律而遭到起诉追究、丢掉官职的例子比比皆是,官员和所有的平民一样,都无法超越于法律之上。

平等:法律的精义

我国古代也有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说,这也经常被人们在倡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时所援用,似乎我国古代也有着这种法律传统。然而我们揆诸历史就会发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多只是当时的统治集团为了厉行严酷的法家统治而有意采取的一种“高姿态”,在常态的情况下王子犯法是不会也无法加以问罪的,我们不还有“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一说乎?况且,即使王子犯法真要与庶民同罪了,只要上面最后还有一个皇帝可以逍遥法外,超越于法律之上,也是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言的。各级的地方长官对上都是听命于皇帝的派出官员,对下在当地又都是父母官,集行政和司法的权力于一身,还有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再者,我国古代的法都是与刑联系在一起的,是便于君主专制的统治集团对人民进行统治的工具,而不是跟人民的权利联系在一起,成为保护人民自由权利的手段。这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我们这里就更是难觅踪影了。

在那些已经实行法治的国家,许多法律对官员往往有着更高的要求,比如在职官员的财产要进行申报和公示、官员不能针对与公务行为有关的毁谤性不实言词进行起诉等等。1964年,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美国最高法案认为在职官员不能针对发表与公务行为有关的毁谤性不实言词要求得到损害赔偿,除非能证明有关言词出于“实际恶意”。这些看起来似乎也是一种不平等,实际上却从更高层次上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为官员手中掌握着权力,而只要是权力都有可能被滥用,同时这权力又是公众授予的,所以公众必须紧紧地盯着他们。因此,普通公民的财产可以成为隐私,但官员却不可以;公众可以对官员进行批评而不用面对起诉,即使是发表毁谤性的不实言词(除非是出于“实际恶意”)。与此相对的是,人民的自由权利却要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无条件的自由权利并没有多大危险。对人民自由的保障,宁可失之于周全。政府是有权力的,一个公民是无权力的;政府是万能的,一个公民的力量是有限的。一个无权无告的小民对有权万能的政府,人民多得一点保障是没有大危险的。人民的权利最容易为有力量的政府所侵犯,所以对人民的保障宁可是无条件的周全。”

原文查看

作者:仲之春  来源:炎黄春秋

中国的内战 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
民主的细节: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
余华经典小说(套装共8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