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兰:道德,有时并不靠谱

2020年2月15日10:57:30陋兰:道德,有时并不靠谱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道德是个好东西,它闪耀着有别于本能动物的人性的光辉,是人类社会得以良性运转的润滑剂。道德崩坏的社会是可怕的,那样的社会必定弱肉强食横行、少廉寡耻泛滥,人们会觉得仿佛又回到了丛林之中。因此,道德的重要性无需多言。

然而,道德有时又是很不靠谱的东西。常听世人说自己缺这缺那,唯独没有说自己缺德的,可见道德在任何时候似乎又都不是稀缺之物,好像人们什么时候需要,信手拈来就是了。如果一个东西到了见者有份、随需随取的地步,那么它的不靠谱也就可想而知了。

既重要又不靠谱,这听起来有些矛盾。其实,世界上的很多事物,就是处于矛盾之中。

陋兰:道德,有时并不靠谱

讲一个道德不靠谱的实例。

1974年,被誉为行为艺术之母的南斯拉夫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进行了一次名为《节奏0》的行为艺术表演。表演时,她坐在一张桌子前,桌子上放着72种道具,道具包括玫瑰花、画笔、口红、刀、枪、鞭子等,观众可以使用这些道具,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表演开始后,最初观众还比较谨慎,将玫瑰花插在她头上,给她抹口红,用手轻轻拍打她的脸……也就是说,此时人们无法预知自己的行为会引起什么后果,因此内心还受着道德的约束,不敢做太过出格的举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无论自己做什么,玛丽娜都不做任何反抗,周围的人也不会对自己发出任何指责,于是,人们开始纷纷扯下道德的面具,放手大干起来——有人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有人在她的脸上身上乱涂乱画,有人往她身上吐痰,有人骑在她身上做下流动作,有人用刀子划破她的皮肤,有人用鞭子抽打她……直至最后,有人用上了膛的手枪顶住了她的脑袋,这才被人阻止,从而避免了更加可怕的结局的发生。

表演结束后,玛丽娜哭着说:“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人们一旦有了可以为所欲为的权力,那么道德的约束就显得那样苍白。潘多拉魔盒打开了,平时看似强大的道德根本不是邪恶和魔鬼的对手,它会投降并躲进某个角落,这时,对他人行恶就会变得顺理成章、理直气壮,甚至肆无忌惮、穷凶极恶。

其实,我们如果足够诚实,那么都会承认自己或多或少有过类似那些观众的放纵自己、将自己内心的道德约束放到某个角落的经历。

由此可知,道德对于个人和社会的确非常重要,但在有些时候,它又确实不靠谱。所谓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在人性的深处,隐藏着一些原始的不堪入目的东西,这些东西一旦有了合适的土壤,就会野蛮生长。而最适合这些东西生长的土壤,就是权力。

当握有无所限制的权力时,同时而来的,往往就是可以任意支取的金钱和可以尽情蹂躏的美色,此时,人们内心深处原始的趋利的本能就会战胜一切,显示出贪得无厌的狼性。

有人把道德比作脸谱。脸谱人人需要,因为它可以装点门面和遮羞。既然是装点门面,它就有蛊惑性。因此,一个国家绝不可能依靠“孔融让梨”似的道德观而美好起来!

那么,靠什么制约人性中的狼性呢?当然是制度!制度就是人人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具有良好监督和制约机制的制度,可以把人性中那头总想为所欲为的猛兽锁住,如果它挣脱了锁链,就会受到惩罚。在制度这个规则的约束之下,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的道德的脸谱画得多么好看,无论在别人看来你是有德还是无德,规则限制了你的行为,同时也给了你规则范围内的充分的自由和权利。

有句话说“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 打造抑恶扬善的制度之“血管”,从中流出的才能是公平、公正之“血”!

原文查看

作者:孙盛起  来源:文朽速的兰陋2

企鹅欧洲史1-3(套装共3册)
简读中国史:张宏杰2019全新作品
企鹅欧洲史 竞逐权力+追逐荣耀+基督教欧洲的巨变+地狱之行 套装共4册(新思文库系列)
观念的水位(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