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谈挤兑

2020年2月14日11:39:22萧瀚:谈挤兑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不管哪一种社会资源,不管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经不起长期挤兑的。银行挤兑会导致银行倒闭,医疗挤兑会导致医疗崩溃,政治挤兑会导致政权垮台。社会资源之间的关联性,使得本来各自独立的挤兑如果缺乏应急堵漏,会导致挤兑的多米诺效应,最后全社会崩溃。

科尔内的短缺经济学表明,极权社会的经济是一种短缺经济,当这种短缺经济持续到一定时间阈值后,全面的资源挤兑就会出现,最后必然导致政治挤兑,挺不过去的朝廷就因此完蛋了。

有效的市场——各种市场,并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市场,它也包括一切物质性和精神性的市场,其有效的前提是自由与法治。

没有自由,资源无法正常流动;没有法治,资源无法公正地流动。而自由与法治,除了依靠作为资源主体的人们在交易过程中的正常博弈,还依靠一个正常的政治制度来维系。没有一个正常的政治制度,就不可能有基于正当程序的良治法治,也就难以建立各自正常的市场。

萧瀚:谈挤兑

然而,任何一个运行良好的政治制度,时间久了,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出现问题。为了防范这种制度变质造成的急性高致死率的政治挤兑,理性的政治制度就会设计出一种具有制动和转向功能的新陈代谢方法,以此尽可能避免政治挤兑导致社会崩溃。

民主制其实就是一种避免政治挤兑的防范机制,若以市场视角看待,民主制也就是将政治的初始资源尽可能公平分配到社会的绝大部分人手上,避免因为政治资源的集中和垄断导致政治市场成为一个垄断性和无法无天的死水塘,即使政治市场上的自由竞争同样会导致政治资源自然垄断者的出现,但定期的选举制就是打破这种政治资源自然垄断的努力——暂且不论各国选举制是否都是合理有效的。

从政治资源分配的角度看,专制就是一种政治资源的垄断行为,它通过暴力取缔了政治资源的市场,因此,在这个领域没有政治自由,也没有政治法治。然而市场和市场之间,就像江河大海之间的关系一样,是相互流通相互支持的,政治市场既然是一滩死水,经济市场以及其他所有市场即使没有政治市场那么严重的垄断问题,也依然会受很大影响。

当成为了一滩死水的政治市场带来严重到致命的政治短缺之后,它就会诱发其他领域的市场危机。由于这个国家缺乏像民主国家那样通过信息的自由流动来获得真实的疾病信息,信息垄断不但导致了政治短缺,也导致了信息短缺,随之导致了问题爆发,带来了挤兑与短缺。

专制制度下,因政治短缺导致政治无能,只是政治市场危机的第一步,由于政治市场对其他市场的管控性质,其他市场对政治市场都有无论被迫还是自愿的补血功能,但这种补血功能无法治愈而只能有限地延缓这种政治短缺可能引发的政治挤兑。

原文查看

作者:萧瀚  来源:表情独异的面庞

市场的逻辑
保守主义(第三版)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在台湾(上下两册)
鲁迅全集(全20卷,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