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口罩,大道理

2020年2月14日10:22:35小口罩,大道理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近期发生多起卖口罩等商品获巨额罚款事件,报道中常见这些词汇:“国难财”、“不良商家”、“昧良心”、“唯利是图”、“过街老鼠”,管理部门罚钱罚到手软,然后是“全民拍手叫好”。

有人说,这是特殊时期,要维护“公共安全”,要打击发“国难财”,要打击暴利。听着很高大上的感觉,那么这样做真的合理吗?

人的生存需要财物,所以财产权就是生命权的核心部分。产权明晰的地方,文明和发达程度越高。现代社会的基本要求,就是公私分明。商家拥有口罩的全部权利,自行决定愿意卖多少价格。滞销的时候亏本卖五角,紧俏的时候卖二块三块,都是自负盈亏。商家就算想卖一百块,也得有人买啊。

小口罩,大道理

当强制规定口罩等商品的价格与毛利,商家卖货无利甚至亏本,于是不再进货。于是没有厂家愿意生产口罩,没有商家愿意销售口罩,你更难买到口罩。价格管制的结果,就会形成市场的大起大落,最后形成短缺。企业输了,商家输了,消费者输了,谁得利呢?当然是管制方,因为他们掌握了某种物资的分配权。谁越靠近权力,谁越得利。

越短缺越管制,最后的结果就是某些部门统一生产、统一调配口罩。那么问题来了,你认为世界上存在着一批道德特别高尚的人,他能够公平的分配口罩?你是否认为世界上存在着一批能力特别突出的人,他能够正确判断不同群体的需求?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管制越多的领域,价格越失真,质量越低劣。从住房到宠物粮,从医疗到教育,莫不如此。

历史上以公共安全的名义搞管制的多了,粮食也是,盐也是,糖也是。相比起来,口罩难道比粮食还重要?动脑子的人发现,管得多,饿肚子。管得少,吃得饱。近数十年人们根本不操心粮食问题,原因就是放开了对种地与销售的管制,反而不需要担心粮食短缺饿肚子,市场是最大的慈善。

所以,大灾不抑价,关键时候更需要市场的力量。口罩卖多少价,是商家的自由,当口罩紧俏时,价格上涨,市场发生重要信号,整个产业链会迅速反馈,将会很快让口罩得到充分的市场供应。

法治与法制,一字之差,谬以千里。以道德的名义侵犯商家的权利,恰恰是背离了法治。因为个体的道德不可能有客观的尺子测量,所以讨论公共问题制定公共政策不应评估个体道德因素。

是相信存在高尚的人来分配资源,还是相信良好的规则分配资源,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一直有人批评武汉官员颟顸、昏瞶,这不过是绩效机制的结果。你看在处罚的时候,他们是多么的慧眼和高效。你看在抢位子分物资的时候,他们就多么的认真和敏锐。

那么多人支持口罩管制,说明浓厚的农耕文化影响,“人性本善说”的道德虚伪和“无商不奸”的反市场观念深入人心,严惩阻碍了经济学常识的传播。人们仿佛忘了,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管得越小越好,这其实类似于哈耶克所说的自发秩序。合理的经济学有二大根基,一是逻辑自洽,更重要的是理解人性,才能实践有效。

顺便说一句,大名鼎鼎的薛兆丰教授曾赞美发“国难财”的人,作为相当部分经济学者的通病,反应出来缺乏恒定的价值观。疫灾时口罩卖高价,仅仅是“不恶”,并不值得赞美。值得赞美的,只能是高尚。我们赞美高尚,但不能强制高尚。强制高尚的结局,就是虚伪和奴役。

口罩的销售和生产管制起来了,那么上游的原材料供应要不要管制起来,原材料供应的上游要不要管制起来?这是一个连锁反应。某位诗人一句话,胜过了绝大多数的近代思想家和经济学者:“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肤浅的善不是真善,而是包含着大恶。

原文查看

作者:worldpupil111  来源:历史之瞳

中国的现实与超现实:一个历史学家的先见之明
剑桥中国史(全11册)
王小波经典作品精选集 2018新版(20周年纪念版)(套装共7册)
市场与政府:中国改革的核心埔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