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为什么紧缺?

2020年1月30日11:11:53口罩为什么紧缺?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源自于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购买一次性口罩成为民众最为迫切的自我防范措施。然而,很多民众发现,无论是药店,还是各电商平台,口罩零售价格普遍飞涨,且十之八九售罄。

表面上看,这与中国巨大的口罩产能极不符合。根据有关数据,2018年中国口罩行业产量为45.4亿只,占全球产能约50%。1月23日,工信部部长苗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口罩的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中国是名副其实的口罩生产大国,亦是出口大国。然而,为何疫情一来,口罩这一重要医疗资源会走向极度紧缺和供应不足,并出现价格飞涨?

口罩为什么紧缺?

涨价意味着稀缺,稀缺必然导致涨价,这反映了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供需关系决定商品价格。当需求大于供给时,商品涨价;当需求远大于供给时,商品价格便远高于供需平衡时的价格。反之亦然。根本而言,由供需关系决定商品价格的背后反映了一种信息,亦称价格信号,它在商品定价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当前,决定中国口罩价格最重要的信息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其重要性已关乎整个国计民生。需求远大于供给属于市场运行规律的自然反应。

就供给端而言,作为医用品的口罩,有着严格的有效使用期和储藏标准,在非预期的情况下,厂商不敢囤货,也就是说,疫情来临时,厂商没有大量现货。而成本是决定厂商产量的重要因素之一。疫情肆虐,口罩需求急速飙升,生产口罩的原材料需求也随之飙升。各地生产口罩的主要原材料——无纺布、熔喷布的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且厂商极难获得原材料,这是厂商生产成本增加之一。疫情爆发临近春节,多数工人已回家过年。为了让工人尽快复工,须给予高额加班工资,目前看,复工复产率不甚理想,仅为40%,此为成本增加之二。2020年元月起,整个国家的物流成本上升。临近春节,部分物流已经暂停。加之疫区封城,打通疫区交通成本高昂,此为成本增加之三。

库存有限,加上原材料、人工、物流集体涨价,如何要求经中间商分销后最终落到药店和电商的零售价格不涨?由于信息不对称,部分民众无法知晓供应端的真实成本,单纯拿现价与平常价格比较,有人喊出了“发国难财”、“吃人血馒头”的指责,这对供应端是极其不公平的。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也出现了部分商家恶意囤货、高价售卖的情况。此时,便需要政府发挥监管职能。

消费端分为两块,一块是前线疫区,另一块是非前线疫区。大部分口罩都是一次性用品,每4小时需要更换,消耗速度非常快。全国800万只/天的口罩产能(1月23日,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目前全国口罩产量已达到每天800万只以上,40%的产能)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只能保障重点地区。而这也仅是理论上的满足。在疫情最初爆发阶段,我们看到了很多疫区医院贴出防护物资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前线疫区都如此紧张,非前线疫区的需求更是远远无法满足。甚至一些非前线疫区医院也贴出了接受社会捐赠的公告。可以想见,全国各地消费者要在药店买到N95口罩有多难。

那么,作为极度稀缺品的口罩是依靠什么机制分配的呢?当前,把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作为一场战役来打,已成中国人共识。政府当仁不让地扛起这场战役的主要责任。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以医用口罩、N95口罩为代表的防护物资的分配机制已由平时的市场主导,让位于目前的政府主导。“战时政策”意味着厂商生产的防护物资可能还没出厂房,即被政府直接征用,政府再将这些防护物资向疫区和医疗机构战略调动,也因此,市场流通中不存在足以满足民众需求的口罩。有人不无感慨:眼下N95口罩已成为极度难求的“硬通货”。政府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非常时期,非常之举,这关系到全体国民的健康安全。但正因为如此,这种政府主导下的“战时”分配机制,让药店、电商等零售端的货源大幅度减少,普通民众购买口罩的供需关系更加紧张。

综上所述,此次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口罩等防护物资价格上涨,属于市场经济运行的自发结果,试图逆市场规律进行价格控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以口罩为代表的防疫物资短期供应紧张,我们该做些什么?政府方面,应该尊重市场规律,保护商家积极性,因势利导,减少人为干预。尤为重要的是,应对因市场规律导致的涨价与恶意涨价做严格区分。供给层面,社会各界应全力支持口罩生产,保障原材料供应,解决口罩厂家恢复生产、扩大生产规模中的实际问题。消费层面,非湖北重点疫区消费者应保持理性,避免恐慌性囤积物资,减少口罩消耗。

终极而言,解决口罩价格上涨的根本措施在于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民众只有在获悉危机正在解除的信息之后,需求才会减少,价格才会回落。

原文查看

作者:翁一  来源:FT中文网

余华经典小说(套装共8册)
西方保守主义经典译丛(7册)
中国的现实与超现实:一个历史学家的先见之明
中国人与美国人:一部共有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