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靠不住,市场才靠得住

2020年1月27日12:32:55道德靠不住,市场才靠得住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理学诞生以降,国人论事好为高远之谈,论人每作诛心之论。不察事势,好为高论,有时亦足以偾事。此等风气既成,野心之家,又往往借此立名,而实置国之利害于不顾,则其流弊更大。

——吕思勉

春节前夕,收到阿里巴巴旗下“盒马鲜生”的一条信息:春节不打烊,商品储备充足,不涨价,照常送货上门。

阿里巴巴的做法,当然要点赞!

但是,我们能不能要求所有人像阿里巴巴那样?

答案是不能。从来都不否认,一个社会需要美德。但它既不应该是强制的产物,也不应该是恐惧的结果。亚当·斯密早就精辟论述过,一个社会要良好运转,不能依靠高尚的道德,而要诉诸自利心,在自利的同时利他。不能要求所有人做圣人,那样将造就一个伪君子遍地的、人性扭曲的社会。

在供给紧张的形势下,经济学界从常识和逻辑出发,认为应当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这样才更有利于需求的满足。不出意料,立即招来一片唾骂和质疑之声。大多数人总是和一帮所谓的知识分子一道,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谴责那些涨价的商家,说他们是奸商、贪得无厌、发国难财,似乎自己才是正义的化身。

但问题是,没有了市场的激励机制,大家都不事生产坐在家里,这时候看不到发国难财的奸商了,可是,药品没有了,食品没有了,受害的到底是谁?在呼吁之前,能不能想一想:你们所信奉的美德,是缓解了供需矛盾,还是使问题雪上加霜?

托马斯·索维尔一语中的:政治左派似乎认为,经济政策议题是检验人品的试金石,而不是是否可行的问题。

举个例子。恶劣天气和疫情发生时叫外卖,很多人义愤填膺地指责人家缺乏同情心。但是,外卖小哥的心中有自己的价值排序,他为了多赚点钱改善生活,宁愿冒一定的风险。如果他认为你付出的代价不足以让他冒这样的风险,他就不会接单。反过来说,人家冒那么大风险将外卖送到咱家里,涨价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吗?你如果不想付出比平时多的代价,就享受不到外卖的便捷,也无法降低你自己需要外出的风险,因此多掏钱天经地义。这不是很浅显的道理么?

你可以不用出门在家里吃上外卖,减少感染的机会,是因为外卖小哥道德高尚吗?不是的,道德靠不住,自利心才靠得住。

没有人有义务将自己应得的报酬分一部分给你,你更没有权利要求他人高尚,从人家冒着风险和辛劳中赚取的报酬中拿走一部分,而且还振振有词。

市场在任何时候,其反应的速度和精准性,都远远好过一个计划机构。因为市场依靠千百万人的集体大脑和分散的知识在运作,是海量、而且千变万化的信息的聚合,这是一个计划机构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道德靠不住,市场才靠得住

供不应求的时候价格上涨,你骂人家奸商。商家打折促销、亏本大甩卖时,你“买到就是赚到”,也没见你感恩啊。商家从不指责你缺乏同情心,他们默默承受失败的后果,甚至最后销毁货物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者有之,跳楼自杀者有之。我们可曾同情过一分,连鳄鱼的眼泪都舍不得掉一滴吧?

要知道那不是你想象中的一个像机器一样抽象的企业,那是和你一样活生生的人啊。降价喜形于色不感恩,涨价就破口大骂人家没良心,只想占人便宜,自己永远不想吃亏,咱怎么就那么鸡贼?

有人说,不是不能涨价,是不能涨得太离谱。可是什么是离谱?且不论价格上涨实际上是由消费者推动的,价格多少合适,市场自有它的逻辑。只要是自由交换,就必然有利于双方,价格只是反映了买卖双方当时的价值选择而已。它无法量化,只能在重要性上排序。看看前面外卖小哥的例子,不“离谱”,你可能就没有这种商品和服务可用。

还有人说,价格上涨了穷人买不起了,因此穷人并没有真正的自由。这就是要求“积极自由”,就是要以牺牲别人为代价满足自己。这哪里还是自由,这就是掠夺啊!我不能说:我的钱不够多,但是我有买玛莎拉蒂的自由,因此你必须拿一笔钱出来帮助我,或者要求玛莎拉蒂只能卖10万块钱。

市场经济只提供机会平等,无法提供结果均等。那些要求平等的人,既不能得到平等,也不能得到自由。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可能没有看到、或者说已经遗忘的是:如果不涨价,物质匮乏,穷人不是买不起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资格买的问题。

2500多年前,鲁国有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见到同胞沦为奴隶,只要能够把他赎回来,就可以从国家获得补偿和奖励。孔子的学生子贡是个大富豪,把一个鲁国人从外国赎回来,但不向国家领取金钱,并认为自己做了一件重义轻财的善举。孔子却说:赐啊,你这事儿办得真蠢!有几个和你一样富的人啊,你这样提高道德标准,以后大家恐怕都会对受苦的奴隶视而不见,谁还愿意再去救人呢?

孔子还说过一句自然法的黄金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21世纪20年代了,我们的智慧和常识,远不及孔老夫子!

原文查看

作者/来源:漫天雪798

看见
你的权利从哪里来?
自由在高处(增订版)
鲁迅全集(全20卷,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