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校性侵到学术腐败:畸形权力关系下的中国高校

2020年1月19日10:54:48从高校性侵到学术腐败:畸形权力关系下的中国高校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近年来曝出的高校问题,不只是师德的问题,也反映出畸形权力关系对校园的占领。比如影响甚广的陈小武事件、陶崇园事件、长江学者性侵事件等等,涉及的导师、学者,不只是纯粹的教师,而是教师和官僚的结合体,所以才有巨大的权力空间。

当我们浏览涉事导师的履历,他们不但是重点项目的领导,还是某协会的核心成员,甚至是一些行政机构的成员,他们不但在学术圈子里处在上游,在学者与官僚的融合中,他们也是表率

有趣的是,他们面对舆论的反应(压制、封杀、事后再启用),和许多官僚的做事逻辑如出一辙

畸形权力关系的影响,在学术造假事件中也可见一斑。主编给儿子开后门、学生歌颂导师和师娘,人间喜剧背后,是大部分学生心中,已经默认了要迎合食物链上游的人物

尽管,如今大谈“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 的论文被群嘲,期刊撤稿,导师辞去相关主编职务,它成了今天的黑色幽默,我们都笑这个人,感慨学术腐败。

但撤稿之后呢,一篇稿被撤了,还有千千万万这样的稿子高枕无忧。它们不必担心,也不会被嘲笑,甚至它们让作者得以和学界权威谈笑风生,因为我们时代最普遍的学术腐败不是这种直白露骨的吹嘘,而是学术黑话精心点缀的伪严肃文章

那些聪明的学生,他们笑这类软文,但他们在学术生活中,也主动或被迫地写作漂亮的马屁文章。他们不谈导师崇高和师娘优美,他们娴熟地使用“现代性”“后现代性”“叙事风格”“能指和所指”“异化和剥削”,他们的遣词造句里,一定有“如……所说”、“在某种意义上”,他们能够大谈马克思和恩格斯,也不惮引用鲁迅来提升说话的底气,但他们的万字长文独独缺了两个字——批评。

他们假批评之名,行捧吹之事。他们也许就寄居在“当代文学批评”“当代影视批评”“当代新闻批评”等招牌下,在鲁迅的纪念日,在陈寅恪的诞辰,他们重提“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但只要导师出书、权威招揽,他们就会乖乖臣服,把自己那三寸脊梁骨,全都揉碎了拿来温一壶充满严谨味儿的鸡汤。然后通过导师推荐,发在熟人的期刊。名利双收,蒙混过关。

从高校性侵到学术腐败:畸形权力关系下的中国高校

就拿我最熟悉的文学研究来说,有多少文学评论,洋洋洒洒一万字,其实只是拉长了百度百科和名人语录,多少文章大谈叙事学、古典诗学、百科学、精神现象学、女权主义,分析作品里的典故、作者写作的意图,却没有一句话说这本书存在的问题,不敢用一个字来挑战经典的审美

我们能看到茅盾文学奖出来,获奖者的作品就顿时像肥美的鲜肉,吸引学者们抄出理论武器,炮制成北大核心期刊的重磅评论。可如果那个人没得奖,他们就摇头离去,留下一座冷落的门庭。

我们也看到路遥得奖前,因为主流权威根本不喜欢《平凡的世界》,所以这本书在当时不受严肃文学界待见,至少不被认为是一流的作品。

当路遥得了茅奖,他的小说红遍大江南北,原本批评的声音反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次路遥纪念日,评论家、学术界众口一词的褒奖。

我们还看到,这个时代杰出的评论家,那些真的批评起来如投枪刺刀般锋锐的人们,遇到熟人、老师的作品却下不了手,把自己针刺的本事,都用在了说漂亮话的锦绣文章。

说真话是学术界的政治正确,说假话却是学术界的日常真相。

人们纪念死去的鲁迅,却害怕活着的鲁迅。不改善机制,只撤掉一篇文章是没有用的,否则,取而代之的不过是又一个“导师”“师娘”期刊,又一篇大谈崇高与优美的文章。

全文查看

作者:宗城  来源:东亚评论

市场的逻辑
剑桥中国史(全11册)
政治是什么?
我们台湾这些年(套装共2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