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自家人的特权多了,也是麻烦

2020年1月18日19:24:28张鸣:自家人的特权多了,也是麻烦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朱元璋一个要饭的,风云际会,做了皇帝,别的不讲,对自己家人,可是另眼相待,好得紧。先往上封了七代,都算是皇帝。其实,一个叫花子出身的人,祖先是哪个,那里会那么清楚,这不要紧,有烂眼子文人,他们怎么都能搞清楚,搞不清楚,就胡编呗。

更要紧的,是对朱家的子孙好。别看朱元璋疯狂杀功臣,但对自己家的子孙,却好得不行。凡是自己的儿子,都封为藩王,所有的大臣无论地位多高,都得以君臣之礼见藩王。封了王之后不再降格,做王的,嫡系子孙祖祖辈辈都是王。支派降格,也只降到奉国中尉为止,相当于六品官,世世代代享用国家的俸禄。凡是朱家的子孙,一辈子不用干别的,国家必须养着。凡是宗室,除非有叛逆行为,否则不受处罚,即使因叛逆降为庶人,俸禄也不减,照样得养着。

然而,朱元璋不知道马尔萨斯,因为马尔萨斯比他生的晚,即使同时,朱皇帝也未必尿这个洋鬼子,他不知道人的生产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放在他们家,富贵而且一个男人可以拥有众多妻妾,那么就有可能是按超几何级数繁殖。在朱元璋活着的时候,宗室人口总共才58人,到了万历年间,已经猛增为157000多人,而晚明时节,则增为几十万人。朱家的子孙,什么都不用干,坐拥富贵,干什么呢,生孩子玩呗,有位亲王,一共生了一百个儿子,而且个个都长大成人,除了一个袭爵之外,都封为镇国将军,家庭聚会,大家都不认识。

张鸣:自家人的特权多了,也是麻烦

事实上,到了明朝中叶之后,宗室的供养,就成了朝廷的大问题。一方面,宗室禄米和薪俸的供应,已经让北方大部分省份陷于困境。嘉靖年间,一位御史上疏说,天下每年供应京师的粮食400万石,而供应宗室的禄米,就达853万石,山西河南两省的粮食,即使全部供应当地的宗室,连一半都不够。同时,很有权势的宗室亲王,还拼命地扩张自己的庄田,明朝的兼并,以王室为甚。由于变成王田之后,就可以只交租不交税,所以,好些小户人家,自己宁愿把田地交给王庄,朝廷三令五申,就是禁不了。小户少一个,国家的赋税也就少一分。事实上,到了晚明,宗室的供养,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成为最终拖垮这个王朝的一个最重要因素。

没有办法,祖制不能改,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朝廷只好采用一些损招儿,比如尽量拖延宗室的请名和请封的时间,朝廷不给赐名,赐封,等于这个人没有被朝廷确认,自然就不用给禄米。弄得好些宗室,人都三四十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到了朝廷实在困难的当口,比如崇祯年间,朝廷还出面力劝众王爷们辞禄,减少禄米,但根本没有人响应。

大明最后时刻的崇祯年间,外面要应付后金,内里要对付农民造反,两下都要钱,但钱却是真没有。光宗室这个一个大窟窿,就根本填不了。李自成兵临城下,连守城的士兵,都关不了饷,没人给他打仗,可怜的皇帝,最后只好到煤山去一根绳子吊死。

由于宗室是明朝最大的地主寄生虫,所以,农民造反的时候,也最恨他们,在明末的动乱中,众多王爷和宗室,都被暴民残杀,那个当年威势赫赫的福王,居然被人杀了,和鹿肉一起煮,说是喝福禄酒。

自家人的特权,最终,是害了自家人。

全文查看

作者/来源:张鸣

胡适作品集(京东独家定制版 套装共12册)
慈悲与玫瑰
沈志华:冷战五书(套装共5册)
政治是什么?